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4月2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六四30年:回流黃雀嘆港法治淪喪
「九七後放咗班賊入嚟」

移民到美國,因天安門廣場的槍聲,放下哥倫比亞大學的教席,逆流回到香港,「六四確實改變咗好多人嘅命運」。30年過去,有一張照片吳錦祥一直帶在身邊,相片中有五個人,除了他,還有項小吉和吳德華,都是當年獲「黃雀行動」營救的流亡學生,吳錦祥在紐約負責接待他們,身邊還有因佔中剛被定罪的朱耀明,和早與泛民若即若離的劉千石,「小吉喺美國做咗律師,吳德華唔習慣美國生活,千方百計偷渡返大陸……」都說中國人是逃難的民族,有人逃出去,有人逃回來。去年退休的吳老,現長居夏威夷,他苦笑是二度移民,儘管離家千里,他說香港仍是他最愛的家。
記者:呂麗嬋

相關新聞:他們曾說過……

短留香港兩日探訪94歲的媽媽,記者相約吳錦祥在港大受訪,談六四、談黃雀行動、談今日中國,翌日他又飛開羅,風塵僕僕,「約我喺國殤之柱傾最好不過,佢運嚟港大,學生同警方發生推撞,我都有嚟聲援」。

1972年港大醫學院畢業,1976年離港赴美攻讀公共衞生及流行病學,完成博士學位後留在哥大任教。留美17年,這個當年的天子門生,六四後回流香港首度回母校,他說想不到就爆發了一場小衝突,與師弟妹並肩,護送象徵天安門慘劇的國殤之柱安放在大學。

「六四(屠城)太震撼,有少少良知嘅都唔可能忘記」,71歲的他像個老頑童,退休後周遊列國,只是一說起屠城夜,收起笑容,語氣沒半點轉彎餘地。但其實1989年那場民主運動,吳錦祥身在紐約,在當地結婚生子落地生根。「唔係六四,我估我會繼續喺哥大教書,唔會返香港」,正因厭倦隔岸觀火,在當年勁吹的移民潮下,1993年他毅然舉家回流香港。是時代把當年正好男人四十的他拉了回來。

「六四之後好多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美國,都係為咗下一代,我同佢哋講,你哋走啦,我返香港幫你睇住個門口,確保唔會俾人偷走晒啲自由同法治,就嚟九七,香港唔可以失守,點知個門囗睇唔住,放咗班賊入嚟……」往事如煙,他感嘆。事實上,他真的坐言起行,回港後翌年,與羅沃啟等人創立「香港人權監察」,那些年,中國尚未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每年仍需為爭取最惠國待遇游說西方國家,每逢關鍵時刻總會釋放一些異見人士以示善意,對西方的經濟制裁到底投鼠忌器。

「佢越唔想你提,你更加要提,因為正正反映呢個係佢嘅痛點,一個國家殺和平爭取民主嘅人民,點可能係啱?」

只是今時不同往日,大國崛起了,進一步鎖國,對異見分子的壓迫越加肆無忌憚。「你鍾唔鍾意都好,喺外國咁多年,人哋見你黃皮膚,就係中國人,我都希望中國富強,但唔係今日咁只係靠惡……」政治制度大倒退,依賴領導人一時開明的良好願望,總是失望而回,六四至今在內地仍是禁語,30周年內地更如驚弓之鳥,香港記者北上採訪被跟蹤阻撓,天安門母親和維權人士被嚴密監控,民主路越走越窄。

「佢越唔想你提,你更加要提,因為正正反映呢個係佢嘅痛點,一個國家殺和平爭取民主嘅人民,點可能係啱?」吳錦祥反問。

30年過去,有人堅持平反,更多人選擇遺忘,明明越界的黑手越來越張狂,部份年輕人認為是「鄰國的事」,維園的燭光時明時晦,昔日的新聞變了今天的歷史,褪色了;雪落無痕,雁過留聲,吳說就如有些感情沉澱了,就成了記憶忘不了。「過去咁多年,搬過好多次,好多舊相都留咗喺紐約,都冇特別留底,係你問起我,我先搵到呢張相,原來咁多年一直留喺身邊」,微黃的照片上是一字排開的五個人,背景是吳錦祥當年任教的哥大校園,站在他左右兩邊的,是親身護送兩名流亡學生到美國的朱耀明和劉千石。

其時,朱與劉都是支聯會常委。其時,香港人很齊心,左中右不分政治,齊聲譴責屠城。「項小吉同吳德華係首批流亡到美國嘅學生,企喺最左面嘅小吉,係當時高校學生對話團召集人,後來喺哥大讀法律,𠵱家喺美國係執業律師。另外嗰個係吳德華,人好純,但英文冇小吉咁好,嚟到美國好唔習慣,我惟有成日陪住佢,又介紹啲美國朋友畀佢認識,不過讀咗兩年都千方百計、堅持要返大陸……」六四之後,當權者展開大搜捕,除了通緝名單上的21名學生領袖,不少人亦受到牽連被迫逃亡,透過黃雀行動經香港流亡到不同國家尋求政治庇護,惟有吳德華選擇逃回去。

「係有大風險,勸佢都唔聽,經澳門偷渡返去……聽聞佢女友嘅爸爸係高幹,所以冇特別追究」,在兵荒馬亂的時代,很多人來了又走,成了生命中的過客,沒再相見卻總記在心頭。「六四前係好有希望,海外留學生都好留意北京民運發展,絕大部份人都支持和同情學生」,及後情況急轉直下,解放軍入城、天安門關燈,槍聲響起,死傷枕藉,舉世震驚。「好難過,望住個電視喺度喊,難以置信」,來自三藩市、紐約和芝加哥的留學生,都自發到中國領事館抗議。

「身在美國,但好多人其實都好想做啲嘢,只係唔知仲可以做啲乜」,有海外華僑越洋在港登報齊聲譴責,六四後民運人士經香港流亡海外,不論明星、黑社會大佬還是升斗市民,或明或暗積極協助,吳錦祥正是其中之一。

「人權係普世價值,喺內地生活嘅中國人唔能夠暢所欲言,香港有佢嘅特殊性,我覺得我有責任為佢哋發聲。」

「嗰時我喺哥大教書,就替流亡學生申請學生簽證同張羅住宿,除咗學生,仲有武警同電台廣播員,前後接待過廿幾人」,行動中因而認識了朱耀明牧師,也認識了後來成為知交的司徒華。「華叔係一個好有策略、組織力好強嘅人,冇佢亦唔會有華人聯會」,他聯繫美國不同大學的中國留學生聚集一起,又協助組織成立美國香港華人聯會,與香港連線參與營救行動。

吳錦祥當時擔任聯會主席,又自費到瑞士日內瓦出席聯合國聽證會,以來自香港的美籍華人身份,關注內地人權狀況,「人權係普世價值,喺內地生活嘅中國人唔能夠暢所欲言,香港有佢嘅特殊性,我覺得我有責任為佢哋發聲」。及至1991年香港舉行歷史性首次立法局直選,身在美國的他發起「毋忘香港根」運動,在美國街頭為香港人登記做選民,組團回港投票,「我記得華叔講過,你哋返嚟啦,唔使從政甚至毋須加入政黨,只要喺自己事業上盡力、對社會有貢獻就夠」。做好本份,還包括守住一段血染的歷史,莫失莫忘,吳錦祥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