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日本攝影師中野智
在麻雀身上 看人類世界

幾隻麻雀站在木柱上面看着鏡頭,「決定隊形了!」中野智舉機拍攝。

近期,一批日本麻雀照片在香港和台灣等地大受網友歡迎,照片裏,幾隻麻雀站在木頭上,好像卡通片的戰隊一樣看着鏡頭擺好陣勢;另一張照片是一隻麻雀對同伴起飛腳抓胸;再一張是麻雀疲倦地趴在木頭上、一臉厭世的樣子……這些麻雀,原來全部住在日本愛知縣長久手市,拍攝麻雀的中野智(中野さとる),已和這群麻雀相處了五年。每天,他都帶着兩部相機、兩個鏡頭和一張軟墊(供他趴在地上和麻雀保持水平視線)到公園拍攝同一群麻雀。「雖然是小小的生物,卻拚命地活着,麻雀堅強而勇敢的姿態感動了我」。
記者:趙曉彤
圖片:中野智提供

最初,中野智的拍攝題材是朝霞、晚霞等自然風光;他熱愛拍攝,一直尋找攝影題材,後來在街上遇見可愛的街貓,想要拍下牠的可愛神情,就轉變了拍攝的對象。再後來,他在公園遇見一群麻雀,看着牠們時而吵架、時而爭奪食物,但又會互相依偎,而且無論如何都保持集體行動,令他覺得十分有趣。他彷佛看見一個微縮版的人類社會,他想要探求麻雀和人類的共通點。從此,他帶着相機和軟墊,風雨不改地來到公園,每天花一個半小時拍鳥。

很快,麻雀就認得這個人,對他放下戒心。當時,他覺得麻雀就是一群警戒心極低的動物,性情平靜而安穩,所以他拍攝得很輕鬆。但麻雀的性情原來會隨環境變化而改變,最近,因為公園常常都有老鷹等猛禽出沒,麻雀的警戒心大大增加,總是一副緊張的樣子,而且越來越多膽小怯懦的麻雀,雖然和麻雀混熟了,這也令他拍攝難了很多,因他要保持非常緩慢的動作。

這群麻雀成員數量,大概維持在五十隻至五百隻之間,主要隨着季節而變化。春天來了,麻雀因為要築巢繁殖,離開了公園的群體,數量會減少一半。而在夏天,麻雀因為帶同幼鳥回到公園,所以成員數量又會顯著增加。秋天來了,公園附近的稻田都結穗了,麻雀常常飛到田裏找食物,公園的麻雀又會變得很少,所以中野智也會跟隨麻雀到田裏拍照。到了冬天,因為四圍都缺乏食物,只有公園的食物較多,於是大量麻雀又在公園聚集。

性情會隨環境改變

這群麻雀,有些成員露面多年,也有些只是待了三年左右。朝夕相見,中野智認得其中一些成員,也記得牠們各自獨特的性格。例如,其中一隻最資深的麻雀,臉蛋特別渾圓,且右腳中指缺了爪尖,牠非常習慣中野智的存在,會漸漸走近他,然後在他的腳邊踱來踱去。一年前,他又在這裏遇見一隻樣貌很獨特的麻雀,牠的頭有一點兒禿,只長出一根白色羽毛,可是,牠精神奕奕,十分活潑,行為舉止甚至有點像麻雀群的領袖。一天,中野智沒有在公園看見這隻麻雀,以後也再看不見這隻麻雀了。忽然就永遠消失的麻雀成員,令他感到有點寂寞。

他的照片裏,麻雀總是做出各種趣怪的表情和動作,能夠拍出麻雀如此有「人性」和情感的一面,他認為最重要是保持友善地拍攝,並和麻雀建立良好的關係,麻雀信任他,才會心情輕鬆地面對他的鏡頭。每一天、每一次到訪公園,他都盡量拍攝最大量的照片,因為麻雀雖然會做出各種各樣有趣的表情,但他並不能指揮麻雀做出各種姿態,所以他不能錯過麻雀自行顯露出來的各個表情,而在拍攝大量照片後,他總能在裏面找出幾張麻雀搞笑的照片。

當麻雀在地上跳動,他就在地上鋪一張軟墊,趴在地上與麻雀的視線保持水平距離;而當麻雀停留在欄杆上,他也是半蹲半站的,用同一個視線高度拍鳥。「我希望盡可能拍攝出麻雀眼中看到的風景」。透過相機,他看見麻雀所見的公園:不論是花、草還是蒲公英種子,對麻雀來說都是那麼巨大,充滿存在感;即使是鋪滿地上的小碎石──是人類常常走路踩中也從不為意的微小石塊,對麻雀來說,卻是一些體積不小的玩具。一邊拍攝,他一邊想像麻雀在天空飛翔時,所看見的一景一物,大概都會變得小小的吧?同一種動物的同一雙眼睛,竟然可以看見如此截然不同又完全相反的風景,令他覺得這些小鳥十分強大。

他的拍攝場地,也就是麻雀群定居的公園,有一條人工小河,麻雀常常在那裏洗澡,附近也有樹木和花槽,麻雀就在樹和花下面的泥沙洗砂浴,以清除身上的寄生蟲。公園裏還有一些有蓋的椅子,每逢下雨天,麻雀就會在椅上避雨──麻雀也會抓着樹枝,試圖用樹葉當傘子,可是葉子好像都太小了。公園還有一些光滑的扶手,是麻雀在上面滑來滑去的玩具。冬天時,麻雀在公園薄薄薄的雪上蹲坐;春天來了,公園的淺粉色櫻花盛開,麻雀跳到樹上咬斷一朵櫻花,他舉機拍攝,櫻花剛巧飄落在他的頭上。真是一份美妙的禮物!

這個小小的公園,供給了麻雀一切日用所需,讓牠們可以舒服地生活。他想,這大概是麻雀長期在公園聚集的原因吧。「如果能設置更多像這樣的公園,那麼,不論是人類、麻雀還是其他雀鳥,都能過上充實豐富的生活」。

貪婪時候最似人類

這個公園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附近沒有甚麼建築物,所以一起風,就會感到明顯的風勢。風起了,站在順風裏的麻雀,腹下的羽毛會被吹起來,變成一條小裙子似的。真像瑪麗蓮夢露!他經常在這裏拍到麻雀「穿裙子」的照片。愛美的麻雀,總是在整理自己的羽毛,然後把頭扭到身後,用鳥喙在腋下和屁股的位置沾一點分泌物(油脂),再塗抹到全身的羽毛,這樣,羽毛就可以防水了。

觀察麻雀五年後,他認為麻雀和人類最相似的地方,是貪婪時候的表現。每當有一隻麻雀發現食物,其他麻雀就會躡手躡腳地偷偷靠近,然後偷走食物。這種行為,在人類社會是犯罪,但由麻雀在微縮世界做着相同的行徑,卻令人類覺得很有趣。他又不時看見麻雀打架,打得扭作一團,又用腳來踢和抓同伴,他就聯想起人類小孩的打架。他有時知道麻雀行為背後的原因,有時不太清楚,一天,他看見幾隻麻雀如常站在木頭上,最左邊的那隻麻雀忽然跣腳滑向地下,緊靠在牠身邊的麻雀立時起飛腳──到底這隻麻雀是想伸手扶着跣腳的麻雀,還是落井下石想再踢牠一腳?

雖然麻雀個體之間經常爭執和打架,但總體來說,麻雀又永遠以集體安全為優先考慮,每當遇上危險,麻雀會互相幫助、互相通知對方。例如,每當麻雀群發現一些食物,其中一隻麻雀就會變成監視員,專門負責察看附近可有敵人,確保環境安全了,牠就會發出一種叫聲,呼喚同伴過來一起開餐。但如果在發現食物後,又發現了敵人,牠就會發出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叫聲,通知同伴有危險。一群麻雀活動時,其中一隻飛起,其餘就會跟隨飛走。

希望一直照顧牠們

有些麻雀性格火爆,有些麻雀較為穩重,每隻麻雀都性情不一,卻構成了共同生活的群體,這也是中野智覺得麻雀和人類很相似的地方。「麻雀和同伴之間的交流、接觸,就是魅力所在」。

天天都在同一地點拍攝同一群麻雀,偶爾,他也會考慮要不要換個新地方?或是建立多一些拍攝的據點?可是,他的精力和愛心就只有這麼多,他害怕如果建立更多據點,就會令自己與每一處的麻雀都關係生疏。而且,他會想像,他和一群麻雀的關係這麼好,到了不得不說再見的時刻,一定很難過吧。不知不覺,他有了一種想法:他希望可以一直照顧公園裏的這一群麻雀。

中野智的麻雀照片在Instagram深受歡迎,且引來香港和台灣的媒體轉載、網友追看,他大感意外,但大家不分國界地愛護麻雀,又令他感到很高興。「在亞洲,麻雀的數量正在減少。如果人們對牠們感興趣,哪怕只是一點點的興趣也好,相信也能稍為阻止麻雀的減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