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0日

蔡耀昌撐民運 支聯會港為根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自己是本土派,支聯會也是本土組織。

【六四30年】
過往十年六四維園燭光集會都超過十萬人參加,一改再之前十多年幾萬人的單薄冷清。人多,是非更多,2016年學聯退出支聯會,港大辦過六四論壇,本土派也在尖沙嘴另起爐灶。


遍地燭光本屬好事,最好旺角花墟也有個晚會,翠屏邨平台又搞一檔,忠粉則留守維園,各有各做和而不同,六四成為每年大事,當權者每年這晚難眠,命令禁果不力的過氣特首改滅燭光,打倒昨日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的我,如再辱命罰款五千萬元及流放機場搬行李,遇權貴在禁區內違規取篋,過氣特嫂挺身護夫倒抽九十幾口涼氣,政府以空氣污染指數極高為由禁止集會。


可是本土派只顧打大佬,不住向支聯會放箭,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自己也是本土派,支聯會也是本土組織。
記者:陳勝藍 攝影:謝榮耀

相關新聞:他們曾說過……

近年本土派抬頭,認為六四是鄰國的事,指責支聯會千般不是,「愛國」不能說,《中國夢》不能唱,「建設民主中國」就如修築非洲大橋,關我叉事。結果2013年維園燭光晚會主題「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連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也詬病,改為「平反六四,永不放棄」;《中國夢》近幾年沒唱;只有該會五大綱領之一「建設民主中國」任風吹雨打仍守得住。

支聯會仍然愛國,仍有中國夢,仍有心建設民主中國,據蔡耀昌說該會仍很本土,他解釋:「我相信我們是個本土組織,當然視乎你怎介定何謂本土,我們在1989年成立,過去30年我們所有成員都是香港人。我們在香港活動,組織的都是香港人,我們也沒有受外面的人操控影響,我們不是法輪功,我們地地道道是一個香港組織。」

然而這個香港本土組織着眼中國民運,他這麼說:「我們關注中國民主,當然希望中國進步,中國進步對香港有沒有好處?可以告訴你一定有好處,如果你面對一個好像現在這樣專制的中國,對香港好嗎?」他那年代的學生運動抗議南非種族隔離政策及菲律賓馬可斯政府,跟香港沾不上邊,唯獨中國民運關乎香港命運,「1989年很多香港人走出來,其實都是同樣的心,到現在都是,我們希望中國進步,但歸根究柢我們所做的也對香港有好處。」

說到底支聯會由民主派組成,一直爭取本土民主,「支聯會本身都是一個本土組織,無論我也好,支聯會其他常委好像何俊仁也好,我們在支聯會以外是民主派,我們長期爭取香港民主,爭取香港民主是不是本土?一定是本土,但若你將本土扭曲,切割才是本土,很對不起,你這樣定義你就同你自己玩吧!」

本土不應私有化

他從抗爭目的與手法兩方面分析,「切割其實是一個目的,最終希望與中國沒關係,我就要問,到底是否切割最好呢?這點可以討論,能否切割都是一個問題。」支聯會既然要建設民主中國,當然不切不割,「(若說)切割才是本土,不切割不是本土,你玩晒啦!你去定義甚麼是本土,但我覺得本土不應該由你或某一些人去定義。」賦予定義等於私有化,「本土當然不應該私有化,沒有一件事應該私有化,將它斷章取義,將其他人排除都不應該。」

如果支聯會是本土組織,該會副主席蔡耀昌自然也是本土派,他說:「若說成份論、出生論,我當然是百分百本土,我在香港出生,一直在香港成長,我可能會比……舉例梁天琦,他曾經自爆內地下來,不過自小已經在香港。老實講我覺得不應該用成份或者出生去看一個人,最終大家看他所做的是否對香港好。」支聯會其實就是民主派,那民主派其實是否中國人?「我至今認為自己是民主回歸派,第一我很相信香港當然要走向民主,走向民主無論如何跟中國切割不到。我是香港人,但我亦相信自己是中國人,我的感情為香港也為中國。」

相關新聞:本土派留白 陳清華不留手

民主回歸無市場

今時今日民主回歸全無市場可言,2014年人大831決議後,昔日中大學生會戰友蔡子強公開宣佈民主回歸失敗,另一位蔡生卻緊抱初心,加上2010年他擔任普選聯副召集人,有份入中聯辦,如今又在社區組織協會服務新移民,全部犯了本土派大忌,足以判好幾次凌遲處死,同期執行,但他從沒將網上謾罵放在心上,「如果咁多人憎我,我日日行街搭地鐵,死咗好耐啦大佬!其實大家將網上東西放大咗,呢條友可能喺網上講到點樣,行出街見到我,你估佢會唔會喺我面前鬧我?」

民主回歸有幾難他很清楚,「我們沒說過很相信共產黨,九七之後有民主,我們從來都知道共產黨好多嘢呃鬼你。我記得華叔九七前說過,九七後要有二十年在野的準備,不過現在超過二十年了,仍然在野。另外華叔知道九七後香港政治面對很多困難,很強調香港九七之後的任務最緊要是頂住倒退,讓中國的進步追上來。」

抗爭有目的之餘也有手法,究竟他是勇武還是和理非?「當年我都算是頗為勇武,我甚至因為衝擊警察有案底。」這裏開始倒敍歷史,92年六四維園晚會過後,學聯前秘書長蔡耀昌、陶君行及二百多名市民遊行到灣仔新華社,警察封路,勒令去對面伊利沙伯體育館,一行人忍耐警方已久決定動真格,當下像拍戲般綵排,無意衝擊的站在一旁,留下的百餘個分作若干層人,一層一層像發功般往前推,再勇武也要確保參加者安全。

鐵馬推不過,有官司隨身,蔡、陶等人被控非法集結,判罰160小時社會服務令,留下案底。「當日件事不是學聯搞的,可說是烏合之眾,但如果最後不是charge我,charge其他沒有組織經驗的人,可能我更不安。當然我覺得charge不對,但如果要負責任,我們第一個要負責。」他強調抗爭有勇也要有謀,最重要保護參加者,「現在大家說碎片化,很多時不知有甚麼組織,到底有沒有人在重要關頭可以喝停、撤退。我們當然希望運動成功,所以力量的結集我從來覺得很重要,而不是不斷分化、分裂。」

當年新華社作用等於現在中聯辦,多得它,回歸前灣仔是示威熱點,電影《神經俠侶》飾演警察的陳奕迅跟拍檔容祖兒說中環是天堂,灣仔是地獄,現實中果然有灣仔警員跟蔡耀昌說:「如果我守中環就發達啦!」91年初民運人士將於北京受審,學聯又跑到新華社門前通宵聲援,灣仔分區指揮官已下班,也親自打電話向身為學聯秘書長的蔡交涉,那年頭警方還好說話,最後妥協道:「你們留下,但不要貼着新華社的牆,讓我好交代!」

89年5月14日民運如火如荼,有北京學生開始絕食,到16日更有人絕水,學生領袖呼籲17日市民環市遊行,學聯同日從維園遊行去新華社聲援,行動前灣仔分區指揮官找上陶君行及蔡耀昌,原來遊行路線都有價講,蔡憶述:「我在89年第一次帶領遊行隊伍行軒尼詩道,可能現在大家覺得行軒尼詩道濕濕碎,經常遊行啦,但當年沒有。」指揮官大驚,說:「遊行當然很激,如果大家激起上來,軒尼詩道很多金舖,有人打破金舖玻璃怎算?」駕車載蔡、陶去禮頓道,建議行這裏,「外籍指揮官邊行邊說,這裏鳥語花香,環境優美,我說當然了,這裏沒有人行,(我們)當然行旺的路,我不理他。」首次軒尼詩道遊行是這樣煉成的。

比起今天警隊,當年指揮官真好相與,蔡耀昌這樣比較各年代警察:「六十年代我剛剛出生,但是大家都知道當時警察不是好惹,在示威中有機會出警棍呀,扑呀,我覺得肯定惡過八十、九十年代。八十、九十年代可能叫溫和,老實講相對來說幾鵪鶉,也是少爺兵,沒有六十、七十年代那樣,那時警察真的是勇武。」

他補充:「還有一事,八十、九十年代我們主要針對中國政府,當時警察卻是港英編制,可能對他們來說沒所謂啦,只要你不是太過份,引起很大衝突,你去罵他們吧,與我無關。」回歸後警察換了徽章,變了主兒,從此不一樣,「現在差人的確惡了,示威人士心理上越來越覺得難受,甚至頂住道氣,我年輕時也是這樣,我一定程度理解,不過始終大家要考慮不只一道氣,現在環境下如果想着既然差佬動手,不如我們跟他拼過,甚至比他更激,可能最終蝕底是示威人士。」

回望對得住自己

87年蔡耀昌出任中大學生會副會長,當時香港學生運動人數不多,幾百人已足夠寫入歷史,他直言「兜踎」,八九民運期間擔任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突然全港各院校逾半學生走出來,「近年學生說是被時代挑選的一代,當年我們作為八九一代覺得好榮幸,不枉生於那年代,那年代空前絕後,可能一世不會再有。」

屠城後他立下誓言,有生之年為中國民主奮鬥,「可能當時這樣容易令自己釋懷,好慶幸三十年後我仍在這位置,你可以話我戇居,話我堅持又得。我做的事我相信我是做得最持久,最多的一個吧?像《英雄本色》發哥說,不是證明我自己威,只能說回頭望對得住自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