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4日

令人失望的世紀大辯論(利世民) - 利世民

「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齊澤克先生。」經過多年隔空過招,彼得遜(Jordan Peterson)在推特上的一句,觸發了一場被譽為世紀大辯論的對話。

齊澤克(Slavoj Žižek)和彼得遜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南轅北轍,他們的作品,亦很忠實地反映了各自的信念,但今次辯題「幸福:資本主義對馬克思主義」,卻顯得有點兀突。嚴格來說,政治哲學不是兩人最主要研究課題,所以就算戲碼極度叫座,二人難免自說自話,最終辯論亦沒有將題目提升到更高層次的思考。

彼得遜的論點,簡而言之就是承認資本主義帶來了不平等,但這套制度至少「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另外,彼得遜指出了共產主義的結局,同樣是不平等,而且沒有創造出任何價值,一切的承諾都是謊言,故沒有可取之處。

齊澤克同樣從資本主義下的不完美立論,反問人類文明是否應該滿足於這種現況。齊澤克認為沒有制約的市場,會帶來災難性的結果,甚至在結語時作出悲觀的論斷。

彼得遜和齊澤克的支持者,在辯論之前已經決定了誰勝誰負;二人都沒有說服到對方和他的支持者。

世紀對話後,太陽如常升起。「當今這個世界,甚麼問題最沉重?」這條問題,要看這條問題是衝着誰而問的;假如問我現代文明的思想盲點之一,就是我們太過輕易地將問題簡化成社會的不完美。

無疑,資本主義讓更多人有更多選擇,但不代表每個人都可以活在幸福當中。可是話說回頭,近代歷史中出現過各種高舉馬克思主義而來的極權政府,雖然沒有成功令人得到所承諾的幸福,但邏輯上沒有否定完美烏托邦的可能。

有窮人會擔心,明天的晚餐有沒有着落,但也有富翁頭痛家產該如何分配。階級差異令人對幸福也有不同的體會,甚至同一個人在身份轉變後,幸福和煩惱也會變質。當然,有選擇總比沒有選擇好,但是有選擇卻並不代表幸福是必然。

幸福,是個人的觀感。現代社會的不安,隨着信仰的沒落而來;亦有人認為,不安是現代人生活的常態,既揮之不去,亦不必逃避。現代哲學家,花了一個世紀去尋求答案,但似乎不得要領。甚至更正確地說,自古以來哲學家都嘗試解構何謂幸福;隨着時代和信念的變異,追求幸福的途徑亦有所不同。但現代的幸福若然寄託在社會,個人控制不了,改變不了,亦難怪不安感如此氾濫。

彼得遜作為一個古典自由主義者,對以上的論述應該不會陌生。可惜他沒有從這個角度去剖析幸福的矛盾,是這次世紀辯論的最大遺憾。

利世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