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04日

愛國姑娘 任人打扮 
作家 - 許驥

五四百年,中國官方淡化「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而刻意強調「愛國」。「愛國」真是姑娘,任由人來打扮不說,還總能讓年輕人亢奮。而談起五四與愛國,就不能不令人想起兩個人:一個,是當時運動矛頭直指的交通總長曹汝霖;一個,是當時積極參與運動的愛國青年梅思平。

五四的導火索,是一戰後的巴黎和會。當時列強預備把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利益,讓給戰勝國日本。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反日情緒遂高漲。在北京的青年聯想到曾經代表中國與日本簽訂「賣國條約」《二十一條》的曹汝霖。北京大學的同學們於是登高一呼,在天安門搞起示威,遊行到曹汝霖的住所趙家樓,一把火燒掉了這座明穆宗年間文淵閣大學士趙貞吉留下來的古建築,拉開了五四運動的帷幕。

相比之今日擅長發射催淚彈的特區政府,當年的北洋政府簡直是弱雞。面對學生的「非法燒樓」行為,曹汝霖竟然引咎辭職。後世史家普遍認為,此舉變相肯定了五四運動,於是才導致五四的火種在全國遍地開花。

與此同時,在愛國學生的遊行隊伍中,有一名北大學生名叫梅思平。梅思平畢業後,先在商務印書館做編輯,後擔任中央大學教授,再由江寧縣縣長開始步入仕途。但是,五四時期號稱反日的梅思平自掌握權力之後,一步步蛻變為親日的賣國賊。

1937年七七事變後,以汪精衛為首的親日派欲賣國求和。梅思平就是汪精衛的賣國先鋒之一。他先和高宗武一起與日本簽訂《日華協議記錄》及《日華協議記錄諒解事項》,規定日軍防共駐紮、承認滿洲國等條件,其後在香港先後5次與日方代表松本重治秘密會面,為汪精衞與日本媾合扮演暗通款曲的角色。

梅思平的賣國行為令其親生女兒都感到不齒。1939年12月15日,梅思平13歲的女兒梅愛文在報紙上發表題為〈我不願做漢奸的女兒,我要打倒我的爸爸〉的文章,宣稱不願「踏着他臭污了的道路,而走入墳墓」,宣佈脫離父女關系。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梅思平在南京被軍統人員逮捕,次年被槍決──這就是五四所謂「愛國青年」的所作所為及其下場。

相關新聞:五四精神未實現 六四永遠會發生 余英時

愛國紅人多為梅思平第二

而曹汝霖辭職下野後,投身實業、發展經濟,做過通商銀行總經理、天河煤礦公司總經理。1920年,曹汝霖發起在北京阜成門建了一所中央醫院,親自擔任院長。1941年,日軍接管了北京包括協和醫院在內的許多醫院,大量名醫(如林巧稚)紛紛轉投中央醫院。當時,曹汝霖拒絕與日本人有任何合作。

1949年大陸易幟後,曹汝霖遷居台灣,1957年再移居美國,直到1966年去世。曹汝霖在回憶錄《一生之回憶》中,談起五四並無怨懟:「此事距今四十餘年,回想起來,於己於人,亦有好處。雖然於不明不白之中,犧牲了我們三人(筆者註:另外兩人是陸宗輿和章宗祥),卻喚起了多數人的愛國心,總算得到代價。」拳拳之心,令人動容。

究竟甚麼是愛國?參加運動,高喊口號,這些就能代表一個人愛國了嗎?愛國不是嘴上說的,愛國是行動。國難當頭時,願奮身救人於水火之中;國富民強時,願盡力消解社會之不公。

真正的愛國者,絕不是香港那些拿着外國國籍,對不公不義視而不見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建制議員、親中團體……對這些人來說,愛國只不過是盤生意而已。認真談愛國的話,香港現在的愛國紅人,恐怕多是不合格的,打起仗來也是「梅思平第二」,真該送回內地去接受五四改造。

許驥
作家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