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16日

誰逼港人「乞求外國干預」
(傳媒工作者 林海) - 林海

佔中九子上周被法院裁定煽惑公眾妨擾等多項罪名成立,刑罰將在下周三宣判。被告的雖是九子,然而誠如鍾耀華在庭上陳詞所言,政府是次控告的「其實是所有用不同辦法參與過或者沒參與過雨傘運動的朋友,是控告所有對香港珍而重之的人」。受刑的固然有九位在運動中牽頭領軍的人物,也包含所有珍視人權、民主、自由和公義的百萬香港市民,不管他們是直接參與過佔領運動或只是間接地支持,畢竟各種自由急劇衰退、遍地「政治紅線」、不公不義橫行的香港,實在越來越像一個大監獄,久居其中難免讓人感到窒息,這不是一種刑罰又是甚麼?

九子在法庭抗辯上一再解釋佔中運動是要以公民抗命手段迫使中共政權履行其早已寫在《基本法》的普選承諾,公民抗命只是方式,而且是因為普通的示威遊行早已失去效用而被迫選擇的方式,整場運動的重點其實是中共政權的毀法失信。然而在「香港市委書記」王志民眼中,一場沒有造成人命損失、沒有打家劫舍、純粹要求中共兌現承諾的和平抗爭運動,卻成了「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王書記更批評「非法佔中傷害法治核心價值」,又指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家想透過「打香港牌」遏制中國,指香港部份人與反華勢力沆瀣一氣,乞求外國干預「賣港求榮」。

黨凌駕法才是傷害法治

所謂法治價值,即是指一個社會由法律去治理,即使是政府乃至最高領導人的行為都要在法律的規範之下,無人能在法律之上。單純的犯罪,是不能動搖法治價值的,若然犯罪者不論身份高低都能得到合適的懲處,這反而是法治精神的彰顯。反過來說,法治精神被破壞的情況,就是有人凌駕在法律之上不受規範,就是有人犯罪,卻因為「地位超然」而免受懲處。佔中運動的領軍人物從一開始就已經明言行動違反法律,明白也願意接受制裁,而且也即將接受刑罰,說明他們並沒有凌駕在法律之上,又談何傷害法治?相反,中共政權毀法失信,不論對中國《憲法》或是特區《基本法》中定明的民主承諾皆嗤之以鼻、視若無睹,卻從未受到法律制裁,又肆意扭曲、篡改法律,明擺着就是將黨凌駕在法律之上,這才是真正的傷害法治核心價值。當然,王志民作為中共的「省級大員」是不會在乎法治價值的,他的批評只是意圖為政治打壓合理化,以扭曲的法治解釋模糊公眾視線而已。

至於王志民對香港有人「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則更是笑話,當年中共正是透過蘇聯支持才能將國民政府趕到台灣,為此甚至不惜出賣外蒙和東北大片國土,若論乞求外國干預賣國求榮,則中共所為無人能及。中共更應反思的是為何別有用心的國家動輒可打「香港牌」、「台灣牌」遏制中國?中共又不能打「關島牌」、「波多黎各牌」,或是「非裔牌」、「印第安牌」來進行反遏制?歸根究柢,一地之民對政權出現離心而渴求外援,正是政權嚴重失德的表現,因為無法忍受苛政,而內部的嘗試也無法改變情況,人民才會想借助外力擺脫被壓制的困局,才會讓「別有用心的國家」有介入的可能。一個政權的崩壞始於內部,若然政權本身有能力讓人民歸心擁戴,外國勢力再別有用心,也沒有多少空間可供介入。王志民倒果為因,正正說明了中共仍在無視自己所犯的錯誤,如此心態,只會令香港人離這個政權越來越遠。

林海
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