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1日

蘋人誌:
做不了劉華 無所謂 
我追求good take 岑珈其

近來岑珈其又登上電影院銀幕,這次他在港產片《非分熟女》中,客串飾演紅頭髮的廚房仔阿肥。只是,這套電影僅因女主角阿Sa在戲中的「性感大露背」而掀起點點波瀾──在超級英雄片《復仇者聯盟4》的強勢來襲下,電影上映不夠一個月便無聲無息地下了畫,彷彿不帶走一片雲彩。

對此,岑珈其也習慣了。從影12年,他去年終於擔大旗,在《非同凡響》中飾演男主角。電影贏盡口碑,叫好又叫座,但能叫出他名字的觀眾又有幾多個?今時今日的香港,明星已是上一代的產物;但即使做不了明星,岑珈其也無所謂。「我只想畀人知道,我係一個專業演員。我覺得咁已經好足夠。」
記者:陳芷昕
攝影:MICKEY

上月舉行的《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請來32位香港新演員擔任司儀和表演嘉賓,岑珈其是其中一個。他與白只一同頒發「最佳男配角」前,來了場互相挖苦的脫口秀。「我第一套電影,《踏血尋梅》,2015年,你呢?新人!」 首次拍電影,就憑飾演戲內殺人犯一角而奪得第35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演員」兩個獎項的白只,意氣風發地揶揄岑珈其。被稱為「新人」的岑珈其也不甘示弱,謙虛沉穩地回應白只的質疑:「我第一套電影,《烈日當空》,2008年。」語畢,台下笑聲雷動,連白只都不禁馬上「擦鞋」,急喚岑珈其為「前輩」。

嬉笑怒罵的背後,是香港新一代演員的唏噓。從2008年走到今天,連岑珈其自己也驚呼:「原來已經十幾年。」那年,他是一個16歲的中五學生,不愛讀書的他食煙飲酒講粗口,放學後就與幾個好兄弟一起到屯門碼頭旁邊的球場踢足球。恰巧,導演麥曦茵正為即將開拍的《烈日當空》搜集資料,那是一部講述青春叛逆和迷失的電影。球場上的大夥兒,就這樣被相中。其他兄弟愛理不理,唯獨岑珈其一聽到是要演戲,就興奮莫名,甚至在面試時臉不紅氣不喘地窮追猛打:「你係咪真係可以畀我哋做演員㗎?我做『茄喱啡』都得㗎!畀個機會嚟呀!』

藝訓班首輪面試出局

原來成為演員是岑珈其從小到大的夢。「小學時寫『我的志願』,好多人都會寫警察、消防員、律師、醫生。我全部都覺得好型好想做,死啦咁做得邊樣?」後來,他從公仔箱中得悉演員這個職業,「演員就係可以演活不同角色。我就決定要做演員,因為想咩都體驗。」但沒有行動的夢想,終究只是空想。一直只是「得個講字」的岑珈其,突然得到天降下來的大好機會,當然在麥曦茵面前,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游說──因為他的強項就是不斷說話。最終,大夥兒中長相俊美的林耀聲被選為男主角,岑珈其也獲分配飾演配角「肥毛」。

拍過一次電影後,17歲的岑珈其對演戲更是上癮,也因為有了方向,壞學生也開始想要努力。「我由細到大都好曳,冇咩人理會,講咩都唔聽,又冇諗過做咩工,淨係覺得群住班朋友就好開心。諗將來?儍㗎咩。」《烈日當空》中的肥毛,又打架又吸毒,他直言自己就是翻版肥毛,只差沒有吸毒而已。「但做過一次演員之後,原來我真係鍾意,就諗辦法繼續做落去。」會考過後,岑珈其沒有再讀書,決心要成為演員。只是,真要成為演員又談何容易?一路上,他踽踽獨行,走得東歪西倒。學歷不足而不能報讀演藝學院的他,就決定申請TVB藝員訓練班,但在「係人都入到」的第一輪面試後,岑珈其就出局了。好歹也曾拍過電影啊,為甚麼呢?「因為我外貌真係好唔吸引呀嘛。我去到面試時,真係個個高大靚仔,得我一個係咁矮。」雖然在自嘲,但他的語氣不帶一絲自憐。「我明嘅。」

做不了全職演員,岑珈其於是不斷打散工,零售、司機、地盤、磨雲石、燒烤場、地產、保險──各行各業他幾乎都做過了。打散工,除了因為要賺錢養活自己和給家用,也是為了預備演戲。「冇一份長工係可以畀你係咁去casting。如果你突然同老細講:『我想請七日假拍戲。』老細只會話:『咁你唔使返工啦。』」也曾有不少人對他冷嘲熱諷:「不如算啦,你唔好諗做咩演員啦,做吓特約臨記咪算囉。」但他聽到就會生氣,認為這是侮辱了演戲這個神聖的藝術。「你覺得係求其打份工,但我目標係做一個專業演員。你打工會覺得時間好難捱,但如果你視嗰樣嘢為夢想、事業、專業,你就會想做得更好。作為演員嘅專業就係:唔係要做到,係要做好;唔係呢個take ok,係呢個good take。」

憑《點五步》為人熟悉

等待機會的日子又過了兩年。有天,麥曦茵突然致電他,得悉他的境況後,決定成立演藝製作團隊Dumb Youth。岑珈其加入後,與另外三位男藝人組成男子組合PlayTime,一起練習和表演唱歌、跳舞、魔術、戲劇等不同技能。大大小小的機會,他們都絕不放過,則便是社區會堂和幼稚園的表演。「人哋冇機會畀你時,你就自己製造機會,同人講我哋係表演者。」

然而,這也是岑珈其最徬徨的時候。成為全職表演者後,的確比以往多了表演的機會,但不是所有工作都有酬勞。說起當時他要伸手問家人借錢度日的一段不堪歲月,他仍靦腆苦笑。「你諗吓,22歲仔都未畀家用喎,仲要問屋企人:『可唔可以畀少少錢我?我冇錢食嘢搭車。』係好灰心。真係。」做地產經紀的大哥看到其潦倒,也叫他不要再發明星夢,不如一同投身地產行業賺錢。反而二哥見證着岑珈其從一個漫無方向的調皮小子變得成熟懂事,決定暫時代他給家用,以支持他發展演藝事業。這讓岑珈其更無後顧之憂,決心全情投入。

往後幾年,岑珈其陸續接拍香港電台的電視劇和學生電影作品。不是大電影,甚至非次次做主角,但他仍然珍惜每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會。「『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點解做配角、客串唔得?你能將嗰個崗位發揮到極致,都係演員嘅本事。」沒戲可演的時候,他就盡力學習任何與演戲相關的知識和技能以增值自己。「學多樣嘢冇壞。好似我天生冇拍子感,所以我學結他、學琴。當導演問你識唔識音樂,我識喎。你要叻啲嘅,我咪再苦練囉。」2015年他飾演香港棒球電影《點五步》中陳強一角,原來也是靠自己苦練棒球而得來。當時,PlayTime四子獲得電影面試機會,最後只有林耀聲得到導演青睞,被選為男主角之一。落選的岑珈其沒有因此灰心,反主動與林耀聲一同練習棒球,導演終決定讓他參演。對岑珈其來說,機會從來都是自己主動爭取而來。既沒有高大靚仔的先天優勢,也沒有特別耀眼的才華,可以做的,就只能靠自己默默耕耘,以換取別人的注意和認同。

從《烈日當空》起走過七年時間,岑珈其憑《點五步》開始為人熟悉。至去年,當時已是27歲的他終於首次擔大旗,在電影《非同凡響》中飾演男主角。電影贏盡口碑,也令更多香港人認識岑珈其這個演員。這條逐夢的路,終歸走得順遂了吧?「唉,前路茫茫呀。」他為着香港電影的前路而灰心無奈。「前幾年咋,一年香港電影有百幾套,一路減減減,對上嗰年得番50幾套,咁點算呀?」他直指香港電影吃力不討好。「大家都畀心機做,但好似做極都做唔到。你話𠵱家好多人上網睇戲?咁Marvel頭兩日就有二千萬票房係點嚟?所以係有人入戲院睇戲,但係唔睇你港產片箒。」就連戲院也「妄自菲薄」,把黃金時段送給叫好叫座的Marvel,港產片只落得填補早晚場空隙的慘淡下場。

身為香港新一代演員,是生不逢時;打造粒粒巨星的香港電影夢工場,已是昔日童話。即使如岑珈其做過電影男主角,更幾乎在多套港產片都有亮相機會,也對自己的演戲生涯感到惆悵,「個個都話我多產,一陣冇人搵我開工就死,𠵱家都冇人搵我開工㗎。」他又苦笑。對於因拍電影而成為明星,繼而大紅大紫、大富大貴,他不曾幻想。「游學修講過:『明星係來自作品。你冇作品,唔會造就到明星,因為你冇代表作。』點解我哋呢輩難啲,係因為我哋冇咁多機會拍戲。以前多戲,唔得我捧到你得為止;𠵱家你拍一套失敗咗,你唔使旨意再拍啦。」

親力親為到戲院謝票

但即使做不了如劉德華、梁朝偉般像置身空中樓閣的偶像明星,岑珈其也覺得新一代也有新的方式,就是走貼地路線,如親力親為到戲院向觀眾謝票。「我覺得係一件開心事,可以親身感受到觀眾嘅掌聲。唔好講到求咁慘,係真係要多謝佢哋,因為佢哋肯入場真金白銀睇你套戲。」

更何況,對他來說,路過能否被人認出是「《非同凡響》岑珈其」其實毫不重要,他只願有繼續拍電影的機會而已。「我29年人,呢個係我唯一嘅夢想,係我認為自己唯一可以做好嘅嘢。如果我咁都唔堅持做好佢,咁我都冇資格生存為人啦。」咁嚴重?「係呀,如果我作為一個人,我搵到樣咁熱愛嘅嘢,我都唔堅持,咁講咩箒?」說來雲淡風輕,夢想二字,一點也不沉重。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