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4月2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人誌:鄧健泓:我想食軟飯
石詠莉:佢絕對有資格 - 余家強

這條題,不只兩小口在耍花槍。

當你知道,為夫者曾經是當紅歌手,如今出碟無期,全職幫妻子賣人靚歌甜,與其俾人笑,不如自嘲咗先。

當你知道,為妻者曾經是性感組合Freeze成員,被謔稱「整容三嬌」之一,由對音樂一竅不通,搖身變為暢銷歌姬,歸功於藝術家型老公。漁家女直腸直肚,覺得餵食軟飯也啱數。

歸功可以變龜公。娛樂圈複雜,並非說不道德交易,但鄧健泓(Patrick)的確要帶石詠莉(Suki)去見老細,這位說你老婆咁靚,那位說你老婆得喎,其實幾尷尬,雖然名副其實只是見見老細。小明星恩愛也是錯,決定減少孖公仔亮相,今次可能最後一次。

市道艱難,老婆感激老公成全。外間人,繼續視老公為依賴老婆生活。鄧健泓說:「Suki現階段爆發力高我好多,我已經無乜嘢發生。心血寧願擺在太太上。」

兩夫妻,不互相依賴,誰可相依?

攝影:羅錦波

新婚日常

2017年12月拉埋天窗,尚算新婚。他們的日常生活,應該幾令人羨慕──兩個都不用返office hour,要開工的話,夫妻一齊去,收工一齊收,恨死隔籬;至於問題嘛,你也懂的……「一早被吵醒,先來抹狗尿,然後預備錄音室的安排,我又是她司機,照顧她起居飲食。」還未計應酬這專訪──看得出,鄧健泓是情緒寫在臉上的人。

「我今天還因小事惹怒他呢。」石詠莉邊𠱁老公,邊向筆者解釋:「即是他生活上打點我,工作上又打點我,變相冇得休息,好大壓力,做我男人好辛苦。」

日對夜對,少一份愛更難維繫。

夫妻檔並非貪得意,一半逼出來,一半進退維谷。鄧健泓說:「Suki的前經理人公司(蕭定一HMV)講明不會投資在音樂,我們想出唱片,惟有靠自己。但起初對外說有好幾個合作夥伴啦、有共同投資者啦,不能讓人覺得來來去去一對情侶。唔知點解,總之唔太好。」

包括影響fantasy,上位女歌手整天掛老公在口邊怎吸宅男fans?何況,這行充滿潛規則。「我做完舞台劇《杜老誌》,慶功宴,Suki唱歌,楊受成老闆話:『你太太唱得幾好喎。』你知英皇集團要細細個簽到大啦,但難得咁有力量的人都欣賞佢……」

歌姬

石詠莉出唱片,毋寧說心願,或者說證明。照計,早在Freeze時代(2007至2010)載歌載舞,但不會有人當Freeze係歌手,騎呢到做埋整容公司代言人。Suki曾說,那時甚至不能否認無整容。「因為越強調,就等如越影響其他成員。」遂淪為樂壇笑柄。

「我家是水上人,養魚的。」難得她大方娓娓道來:「所以至今蒸魚都叻,但自己由細吃大,吃到厭。」筆者赴她婚宴,女家果然洋溢一片祥和簡樸。

可想而知,行性感並非伊人本質,誤落塵網中。「牛咁衝,我的底線低到冇,公司叫做乜就做乜,完全沒過濾。」

要洗底,矯枉不妨過正,於是由留學加拿大,唸美術、有音樂底子的鄧健泓做軍師,變身HiFi碟專業女聲,先翻唱舊歌,再出新歌,今晚則來到studio錄七、八十年代經典,奇招百出。

Patrick憶述:「我教她多聽外語歌。我research過,翻唱市場的聽眾純粹以歌取人,有熟識的旋律,才有空間去欣賞你。故此,Suki第一首《結他低泣時》MV只拍背脊,我們還找朋友例如孫耀威等,扮唔知地推介這位神秘女歌手,讓大家不受Freeze形象影響而先入為主。」苦心孤詣,咁都叫食軟飯的話,應該是一口苦飯。

這晚所見,石詠莉對唱法、用聲甚具主見,脫胎換骨,全賴有你。「終於知道原來有得自己揀。」她說:「話他靠女人,不如我靠男人。」

鄧健泓說:「之前我叫她歌女,現在叫她歌姬──不是哥基犬就得,她都要成長了。」

即將四十五歲,嬌妻卅二,的確像悉心栽種。

阿四

Patrick身份有點尷尬。這晚在佐敦studio,監製和錄音師另有其人,經理人公司是星娛樂。難怪被質疑他究竟做甚麼。「我像她的A & R (artist & repertoire),又像project director,也試過幫她take vocal,但怎說呢,兩夫妻,我話唔得,她卻覺得OK,寧願聽第三者客觀意見,何況我們的幕後班底是行內高手。

「人不同時候擔任不同角色,我接受了很多年。自資時代,由我孭着背囊逐間逐間唱片店HiFi店求人寄賣她的碟開始,我已經放低歌手身份。」

關於歌手身份,他的名曲《阿四》獲不少獎項,現在,他樂做太太的阿四。論收成,石詠莉獲得IFPI銷量大獎,但論實利,鄧健泓當紅的千禧之初遠不止此數。「我算末期了,樂壇好景時,賣五萬,靠邊站」。說得癌症似的,樂壇的確患上末期癌症,今非昔比,銷量獲獎者要維持也得胼手胝足。

「Suki現階段爆發力高我好多,她行緊往上,up & coming,我去到一個位置,已經冇乜嘢發生。心血,寧願擺在太太上。

「以體育比喻,我像過來人轉職教練,培訓太太當運動員。不過,我也希望可以繼續做運動,等機會,搵機會,甚麼演藝我都願意。我要養家、養太太,想她快快樂樂。」

他自己仍做單曲,出大碟則待隨緣。

「我心水好清,以我2002最紅,到2004回落,如果那時宣告暫別,到2019回歸樂壇,好型吖。某些行家真的咁做,市道唔就,重整吓,復出就變legend。

「但我有家庭負擔(供養母親及患病姊姊),手停口停,為生活要降低身價接job,便難返轉頭。

「做歌手的機會很寶貴,以前我好想,現在Suki有,我要令她安心enjoy。

「有次去卡拉OK,老闆薛生話佢:『你咁靚,但唱歌咁好聽?』似乎靚女應該唔識唱歌至啱,這要慢慢給人看實力。」

石詠莉說:「他所有以我為先,我想他有自己空間,我成日叫他放吓假,叫他唱返歌,他仲有火的。」

互數戀愛史

且慢偉大,鄧健泓的風流數簿未免太厚了,前度至少包括原子鏸、李施嬅、龔嘉欣,朵朵小花,月前還遭影到攜犬會舊愛,連他自己也說:「外父外母最驚我唔認真,我用咗好多年去證明給他們看,嫁個女畀我。

「我們最近聽一個《正視生活》講座,樣樣會成癮,錯的癮如毒癮、打機癮,但人人有被愛的癮,想俾人錫,真心去愛一個人,總不會錯。」

Sweet talk,石詠莉永遠帶點被騙feel,她的戀愛史又如何?

「我的過去幾多不堪,拍親拖,八成拖不開心。對,即係大概拍過十次拖左右。」Suki告訴筆者:「有人以為我工心計,靠男人上位。你識我,就知我蠢、反應慢,呃我都好遲先發現。我奉行事不過三,會給伴侶三次機會,超過我就走。咁算唔算太易信人?」

於是筆者懂了:鄧健泓對分手女友位位讚不絕口,這樣的男人夠風度,但相當有嫌疑;石詠莉對分手男友個個埋怨不堪,這樣的女人小家子氣,但老實。

這時,Suki忽然發現Patrick牙縫間有條菜,非要親手替他弄乾淨不可。「我是他老婆就有責任。」唉,在鏡頭前,拿他倆沒法子……

後記

趁石詠莉錄歌空檔,鄧健泓帶我到studio的pantry,開了抽氣扇「呼吸」。我留意告示板有幅漫畫,應該是有心的音樂人貼的,畫着:過百萬一台control panel、幾十萬一對喇叭、幾萬一支咪……最後US$1一首mp3,未計翻版。

鄧健泓嘆氣道:「根本搵唔到錢。」

我忽然醒起,Suki的前公司、Patrick的現公司HMV,豈非剛剛連本業唱片零售也全線結束?還有Hong Kong Records,IFPI銷量大獎又如何?請告知可以到哪裏買碟?

糾纏於誰黐誰金糠?倒不如先問,乜這行仲算金糠咩?鄧健泓口口聲聲希望老婆快樂、安心,並非隨口說說,是吃力不討好的。

鄧健泓以前紅,後來回落,有人覺得他媾女花王,有人覺得悉心栽培,我倒聯想犧牲,聯想清朝詩人龔自珍名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