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1日

六四30年:
黃耀明 周耀輝繼續天問 
「對不公義嘅事,點解我哋唔去問」

六四屠城30年,《蘋果》邀請歌手黃耀明與填詞人周耀輝對談。黃耀明的六四是政治覺醒,多年身體力行,換來傘後封殺,近日連達明一派的歌曲也受株連,在音樂平台內地版下架,明哥引用名著《1984》中「無知就是力量(Ignorance is Strength)」,說近年香港人最需要戰勝的恐怖,正是習慣被打壓。溫水漸滾燙,救火少年尚餘幾個?周耀輝指有些同輩早成犬儒,是自己不敢忘記當年民主願望,「30年,周圍真係變咗好多,但好似自己冇變到」。
記者:周 婷

相關新聞:達明傘運前大陸演唱 「差啲以為有改變」

1989年5月,民主歌聲響徹跑馬地,黃耀明至今難忘,「六四對好多香港人,包括我自己係一個覺醒嚟嘅,面對嗰樣嘢大家係好積極,最後尾以屠城結束係好大打擊」。慘劇未有令他心死,1989至1990年的冬天,達明一派創作出載有《天問》等歌曲的大碟《神經》;六四慘劇周年前夕,明哥、岑建勳和梅艷芳等人,將民主歌聲帶到美國和加拿大。

周寫《天問》 辭任新聞官

為《天問》填詞之前,周耀輝是政府新聞官、1989年獲派到倫敦受訓,要是當年沒有辭職,憑他的資歷與年紀,現在相信是高官了。周耀輝自言只是大時代小人物,是六四影響了一生,「辭工係個人嘅小決定,喺嚴寒裏面總會有啲人物,我哋未必知道,可能喺心入面做一啲小決定」。

周耀輝跟黃耀明一早相識,六四後明哥邀請他為達明一派填詞,正是後來面世的《天問》,「辭咗政府工,但仲要繼續返幾個月,我仲係返緊政府工時寫《天問》,30年後一定唔得,𠵱家有冇一個政府,可以容許僱員寫一首《天問》?唔使問」。周耀輝稱,《天問》問「為何靜默」,30年後的今天仍然適用,「對不公義嘅事,點解我哋唔去問?」正如近日前特首梁振英努力閱報點算廣告,黃耀明笑言:「咁30年前梁振英都登廣告,譴責當時發生嘅事啦」。打倒昨日,實在毋須30年這麼久,幸運是並非人人能厚着面皮指鹿為馬,那邊廂六四未平反,談到香港前途,明哥頗為悲觀,「30年後我覺得壞咗,正正今日做訪問時,係好有象徵嘅一日,九龍嗰邊判緊雨傘運動嘅其中幾位」。

相關新聞:Boyz' Reborn默默革命 「音樂是沒殺傷力的武器」

明哥引名句:無知就是力量

不止《天問》,被指暗喻六四、張學友主唱的《人間道》也不倖免;天不容問,明哥偏問:「係咪可以繼續無動於衷落去呢?當時我諗起《1984》一句quote『Ignorance is strength』(無知就是力量),𠵱家恐怖嘅地方,就係我哋已經被教導成學會點樣面對(打壓),變咗一種習慣。」

周耀輝指,1989年正值內地改革開放、曾現一片興旺,令人感覺有希望因而堅持,但不論事隔多少年亦難以有人說得準,當年民主願望是否差一點得以達成。所謂毋忘,周耀輝形容是「要知道30年前爭取嘅嘢,𠵱家係未到手」,強調民主價值不只體現在政制,「(權力)平等,可能係男女平等、貧富平等,性別(平等)方面我覺得仲有得做吓」。

大地靜默無話,堅持不易,周耀輝說:「同輩嘅人因為生活、年紀,好多唔同咗以前,講乜理想箒?」然而有黃耀明這些同行者,大家斗膽挽起弓與箭,30年走來未算太艱難,「有(黃耀明)咁嘅朋友,係好難犬儒」。明哥亦笑着回應自己不覺孤單,「每人各自喺崗位上面,做好微小好微小嘅抗爭,加埋一齊仍然有用,我相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