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1日

血腥性侵不文鏡頭成烙印 
網絡審查員心理受創

【國際專題】
將成為facebook網絡審查員的克洛艾在職前培訓上,看着屏幕上的男子不停被人一刀刀刺死,尖叫哀求對方饒他一命;她禁不住奪門而出,泣不成聲,連呼吸也變得困難。這些謀殺、強姦或擺弄性器官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鏡頭,曾在不少網絡審查員的心中烙下陰影,有人離職多時仍擺脫不了陰霾,甚至患上創傷後遺症。

相關新聞:時薪$7.8如廁限時 如二等公民

各大社交或短片分享平台運作背後,都有着一群審查員坐在電腦屏幕前,過濾用戶發佈的內容。fb現時在美國和全球多地僱用了近1.5萬名審查員。科技新聞網The Verge早前訪問了為fb承辦商高知特(Cognizant)工作的多名前、現任美國審查員,克洛艾就是其中一位。

離職數月 聽電視槍聲仍慌張

克洛艾憶述最初接受職前培訓時,情緒屢瀕臨崩潰。公司的輔導員指她當時是「恐慌發作」,但認為她仍可應付工作。剛畢業的她完成培訓後,任職一年便因心理負荷太大而辭職。離職數月後,她曾在睡着時,突然聽到屋內播放的電視劇發出槍聲,便「開始慌張起來」並「哀求他們關掉」。

另一位曾在該處任職一年的審查員蘭迪,離職後更受着焦慮症和創傷後遺症纏繞。他無法從腦中抹去工作時看過的刺殺畫面,「我每天都看到那個畫面。我現在對刀有種確切的恐懼。我喜歡烹飪,但要重新再走入廚房、走近刀,對我來說很困難」。

不少社交媒體巨擘會把部份審查工作,外判到經濟較落後的國家進行。菲律賓馬尼拉就匯聚着不少審查基地,那裏大多的審查員開初都會帶着自豪感為這些大企業工作。但據悉,這班審查員每天會被要求讀取2.5萬個影像;有匿名女審查員因接觸太多裸露畫面,不久後「開始夢到不同的陽具:長、短、黑、白的……」,使她有了一種「帶罪疚感的興奮」。

每天過濾排山倒海的假消息,也衝擊着一些審查員辨別真假的能力。蘭迪指,看過無數遍闡述911事件並非恐襲的短片後,他亦漸漸相信它們的論述。克洛艾也透露,辦公室有經理常談起「地平說」(即地球非球面而是平面的陰謀論),並「積極地招募他人一同相信」。

而且,審查員按下每個保留和刪除鍵時,都要背負着沉重的壓力,只要下數個被視為錯的決定,飯碗便會隨時不保。高知特的審查員形容,刪除內容的規章複雜,公司指令亦朝令夕改,很多內容都游離在灰色地帶,他們往往都無所適從。

相關新聞:暴力片段禁之不絕 倡用AI堵截

起訴fb 「把這群人用完即棄」

去年,fb承辦商Pro Unlimited的前網絡審查員斯科拉(Selena Scola)入稟起訴fb未為員工提供安全工作環境,並指自己因工患上創傷後遺症。兩個月前,再有兩名前審查員加入成為起訴人。他們的律師指,「起訴人和其他審查員承受的創傷無法估量」,而「fb卻擺出一副不大願意負責的樣子,把這群人當成用完即棄似的,應當使我們害怕」。
The Verge網站/英國廣播公司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