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1日

獄中書簡:社會底層的悲歌 - 陳健民

5月1日,監獄換季,囚友換上短衫短褲,天便轉涼。市區是20℃,在山上的壁屋監獄只有17℃。一換季便轉涼,他們說是定律,年年如是。過去幾天,無論清早從監倉到工場,或者晚上回去監倉,大家都在淒風苦雨中匍匐而行,很是艱難。

從荔枝角羈留所到壁屋監獄,和許多囚友聊過天,聽了不少風雨人生的故事。這裏的大陸囚犯多是打黑工而被判刑,而本地人不少是因為販運毒品而入獄。此中有些人是急功近利、鋌而走險,亦有些是年少無知、被人利用,更有一些是生活所逼、一時糊塗犯錯。

還記得一位囚友因駕車時睡着、衝了紅燈撞傷行人而入獄。我看他鬱鬱寡歡、瑟縮一角,便主動和他閒談。他悲嘆一生埋頭苦幹,為了供車養活妻兒,天天開車十多小時,最終竟然鋃鐺入獄。他在被關押後才檢出自己有嚴重的睡眠窒息症,恍然大悟何以每天醒來都頭重千斤,這亦可能是他駕駛中睡着的原因。從他口中我知道交通意外的傷者並無大礙,便勸他換個角度看此劫難。

假如不是這次意外,他絕對不會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停下來去檢查身體,只會一聲不響地在夢中窒息,或者中風癱瘓,或成為另一個因過勞而報銷的星斗市民。如果他能利用這半年的獄中日子鍛煉身體、休養生息,這將是他送給家人最好的禮物。上天有時要你蒙難,為的是要你避過更大的劫,問題是你能否領悟。談到這裏,我見他熱淚盈眶,唯有打住。翌日清晨,我如常起床打坐,見他面容放鬆,努力在做運動,大家點頭微笑,心領神會。

我也遇過一個中年囚友。作為樓奴,任職經紀的此君在工餘為客戶做快遞賺點外快,但在威逼利誘下捲入販毒,面臨近二十年的監禁。晴天霹靂,他在羈留所度過許多無眠的晚上,短短數月體重下降幾十磅。經過一番「抗辯與否」的掙扎,他最終決定認罪和與警方合作,不求水落石出,但求大幅減刑,盡快重獲新生。

聽了許多同類故事,深感底層社會的生活血漬斑斑。就算那些為賺快錢而犯法的個案,不少亦是年輕人在物慾橫流的社會抵受不了豪宅、名車、美食廣告的轟炸而迷失自己。社會學家Robert Merton認為資本主義社會不斷鼓吹財富成功的指標,卻沒有為全體市民提供充份的渠道去達到目標。部份沒法通過認可的手段(父蔭、教育、專業等)致富的人,唯有利用越軌方式達到目的。我們花費大量資源建立警隊、法庭、監獄去禁制這些越軌行為,但我們花了多少氣力去開拓更多渠道讓青年人可通過努力在地產霸權下仍能安居樂業?我們這個經濟社會在不斷刺激消費的同時,能否讓人想像在豪宅、名車以外的豐盛生活?

開拓渠道讓青年人安居樂業

我看着囚友們使勁地抽煙,好像都沒法填滿內心的空洞。但當我看着他們安靜地給家人寫信或者看着家人照片時臉上散發的亮光,覺得囚犯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常人,只是在種種因素干擾下,沒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現在每個晚上,我都會抽空教一些囚友英文,希望有助他們出獄後開展新生活,亦希望藉此向他們介紹不同文化的生活。他們都興高采烈,說千金難買教授來補習。班上有一位青年,原屬青城派的勇武本土,現在一笑泯恩仇,早上都過來叫聲「老師」。我看他能寫詩作曲、用心思索社會和政治問題,假如有天時地利人和,他或許是能坐在大學講堂上我的課。我見過香港一些御用學人嘲笑台灣人困於「小確幸」的世界、欠缺大陸的發展大戰略。我倒希望,我眼前這些年輕人領悟到簡單生活的幸福,這世上有許多快樂是千金難買的。但我們的政府能否讓每個人都安居樂業,再有空間去選擇自己的生活?
5月10日

陳健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