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17日

蘋人誌:配票者梁福元
民建聯如何整死王國興

梁福元是三屆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替建制派配票二十、三十年,上屆立法會超級區議會選舉,他配票給工聯會王國興,但他指另一參選人、民建聯李慧琼即使夠票仍不願過票給王,導致後者落敗,梁說:「政治係咁自私啦!」

建制派向來對配票肯做肯認不肯談,只有梁福元百無禁忌,大爆內幕,例如上屆新界西他配票給田北辰、麥美娟、何君堯,另外梁志祥與陳恒鑌也受惠於他的影響力,五人全部當選。

他透露有些鄉頭對何君堯甚是不滿,手上選票再多也不願給這個人,梁見鄉村票行不通,便用屋苑、社團票替他抬轎。
撰文:陳勝藍 攝影:董立華

據說我們都有120歲命,梁福元61歲剛剛步進人生下半場便退下,本月初交出十八鄉鄉主席龍頭棍,肚裏選舉古仔多的是,他說:「好似王國興上次(2016年超區)我哋谷畀佢,但民記(民建聯)冇畀佢,記得嗎?民記冇畀佢嘛。」

記者問,王國興並非鄉事出身,幫他作甚?梁這樣說:「我覺得大家建制。我拉票畀民仔(民建聯),嗰啲人(鄉頭)覺得:『抬咗咁多年轎畀民仔,我就唔抬喇!』佢分分鐘流畀泛民嘛,我話畀王國興囉,都係建制啦!」

政治係自私

民建聯又怎樣幹掉王國興?梁福元說得明白:「李慧琼谷嘛,李慧琼多咗票,王國興唔夠票囉!」記者還道建制派一條心,怎麼民建聯與工聯會水火不容?「唔係唔啱,佢保咗佢嗰個先(民建聯力保李慧琼),但係六點之後應該知道——民意調查好準——李慧琼已經夠票,你嘅票可以谷埋畀王國興,就兩個人出,你估佢哋當時唔知?」

建制派在地區選舉配票由來已久,在超級區議會也來這一套,他解釋:「通常幾大選區,屯門畀邊度,元朗畀邊度,沙田畀邊度,配票嘛。沙田畀佢(李慧琼),但沙田夠票,應該剩低嘅票畀王國興,但嗰邊冇畀,我哋元朗谷行畀佢。」

超區以全港為單一選區,元朗的票再多也難及民建聯全港勢力,「我哋六點計到應該李慧琼夠票,又多谷王國興,但(民建聯)冇叫停,繼續投票都係投畀李慧琼,變成王國興唔夠票,已經嗌救命,(民建聯)已經知道,但都冇㩒掣畀票佢。」

大海航行靠舵手,建制派總有大佬協調選舉,務求令最多自己人入局吧?「當然有大佬,但係大佬冇出聲,我哋就繼續行。」記者問梁福元,誰是大佬/選舉協調人,他答:「我唔知喎,我未去到咁高層次,我哋喺下面地區做事。」是中聯辦嗎?「嗰啲完全唔知」。

參選人理應全力以赴而非配票,但建制派向來以阿爺的大局為重,協調為首,以他們的準則來說上屆超區異於往常,浪費選票,「浪費咗,政治係咁自私啦,政治係自私」。

梁福元認為政黨應該以大局為重,放下個人仇怨,「後來建制派(民建聯)自己自私,選票谷晒畀李慧琼,到九點,三點水做個『也』啦,池(遲)呀!三點水做個也就遲,三點水做個『去』字就想辦『法』,有水就有辦法!」

結果王國興無「法」連任立「法」會,以23萬高票落敗。李慧琼固然勝出,黨友周浩鼎也入局,分別比王國興多出七萬多及三萬多票,而王只要來多一萬餘票便可壓倒第五位的涂謹申當選。事後大批市民湧到小西灣王國興議員辦事處慶祝他落選,驚動了香檳,也滾搞了徐小鳳名曲《喜氣洋洋》。

話說回頭,王國興早在選舉前揚言每票必爭,不與民建聯協調,落敗後又歸咎自己不夠努力,但時任工聯會會長林淑儀不點名批評有人耍下三流手段,誤導選民王國興已夠票。

其實新界人最希望鄉事入主立法會,話說謝偉俊來自十八鄉瓦窰頭村,與梁福元岳母同村,雖然謝先生本人從未在新界出選,2012年白韻琹出戰超區卻因此受惠,梁透露有村民說:「唔係喎,佢係原居民嘅太太,我們有啲人、村要出嚟支持佢!」最終白姐姐落選。

倒帶香港回歸前後,鄉事在立法局/會人多勢眾,每每有五、六名代表,如今只有鄉議局主席劉業強一人,梁福元接order配票,不無欷歔,「唉,都係咁抬轎啦,阿爺、鄉議局話點,發哥(劉皇發生前)點就點啦,都冇自己鄉事份喺度,你話點就點囉,唔係點呀?」

反觀民建聯勢力日益壯大,大小通吃。梁福元將立法會鄉事代表漸少歸咎新界人惰性,做慣乞兒懶做官,但他透露一事,元朗區議會一般由元朗六鄉鄉事出任主席,2012年自己身為副主席竟被拉下馬,正、副主席都落入非鄉事的建制派手上,據悉有人違反承諾,當時主席就是民建聯梁志祥。梁福元怒吼:「喂,連個副(主席)都殺埋,阿爺又好,你哋建制好,好似對鄉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我覺得,喂,好似當我哋鄉事冇power,鄉事好似冇料㗎?鄉事就喺上屆區議會(2015——2019年)做主席,沈豪傑上去做囉。」

綜觀整個訪問,他說得最多是「大局為重」四個字,說得出做得到,2016年立法會新界西選舉,某些團體配票給梁志祥與其民建聯黨友陳恒鑌,事前問過梁福元,他也表示支持,「起碼冇反對!」為了大局,梁又配了「三幾千票」給工聯會麥美娟。

要大局為重

另外他答應了當時仍是新民黨的田北辰,十八鄉半數選票給他打底,主要來自十八鄉北十多條村,後來十八鄉南幾條村也一併交給這個人,一共「萬幾兩萬票」,投票日黃昏但見田二少形勢大好,打算將餘下選票配予何君堯,未料惹來爭議。

話說2011年何君堯越級挑戰時任鄉議局主席、人稱新界王的劉皇發,爆冷當選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將在位四十多年的發叔拉下馬。公平競爭本沒甚麼,在老叔父眼中何先生卻是臣弒其君,大逆不道,到2012年立法會選舉給他好看,可只得萬餘票慘敗,2016年捲土重來。

梁福元憶述:「有啲鄉頭話:『我嘅票有多都好,都唔畀何生!』我哋聽到聲音。鄉事唔畀佢,我喺我個鄉一啲屋苑、社團團體票、組織票都可以畀佢。」十八鄉多鄉村,屋苑也自不少,其業主立案法團聽從所屬鄉村村長以至當區區議員,而村長、區議員正是梁的樁腳。結果何君堯得三萬五千票當選,當中約二千票來自梁福元。

事後鄉事可有怪責梁福元?「阿爺話大局為重嘛,如果影響到建制派得唔到呢啲立法會席位,到時阿爺怪責,唔只怪責我,大家分分鐘都孭飛,大家都有影響,啱唔啱?佢(何君堯)要求唔係好多,佢贏幾千票,佢要求千幾票,我畀兩千票,係咪OK晒先?佢喺其他地方都有票嘛。」

梁福元可謂劉家家臣,當年追隨劉皇發左右,其後發叔兒子劉業強接過鄉議局主席帥印,梁也扶植新君,曾有某位副主席請纓取代劉業強,出任立法會鄉議局界別議員,梁也出言殺退,這樣一個人怎能襄助曾經絆倒發叔的何君堯?

他解釋:「(何)整冧發叔箒,發叔咪一樣坐返上去個位。可能他年少或者一時冇想通,人總有錯,始終都係建制,阿爺或其他建制都覺得為咗香港大局為重,平衡各方面政治勢力,呢個都係建制及愛國人士,都係鄉事,有多餘嘅票,我覺得無妨,唔好浪費。」

上屆梁福元一度與上水鄉主席侯志強籌組新界黨,分別打拼立法會新界西、東議席,梁自言毫無難度,「我參選?搏命啦!上得戰場怕咩呀,梗係有信心先去打仗。新界鄉議局二十七鄉嚟講,(元朗)係最大區,六個鄉入面我估計超過十萬原居民,你話有幾多票喺度?成個新界西咁大,所以邊有難度?」最終還是沒去馬,理由仍然是那句大局為重:「如果我上,拎住幾萬票,就會拖低兩、三件,分分鐘冧檔,我上一件跌兩件,即係得不償失,我又唔係好大興趣做呢啲,如果我做,我抬咗廿幾年轎,一早上啦!」如果他上,建制派哪兩人落馬?「當然係最後兩件(何君堯、麥美娟),我哋票源比較接近,鄉事嗰邊,因為我哋幫佢哋抬轎。你諗到邊兩個被我一扯扯去兩、三萬票,你話係邊個?佢(何君堯)贏都係贏幾千票。」

選票是這樣配成的:新界村民選村長,村長選鄉主席,鄉主席選鄉議局領導層,到了立法會選舉,鄉議局向鄉主席下指示,鄉主席找村長,村長聯絡村民,梁福元說:「我抬轎抬咗二十、三十年,票喺邊度唔通我唔知?原居民、村民嘅要求係乜,市區居民要乜,唔通我唔知?所以票源喺邊,瞭如指掌啦!」

新界六百多條村,一千五百多個村長,雙村長制之下,原居民代表固然由自己人出任,即使居民代表也九成由原居民擔當,容易說話,「因為鄉村一半係原居民,搬嚟住嘅(外人)通常入鄉隨俗,邊個會同你爭呢個居民代表?條鄉村基本上票源村長係知道嘅,如果睇選民名冊同淵源、關係,好容易計到票,睇到票源。」

元朗六鄉原居民選票十多萬張,單計十八鄉便有四萬,各黨派卻可望而不可拉,「建制入去拉票都拉唔到啦,何況泛民?好多鄉村入面係私家地,你走入去,分分鐘報警拉人,『你走入嚟做乜?唔好白撞!』好多鄉村有鄉村嘅傳統,所以一般政黨好難入鄉村」。

建制在新界有基本盤,泛民亦然,梁透露:「泛民唔使擺人喺度,唔使人去車、去拉票,自動幾乎接近有一半(選民)支持泛民,但我們九牛二虎之力,又搵人車又搵人拉,都係攞一半票。呢個政治版圖係好清晰,係我抬轎嘅經驗。」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