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1日

美中貿易戰下的香港新危機 
立法會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 郭榮鏗

在特朗普總統主政的時代,美國的外交及經貿政策反覆無常,已成為常態。特朗普經常說非常尊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人關係非常好,又突然向中國展開貿易戰。經過多月談判,特朗普不斷表示雙方很快達成協議,全球期待貿易戰可望休止前夕,他又突然大幅加徵關稅,再次令人始料不及。

美國的外交及經貿政策雖然反覆無常,卻非無緣無故。每當美國出招,大家吃了一驚後,冷靜下來尋根究柢,會發現當中有合理原因。正如近日的峯迴路轉,肇因是中國在談妥的協議中做了不少修改,被美國認為破壞談判成果,故再度重鎚出擊,試圖迫使中國返回原本的協議。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及商貿中心,加上中美兩國在香港有大量投資,故即使香港仍然被美國視為獨立關稅區,尚未被捲入貿易戰,亦難免殃及池魚。最直接的影響是香港的貨物進出口金額。政府統計處顯示,自去年10月至今年2月,香港進出口的「量子指數」(Quantum Index)持續下跌,分別由113.9和114.7,下跌至73.7和68.1,跌幅為32.6%和37.6%,無論進口或出口的貨額均跌約1,500多億元。

為免中美磨擦再次波及香港經濟,特區政府和不少建制派建議香港應加快融入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這個說法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正是由於香港擁有獨立關稅區地位,與中國內地仍然有明顯區別,才倖免於被貿易戰直接打擊。要是鼓勵香港更加融入中國內地,豈非把香港進一步推入貿易戰的戰場?

筆者並非認為加強與中國內地的合作百害而無一利,只是在應對貿易戰這個問題上,融入中國內地是一個反其道而行的下策。筆者認為,香港應盡量利用自己作為國際金融及商貿中心的優勢,以及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加快步伐走出去,更積極地參與國際商貿合作,例如《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藉此抵銷中國經濟不利因素對香港造成的負面影響。

除了間接的經濟損失之外,在中美貿易戰期間,美國提出可能需要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考慮是否維持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對香港來說,構成的威脅更大。

一如上述,美國出招出奇不意,卻不是無的放矢。它之所以此時提出這個考慮,除了有貿易戰背景外,近年香港一國兩制急遽惡化,亦為美國提供了有利和合理的說法。

中美貿易戰開打至今,筆者曾兩次出訪美國。在與美國政商界交流時,筆者一方面游說他們維持《政策法》,切勿把香港捲入貿易戰;另一方面亦了解他們對香港和一國兩制的觀感和憂慮,認為他們的批評有事實支持,絕非無中生有,香港人更是身受其害。可惜特區政府在一味否認之外,就連對外游說解說的工夫都懶得做,彷彿只要反罵別人抹黑中傷,自己就全無問題。

政府自製危機自作孽

在中美兩國進入新一輪貿易戰之際,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日前發表研究報告,論述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影響,指一旦通過修例,極有可能對美國人的安全和經濟利益構成重大風險,有需要審視目前與香港的關係,包括是否維持《政策法》及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地位。

特區政府的回應一如以往。特首林鄭月娥說中美兩國正就貿易問題角力,希望議員看清事實,維護本港利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則說如果將修例說成會影響營商環境,可能是拉得比較遠。

特區政府最高層官員如斯說法,若不是出於無知,就是冥頑不靈。事實上,對於修訂《逃犯條例》表達憂慮的,不止美國,還有其他國家政府、外國商會和法律界。況且香港商界亦不滿意修例,更有本地商人提出司法覆核,足以證明修例對香港的破壞,既不是美國與中國角力的藉口,亦不是拉得太遠,而是連香港商界都認同的分析。

林鄭月娥說不要再當鴕鳥,所以堅持修例。如果她不當想鴕鳥,就要面對現實,到美國去親自釋除美方的憂慮,駁斥他們的批評,說服他們不要動搖《政策法》和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即使今日中美停止貿易戰,若然通過修訂《逃犯條例》,香港經濟也會承受很大風險。到時,香港避得過貿易戰,卻栽在特區政府自製的危機當中,是名副其實的自作孽。

郭榮鏗
立法會議員、專業議政召集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