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2日

堆填區獨白:活學活用海耶克思想 - 楊懷康

剛過身的當代戰略家馬歇爾(Andrew Marshall)不難是史上任職最久的公僕。他自1949年起效力美國國防部,到2015年93歲方退休;在職66年,歷經8位總統、14位國防部長!雖然過了身,其影響力依然——現今主導對華策略的白邦瑞乃其傳人。

溯本追源,馬歇爾的戰略理念建基於市場經濟。《維基百科》指他就讀芝加哥大學,尤其受海耶克影響。1973年,他為國防部創立的「整體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是應用「純利」此經濟概念作長期戰略考量——單憑情報渠道取得的軍備資料,諸如有多少士兵、導彈、坦克等,評估對手的軍力,不難差之毫釐而繆之千里;猶需了解對手如何判斷形勢,在決策以至部署上面對何等掣肘局限,方知其硬實力有否水份。

此話怎說?盡人皆知做生意就是追求最高利潤。然而願望是一回事,市場興衰、員工能力、供應鏈銜接配搭等都左右純利。6、70年代情報系統憑硬件數量推斷蘇聯的軍事實力已超越美國。可馬歇爾發現蘇聯的士兵入伍之先大都未開過車,對器械的掌握遜於美軍,行兵遣將由是有欠機靈。理論上蘇聯的長程轟炸機能攜帶核彈投襲美國,可是引擎不夠耐熱,不能飛越大西洋。整體考量,蘇聯的真實力大打折扣。

海耶克如何影響其戰略思維?馬歇爾堅持只向國防部長直接匯報,鮮有公開其見地,唯一例外是在1993年提交的八頁備忘錄。《經濟學人》指這份題為《軍事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的備忘錄乃當代戰略理論的金科玉律,解放軍的陳舟少將甚至認為字字珠璣。遍覓這八頁紙,不見海耶克的名字,字裏行間可洋溢其思想。那是何思想?

「軍事革命」一詞出於前蘇聯元帥奧加爾科夫。他認為武器科技創新,譬如飛機、大炮面世將觸發軍事革命。馬歇爾不認同此說,指軍事大國掌握相若的科技,應用的辦法可大相逕庭;即使面對相若境況,主導調動部署軍力的理念亦有別。同一樣的科技突破,對海軍的效用跟陸軍也不一樣。取勝之道,並非利用最先進的科技,而是率先作最優越的思想意念工作(the intellectual task)創建最適切的戰略思維、建立最能利用現成及即將出現的科技的軍事組織架構。換言之,科技不足恃;取勝之道乃在因應自身境況實力諗贏敵人。若非盡得海耶克真傳又豈會將主觀思想意念放在戰略考量的第一位?

或曰未開戰先要諗贏對手猶如阿媽是女人,何驚天動地之有哉?馬歇爾那八頁備忘錄的戲肉是如何從主觀思想意念出發提出具體建議,成立諗贏對手的組織架構。建議的核心精神正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市場競爭。國防軍事從來都是由上而下的官僚管控體制,跟市場競爭有雲泥之別。馬歇爾建議的過人之處,是給官僚管控的國防體制引入競爭;不是一般的競爭而是戰略思想意念的競爭,唯其如此方能制勝。

集權專制即畫地為牢

美國有海、陸、空及陸戰隊四大兵種(特朗普始創的太空部隊有待成軍),各有軍事學院。馬歇爾認為四者應該挑選最優秀的人才從事思想意念工作,調派他們到大學、商界增長見識、吸取不同思維以收融會貫通之效;更須為這些人才安排晉升階梯,以免他們見異思遷。與此同時四大兵種又應設立前瞻性的多元戰略研究,透過外判研發工作,讓學院、商界的人才提供體制外的見地。總的來說是開放國防軍事思維,接受學界、商界的衝擊,以收集思廣益之效。

設立可行的架構以充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訊以促進決策的準繩效力,看似順理成章,囿於識見,有人可堅持要定於一尊、一錘定音。以海耶克的思維視之,集權專制即是畫地為牢、自我局限可供利用的資訊,形同自廢武功。如斯一來,決策失準、諗輸人,殆無懸念。果如此又何以「能打仗,打勝仗」?

中美貿易戰不涉及導彈、大炮,完完全全是思維意念之戰。雖未有正式戰果,十一個回合下來,誰諗贏了,誰諗輸了,如林行止先生所言,雖盲者可見。海耶克思想威不可擋也!

楊懷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