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16日

下流時代的政治格調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梁文道說:「講格調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可惜他的文章沒有指出,香港在哪一個年代曾經出現過他說的那種格調。我不認為香港社會在政治操作上曾經有過甚麼講格調的黃金時代,不過倒是不能不無奈地同意,香港似乎確實是離黃金時代的標準越來越遠了。他在文章中提出的本地例子,包括那位「前任香港特首,貴為國家領導人」的言行,確實很能說明今天香港社會面對的最重要政治文明問題,就是格調走向淪落。

這種被視為「不登大雅,不夠大氣,不像是一國家領導人該做的事」,近期確確實實天天在發生。計算全版廣告一事,預期會有一些得到國家領導人肯定、打着愛國愛港旗號的組織接力,針對廣告客戶,調查他們的背景,給予他們壓力。換言之,這一種格調的淪落,不只是一個人的事,而是會向全社會擴散。再者,也不能否定,這一陣子政治格調尋底,確實是由一些在國家政治體制上擁有「高層領導」身份,或在香港政府擔任官員的人物揭開的。這一種所謂「高層領導」與「格調低走」的並存,可以說是對當前政治文明的極大反諷。

在社會生活當中,可能大部份人都不會察覺所處的社會制度是如何轉變,即所謂溫水煮蛙。今天我們似乎都習慣了那些領導香港政府的官員公開講假話講歪理;大家都似乎開始習慣,不把那些擁有政治話語權的建制派或政治圈內人物不斷講廢話當作一回事,也對權勢不斷否定常識習以為常。那一些權勢中人,也越來越肆無忌憚,不斷扭曲公眾對很多事物及觀念的理解,否定一向以來對事物的定義,甚至把一些白紙黑字寫出來的保證及口頭承諾,都作出不準確的、扭曲了的新詮釋。這除了是連最基本的政治道德與誠信都不講,也是社會政治格調的不斷淪落的另一種表現。

倒行逆施的制度性淪落

這是一種倒行逆施的共業。當作為反映國家文明的政治體制把那一位「不登大雅,不夠大氣」的人擺上神枱,讓他擁有國家領導人身份的時候,梁文道所講的那種淪落,就已經不是格調淪落這麼簡單了,而是一種制度性的淪落。當然,格調與制度,哪一個是因、哪一個是果,可能是另一個雞與蛋的問題。有人可能會從幾千年的封建文化傳統去解釋為甚麼香港在這22年間的淪落會如此急促。如此說來,就算經過了百多年英國式行政及西方現代文明的洗禮,一旦要與那個不講格調的制度合模,這裏的達官貴人也能夠高速在政治品格及行為表現上返祖,就不應該太令人感到意外。

看來更值得我們憂慮的,是這種格調的淪落會不會進一步向整個社會延伸擴散。就如同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多年前在《下流社會》一書所揭櫫的「下流」這個觀念,除了是收入及生活水平的向下流值得憂慮之外,更應該警惕的是一種心態及期待上的下流,從而令公眾的行為與觀念都走向下流,所謂格調的下流,可能也正是源於此。

對於香港社會,就算在政治上從來未出現過「講格調的黃金時代」,但起碼在上世紀80年代之後,社會都是朝着較為講格調的方向發展,政府官員、政治人物、社會各界都是朝着更文明、更講道理、更講程序公義、更重視制度的方向發展,社會整體也更重視對人權、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的保障。這令人人有所期待,令整個社會更講格調。起碼就不會鬧出高層領導人物要去計算報章全版廣告這樣的無聊笑話。而主權移交後這20多年,卻是背道而馳,近幾年就更是急速向低走了。

社會各界確實應該自問,是否可以容忍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繼續以《逃犯條例》的修訂、政治檢控及不斷干擾侵蝕新聞及言論自由的方式繼續下流下去。

「過去幾年,常有我所熟悉或者認同的那個世界,正在我眼前逐片崩潰的感覺。」這一個說法,可能是大家在失望無奈中仍然應該抱持一絲希望的原因。正因為大家對那個世界仍然感到熟悉,正因為很多香港人仍然對這種逐片的崩潰感到不安。大家就更有需要勇於指出這一類行為的無聊與低格調,大家也要勇於與這種背離政治文明與格調的下流抗衡。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