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中大蘇浚鋒:烈士可敬但無悼念心情

現任中大學生會長蘇浚鋒稱,若類似六四規模的事件再在中國發生,中大學生會定必會想辦法去行動。

血洗京城後的1989年6月4日清晨,矗立在天安門,與毛澤東畫像遙遙對望的民主女神被戒嚴部隊推倒。21年後,在數以千計市民和中大師生的護送下,由華人雕塑家陳維明仿造的民主女神重新挺立在中大校園,直到今天。

訪問就在民主女神像的背後進行。香港出生、未經歷過六四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認為,這個雕塑所代表的意義,應該跳出中國,亦不止於記住當年發生的慘劇:「無論中大民主女神像,定港大國殤之柱,其實最重要嘅係,話畀大家聽學校同社會、政治係有一種扣連。係因為以往我哋嘅同學好關心民主運動,所以就帶入嚟校園。」

蘇浚鋒大概是最典型的00後香港青年:政治啟蒙於反國教運動,「雨傘革命」和「魚蛋革命」更強化他對時政的關心:「見到咁多學生喺呢個年紀去發聲,去為社會做啲嘢,自不然都會想同樣做返啲嘢。」於是他報讀了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又組莊參選學生會。

至於他對八九民運的認識,亦跟一般學生一樣,主要來自於老師和父母:「有課堂會入禮堂睇番相關片段……父母喺我細細個嘅時候帶我去(燭光集會)。」但在維園內的他,雖然明白當年的學運領袖是值得尊敬,但始終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我冇嗰股發乎內心嘅感覺,冇嗰種親切感……(情緒)好普通、好模糊」。

蘇浚鋒有個「雙重的身份認同」,是「香港人」同時也是「世界公民」。他表示,看待當年北京的民主運動,與韓國1980年的光州事變一樣,都是一樣的心情,覺得那群壯烈犧牲的民主鬥士可敬,但始終沒有悼念心情:「應該係發自內心,要有好強烈嘅情緒,先會去參與一場悼念。」因此他近年再沒有在6月4日晚站在燭光之中。

相關新聞:他們曾說過……

倡本土角度支援內地民運

但他強調,雖然他不去悼念,但不代表當年由北京席捲全港的歷史事件不重要:「我哋呢代人嘅責任係在於記住呢件事,認清中共政權何等邪惡,如何不尊重人。」

他認為,即使從香港本土的角度出發,特別在今天香港人對前途茫然的背景下,八九民運都是一個亟待審視和學習的歷史:「(八九年)有好多香港人嘅第一次,譬如有100萬人嘅遊行,亦係一個民主覺醒嘅步驟……原來喺六四嘅時候,我哋可以咁樣一齊行出嚟。會唔會嚟到今日,我哋仍然可以為咗香港前途問題或者其他議題,同樣有呢啲咁強大嘅社會運動呢?」

蘇浚鋒清楚大學生作為社會先行者的角色:「關於本土嘅議題、社會運動,學生係應該要帶領、呢啲係中大學生會嘅責任。」若中國再發生一次大型民主運動,他認為,即使自己的內閣成員都自認本土派,支持民族自決,他們都應該以香港作為本位去積極支援:「呢個可能係動搖到中共政權嘅嘢,可能係民主化嘅機會,會影響到香港嘅利益。我哋都絕對有責任去同同學講返呢件事,從而睇吓我哋為咗香港嘅自身利益有啲乜可以做到。」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