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3日

為我引路 
(陳健民) - 陳健民

明天法庭要就佔中案判刑了,可能我自此要在獄中度過許多個晚上。此刻我心仍是平靜安穩,一方面是問心無愧,又得到家人體諒。另一方面,是我時常想到內地那些嘗過牢獄之苦的朋友。他們的經歷,一直是我意志的泉源。

一位朋友被指支持佔中,於2014年冬天被捕,關在看守所128天,飽受折磨。起初是不分晝夜、長時間端坐接受盤問,直到累極躺下。在精神崩潰的邊緣,她以絕食爭取在囚室內的活動權。結果在一輪糾纏後,獲得幾塊磚頭大小的步行空間,卻嚴禁靠近窗戶。最終公安沒法問出半點她曾支持佔中的證據,而雨傘運動亦已和平清場,她遂獲得釋放。

回到家中,她以為一切會恢復平靜,誰知在一次修整園子樹木時,久被抑壓的情緒突然爆發。她花了極大氣力,才能阻止自己將手臂砍下來。為了拯救這被摧殘的心靈,當我在香港參與樂施會的毅行者挑戰時,她一個人在內地的山頭徒步100公里,勉勵自己走出專制的陰霾。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我另一位朋友亦在北方被捕。事緣他工作單位的一些年輕人,印發單張讓民眾了解雨傘運動。有關當局認為他是幕後黑手,便把他關進看守所半年,嚴刑拷問。

監獄無法禁錮自由的靈魂

我側聞此事,憂心忡忡,心懷歉意,一直打探他的消息。經過一段時間,終於有朋友捎來訊息,說他在看守所受到虐待,甚至被人電擊下體,只是公安一直沒法從這硬漢子口中套出證據,最後仍是把他釋放。拿着他的照片,見他原本肥胖的身軀變成如此瘦弱,我幾乎忍不着眼淚。但讀到他在看守所寫給太太的情詩,卻感到監獄無法禁錮自由的靈魂。

這些朋友,從來沒有參與佔中,只是因為與我相識,並長時間在中國公民社會中積極發聲,而被官方盯上,借機整頓一番。遭逢劫難,這些人仍是無怨無悔,說要怪的,都是那蠻不講理、無法無天的政權。我心裏怎能不佩服?

早一段日子,更有一位因為反對家暴,而被關進牢裏多月的內地女權分子來探望我,想在我入獄前為我打氣。她說,她進到獄中第一個晚上,雖然萬分痛苦,卻以打坐禪修來安頓自己。結果翌早醒來,囚友都驚訝地望着她,問她是否慣犯,因為她們從來沒見過「新丁」可以睡得那樣甜,甜到打鼻鼾。

後來她在獄中便教大家禪修和拉筋,囚友都讚身心受用。她又憑自己的知識和溝通能力,用最溫和的方法將囚友的訴求向看守的職員表達,改善了一些積聚已久的問題,囚友更是心存感激。

她亦告訴我入獄時最擔心的問題,是從來不沾家務的丈夫,如何能照顧自己和小孩?結果,她發現正因為過往自己一眼關七,家中丈夫小孩都變得異常依賴。反而她的缺席,讓家人有空間學習自理和寬容相處的能力。

那席話,讓我更深地明白禪修中「活在當下」的意義。我徹底改變了原來要入獄讀書、寫作的計劃,覺得自己應先學習做一個囚友,與人好好交往,再看能夠在當下如何服務他人。

在我離開中大前的「最後一課」,我說在最黑的環境才能看到星星。許多在內地公民社會的朋友常告訴我,他們在苦苦等候,卻見不到黑夜的盡頭。其實他們不知道,在逆境中他們展現的勇氣和善良,已是最耀眼的光輝。他們自己便是漆黑中的星星,不斷為他人引路。

陳健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