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1日

Boyz' Reborn默默革命 
「音樂是沒殺傷力的武器」

Boyz' Reborn樂隊沒有走在社運前線,但一直創作宣揚自由、民主信念的歌曲。李家皓攝

樂隊Boyz' Reborn成員出生於千禧年前後,前年、去年兩赴維園六四集會,唱自作曲《自由之歌》,小伙子說,真的有同輩以為六四發生在1964年,除了怪罪香港高舉名利仕途、少談公義理想之風,民選議員被DQ、人大粗暴釋法的政治現實同樣不友善,冷待歷史,或是無計可施下的選擇。樂隊沒有走在社運最前線,但一直創作宣揚自由、民主信念的歌,成員視音樂為「冇乜殺傷力嘅武器」,為傳承歷史默默革命。

相關新聞:達明傘運前大陸演唱 「差啲以為有改變」

到學校表演禁唱六四歌

Boyz' Reborn的九名成員多數是大專學生,1988年出生的Eddie以前是帶他們玩音樂的社工,早年化身為經理人,但更貼切的角色是帶來啟蒙的大哥哥。不少成員幾年前才跟着Eddie首赴燭光集會,Eddie笑言:「我唔係一個維園阿伯,好鍾意講新聞、好鍾意講政治,跟住係咁『導』佢哋,我最由衷嘅諗法係,人唔可以只諗自己享樂,你叫我(對年輕人)講,有社會問題唔好理啦、唔好講啦,我做唔出。」

受Eddie啟蒙的包括成員Ben,「第一次去(燭光集會)係覺得壯觀,見到咁多人為呢件事紀念,以前只係用歷史角度去睇呢件事,但其實迫害到今時今日仍然延續緊,對成件事有更多不忿」。另一成員Jason從小隨父母參加集會,他承認年幼時比較懵懂,爆發雨傘運動才有切身感受,「2014年掟催淚彈一刻,諗會唔會係第二個六四,一樣係咁多民眾集會,仲見到警方舉旗,叫人迅速離開否則開槍,就諗起六四軍人用子彈、用坦克鎮壓學生」。

9.28當日,小伙子們各自在家看電視直播,隨後是零散地各自到佔領區,部份成員的父母沒有反對,但Ben透露,當年跟父母不時因此爭執。

Ben的父母不太支持他「掂政治」,「玩乜都好,點解要掂政治?」他說父母支持他玩音樂,但不喜歡音樂題材涉及社會事,「但我覺得唔應該只係關心前途,人生唔係只係為自己而活,要關心身邊嘅人」。Ben是樂隊主音之一,因為擔心家人看法,2017年Boyz' Reborn首次獲邀到燭光集會唱《自由之歌》,他選擇缺席;去年Boyz' Reborn再獲邀,他就笑言「豁出去」出席。

Boyz' Reborn形象正面,不時獲邀到學校、社區中心表演,然而「審查」無處不在,Ben透露:「有啲學校會提,(六四歌曲)最好唔好唱。」經理人Eddie補充,邀請他們的老師或社工,必定是認同樂隊理念,但也要考慮其他老師、家長及同學或有不同立場,「會揀比較軟性嘅歌,唔係咁入肉講六四」。偶爾也有令人鼓舞的例外,曾有學校專誠邀請樂隊出席早會唱《自由之歌》,表演前,校方為學生播放的是支聯會六四紀錄片。

Beyond的《海闊天空》曾經響徹佔領區,誰料之後「今天我」竟儼如諷刺人聽着歌、圍着爐取暖的一句歇後語。Jason坦言:「你唱咗首歌,然後個政權冧咗,咁當然唔會。」阿佳補充,從不奢望音樂能夠改變制度,只是當人民長期與政權有衝突,正正需要用音樂來團結人心、表達情感支持,他舉例說明:「唔會話唱完歌就變得好好,聽日就唔會有學生自殺,但至少令佢哋(例如情緒困擾者)知道,有人明白佢哋。」

■記者周 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