›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2日

財經專題:《蘋果》直擊散工市場黑暗面
深圳收樓趕絕低端人口

位於龍華站附近的三和人力集團,整天都有民工聚集找散工,亦有人在街頭睡覺。

深圳是內地GDP最高的城市之一,甚至超越香港。民眾富起來,一杯喜茶索價30元(人民幣,下同)依然大排長龍,然而,從福田口岸坐地鐵向北走13個站抵達龍華站,再走約10分鐘,會見到一個截然不同的社區。這裏有一間巨無霸人力資源公司「三和」,主要介紹散工,吸引各省市的民工慕名而至,記者現場觀察,發現不時有穿制服員工叫喊:「要找工作嗎?四千元一個月,每天工作12小時」。惟近月深圳粉飾太平,出陰招趕走這裏的低端人口。

三和由盛轉衰,見證勞動密集型工業式微,遺下大批民工被趕到城市最黑暗的一角。
記者:孫樂祈

記者在三和走一圈,在人力資源中心門前,一片凹凸不平的石屎路面,佈滿煙頭、瓜子殼及各種垃圾,偶爾還飄來一陣尿騷味。這片空地聚集了數百個被稱為「三和大神」的青年,部份人滿頭皮屑反着油光、衣服發黃,他們在附近一個小區自成一國,以「最低消費」生活。放滿碌架床的單位、15元一晚床位、10元網吧通宵任玩、行李寄存、平價快餐,都是為這班「大神」而設。他們沒錢就睡街頭,稱為「掛逼」,不會在街頭行乞,而是在網上「集資」討飯吃,到山窮水盡才到工廠做一天「日結」,賺取約100元,之後繼續周而復始的頹廢生活。

這班大神曾為附近的富士康、華為及大疆等大公司提供勞動力,撐起深圳的GDP,但勞動密集型工業早已被深圳定為低端產業,2016年深圳副市長受訪,指深圳五年間已淘汰1.7萬間低端企業。一名剛從四川來到三和的年輕人表示,他取得文憑才來深圳打工,「有些人的確是懶惰,但部份人成為大神是因沒有技能」。

相關新聞:少年長駐公園玩手機

躲網吧頹廢度日

以往需要勞動力時,各大城市都歡迎鄉村出來的民工,但當要轉型高科技產業時,這批人就成為低端人口。北京市政府曾斷水電,以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在-4℃寒冬中將低端人口趕到街上,事後更發言指:「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 就是要刺刀見紅」。事件引起巨大迴響,更惹來社科院批評。

深圳對付低端人口的政策聰明得多,有官員曾表示,「強行取締會激化矛盾,只能不斷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實現倒逼」。街道辦三年前開始,嚴禁大神隨處露宿,現時街道上已絕少見到大神躺卧,但他們並未消失,只是被趕入一角。

三和小區有近半舖位是網吧,吸滿汗水的大班椅上坐滿大神,記者推門進內,發現他們全日待在螢幕前,玩遊戲、看網紅、煲劇集,部份人則在睡覺。記者上前向蹲在門外的老闆說要上網,一陣酸餿味從網吧傳來,老闆揮手說滿座了,走遍所有網吧,座位由30個至60個不等,均坐滿大神。網吧上的大廈逼滿更多租床位的大神,賣點是有特快Wi-Fi上網,能讓他們躲在床上度日。

深圳政府曾多次驅趕他們,查封網吧、出租屋等,不過很快死灰復燃。近來政府出新招,「採取城中村綜合整治」,即是政府做好道路及衞生,企業則負責管理租賃,提升居住品質。措施並非僅僅口號,原來當地已引入發展商萬科,將大神生活的小區翻新,進一步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務求將低端人口趕走。一群無所事事的大神,指着身旁一個面積堪比「龍床盤」、骯髒不堪的舖位,「我們十幾個人就睡在那。你別採訪我們,去關注這個泊寓,泊寓快將我們逼死了」。

生存空間被擠壓

大神口中的泊寓,是與這個低端人口小區格格不入的光鮮「新樓」,外牆統一以米色、橙色相間,大部份剛裝修好仍未入伙。泊寓是萬科的公寓式旅館,萬科逐一將所有單位長期租下,將紙皮石都變成灰黑的陳舊大廈重新裝修,改名泊寓,每月租金約800元,加上水電等雜費,單位月租價錢過千元,較大神租床位每月450元高出不只一倍。目前小區內35棟樓,已經有11棟被改裝,有一棟仍在裝修。因小區的床位減少,每晚價錢已由原本10元加至20元。

深圳政府銳意發展高端產業,低技術工作減少,加上生活指數不斷上漲,一班沒有競爭力的民工,只能被趕到其他城市。在這個小區中,有一個賣生果的中年漢,蹲在舖前切菠蘿,他指大神人數逐年減少,「這幾年來我天天看,不管是商場還是超市,生意都差得很。要是今年渾不下去,我就回江西老家種田了」。不過,他嘆氣指要是種田能討生活,又怎會離鄉別井到深圳打工。

相關新聞:港女福田置業「生活空間大過香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