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04日

五四精神未實現 
六四永遠會發生 
余英時

【六四30年】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89歲學術泰斗余英時隱居在普林斯頓大學郊外,近年已鮮有接受傳媒訪問。從一條小路進入,余宅被密林包圍,余夫人陳淑平已在門外守候,余教授則在看電視的網球比賽,面前則放了一份《紐約時報》。30年前,他在《紐時》登全版廣告譴責中共屠城;30年後,六四不僅是民運人士一生傷痛,也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場悲劇。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年,《蘋果》記者遠赴美國普林斯頓訪問余英時,他稱中國這一百年離不開民主與科學:「沒有五四這個源頭,就沒有後來一系列的發展。五四沒有過去,一直在發展。六四也是五四的一個表現,只要中國民主沒有實現的一天,六四永遠都會有人紀念,另一次六四永遠都會發生!」談到香港年年高喊「平反六四」,他直斥簡直是荒唐的事情,這種期望「皇帝開恩」的想法是「永遠不會有民主的」。

記者︰黎仕南 攝影︰謝榮耀 彭志行

相關新聞:成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 庇護民運流亡者

中共論述五四運動,永遠不談新文化運動,只狹隘定義為「反帝國主義、反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在日前「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特別強調愛國主義,要求現代青年一定要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對此,余英時認為中共故意挖空五四精神:「五四運動並不是愛國,而是怎樣愛國的問題。」他指出,晚清已有不少知識分子針對外國強權發動運動,愛國不是五四獨有的情懷。「五四最重要的是兩個概念,一個是德先生(民主Democracy),一個是賽先生(科學Science),並不是愛國。」他並說,當日引入「德先生」及「賽先生」的正是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陳後來亦反對中共,五四從此扭曲成愛國主義。

八九民運繼承五四

「沒有五四這個源頭,就沒有後來一系列的發展。」五四運動至今一百年,重大的事件似乎離不開民主及科學,不論是利用五四或是繼承五四。中共壯大及崛起,正是藉五四的「民主」欺騙知識分子,高舉五四愛國心來奪權。《余英時回憶錄》提到其表哥汪志天加入共產黨,正是被中共提出「民主」、「自由」的招牌吸引。余說:「愛國本質是民族主義,共產黨完全沒有民族感覺,但他會利用民族同情」。1936年,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國民黨不打延安,改為國共合作抗日,正正中了中共煽動民族主義,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結果。
1949年中共建政初期,五四精神仍然存在。余英時說:「當時共產黨裏面也有許多從五四過來的人,還是相信自由民主這一套,並不是相信共產黨。」「1957年反右是北大開始的,也是5月4號開始的,還辦雜誌,都是五四傳過來。」1957年毛澤東提出「整風運動」,在天安門城樓主張:「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結果大批知識分子要求政治改革,甚至要「改變社會主義制度」,觸怒毛澤東,整風運動立即轉為「反右運動」,大批知識分子被捕。
今年是六四30周年,歐美多國將舉辦悼念活動,中共的忌諱有增無減。五四100周年比六四30周年更重要,當日六四學生以「五四」繼承人自居,要求政治改革,提倡言論、出版及新聞自由,反官倒等,余英時認為「這些民主的要求就是五四而來的」,「五四到了今天還是活的,不是過去。五四沒有過去,五四一直在發展,六四也是五四的一個表現。」

相關新聞:談《逃犯條例》 「全世界支持港人奮鬥」

喊平反是思想走錯路

30年過去,不少人認為六四至今已經毫無價值,余英時不認同,反指「六四沒有斷過,現在當然不能集會呀,但從心裏來說,還是隨時可以出來反抗。將來還會有六四,只是不一定是這個方式。」他認為去年爆發的深圳佳士工潮,顯示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與佳士工人聯繫在一齊,連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成員,都變成六四的繼承人」。當日,佳士工人組織工會,要求改善薪酬及待遇,結果帶頭的工人被毒打及抓捕,事件獲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學生同情,其中女學生岳昕高調聲援,觸發20多間學校支持佳士工人維權,爭取結社自由。工潮最終令中共惱羞成怒,高調抓人,將事件定性為「境外非政府組織煽動」,參與聲援的北大學生岳昕被逼公開認罪。余英時留意到:「北大的女畢業生(岳昕)說過:『我的觀念是從五四而來的,不是從外面來的。』所以可以看到五四的今天,還是活的,不是過去。」「在中國民主沒有實現的一天,六四永遠都會有人紀念。」
有六四遺風的佳士工潮沒有成功改變中共,但支聯會年年舉辦燭光集會,高呼「平反六四」,余英時極不滿這個口號。他認為「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是一個很荒唐的事情。因為六四是自造的,他要靠六四才有今天,他怎麼會平反呢?!」他直斥這些人「思想上已經走錯路了」,「老是希望共產黨開恩,那是中國老辦法,希望皇帝開恩。心情好起來了,給你一些好東西吧,這樣的心理是永遠不會有民主的」。他又強調:「對共產黨不能有幻想,希望能夠平反。過去就是這樣,換一個人就希望這一個人平反啦,好像每一個人都比前一個人更厲害。哈哈。很幼稚的吧,很可笑的吧,像baby一樣嘛!」
余英時認為,社會應提倡中國民主化,而不是平反。民眾要不斷推動社會運動:「就是所有人都不聽共產黨、不接受共產黨,行不合作主義。」眼看內地維權律師的苦況,網民連講句小熊維尼都被抓,行不合作主義隨時被拘捕。余英時認為:「就算抓掉我還是要繼續做,不是因為抓了就不做呢。他怕,他才抓,他要不怕,抓你幹甚麼。」他提醒:「民主化的過程都是艱難的,誰有權都不願意放的,但民主不是哪一個人給你的,是所有人共同奮鬥出來的」。

沒有科學 只有統治百姓的科技

就在五四第99年,習近平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令習在2022年有可能無限期連任,這無疑是對五四的諷刺,民主的倒退。余英時對此並不擔心:「一個人做皇帝能做到底嗎?別人會服氣嗎?現在甚麼問題都可能變成大問題,前幾年不是有(廣東)烏坎的事情嗎,這些事情很難說是不會發生。」他反問:「如果專制是成功的,那現在應該還是秦始皇統治。」
五四另一個精神就是科學,余英時認為中國一百年來只有科技,沒有科學,現在更只有在千萬人中抓人的科技,根本不是知識。「我們講科學就是為知識而知識,哲學院講的是真善美三樣東西,所以五四追求的是人類最基本的價值。共產黨現在就利用科技,去統治老百姓。所以不能把工具與科學混為一談。」他進一步說:「你看看中國的科學是甚麼科學,不是基本科學,諾貝爾獎的那個女的(屠呦呦)就不受重視的,沒有人理她的,連院士都不是,他們根本不尊重知識。」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