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6日

讓錢跟病人走出去 - 利世民

十九世紀,維也納綜合醫院婦產科醫生森姆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發現,在醫院婦產科接生的婦女,死亡率高達三成,得產褥熱的甚至高達百分之百。但在家中和留產所由助產士接生的婦女,順利生產的比率反而更高。

經過四年的觀察和驗證,森姆爾維斯1850年提出一個當時看來是離經叛道的主張:「醫生為病人進行手術前,應該要先洗手以及將器材徹底消毒。」因他發現,當時不少醫生為病人進行手術前也會解剖死屍研究,越經常做解剖研究的醫生,由他們接生的婦女染病致死的機會也越高,甚至乎有醫生在解剖時大意割傷自己,亦受感染致死。故此,森姆爾維斯由自己開始,每次進行手術和接生前先洗手消毒,結果是產婦感染產褥熱的比例暴跌至1.2%。

然而,森姆爾維斯沒有因為高明的醫術成為「星球人」,反而因冒犯了醫學界的絕對權威,沒有學術期刊接受他的投稿,醫院終止合約,醫學界對他冷嘲熱諷,甚至不斷打壓。抗爭15年後,森姆爾維斯被關進精神病院,不到半個月便撒手人寰。

今天的醫生護士,當然都記得洗手、洗手、洗手,但傲慢與偏見依然不減當年,甚至過之而無不及。我明白,醫者的工作關乎人命,需要有病人絕對的信任。但久而久之,醫者習慣了權威的身份,對其他專業不屑一顧,代價就是醫療服務的政策、供應和管理方法,一直無法與時俱進。之前有幾位經濟學者朋友,如徐家健、梁天卓和曾國平等「經濟 3.0」,就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在友報寫了好些篇評論,最終換來某些醫生非理性的回應。

「乜經濟學家識醫學咩?」無錯,經濟學者不懂醫學,但經濟學萬變不離其宗,就是研究如何在有限資源下滿足無窮的需求。大家各有專長,實在沒有必要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經濟學者不懂醫學,但不代表沒有資格去討論如何分配資源,提高醫療服務的供應效率;甚至乎,提高效率亦不等於犧牲服務質素,因為最核心的問題是:現在香港提供醫療服務的模式,是否真的沒有改進空間?

上星期在一個電台節目上,名醫何栢良說,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執業資格,亦無助紓緩現時公立醫院專科輪候時間不合理地長的問題,原因是公立醫院在器材和配套都未有相應增加。循直線思維去分析,解決方案不外乎兩個:一,再增加撥款,添置器材甚至再多建專科醫院;二,以公帑向私家醫院租用地方、器材甚至醫生,以紓解壓力。

讓自願醫保享外國服務

除了以上兩個方案,難道就沒有其他可行途徑?政府今年正式推出自願醫保,到處都是保險公司的廣告。猶記得,最初政府推出自願醫保時,對公眾的承諾是讓有負擔能力的市民,在私人市場有更多選擇,也減輕對公立醫院的壓力。可是至今見到保險公司的宣傳,除了免稅之外,就沒有其他賣點。

說好了的「錢跟病人走」和更多選擇呢?其實連本地的大國手明星醫生都承認,香港整體的醫療資源不足,為何不借自願醫保這個契機,讓病人走出去?鄰近地區如泰國、新加坡等,都大力推動醫療旅遊。假如讓香港自願醫保投保者可以享用到這些國家提供的醫療服務,特別是相對低風險的手術,一方面可以減低香港整體醫療服務的壓力,也免得病人無謂地等待。最重要是,保險公司最拿手的,就是與醫療服務提供者討價還價,如此讓自願醫保真正發揮作用,才是政策本來的初衷。

當然還有細節上的問題需要處理,但原則上既然共識是輸入海外專科醫生亦無補於事,我們便惟有研究如何讓錢跟病人走出去。

利世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