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16日

留下甚麼給這世界 
(陳健民) - 陳健民

因為以愛與和平爭取民主,4月9日法庭判我有罪,等待4月24日判刑。有了這暫借的自由,我終於可以處理父親安葬的事宜。看着他的骨灰,想到他以往健步如飛的身軀,不禁悲從中來。塵歸塵、土歸土,人在這世界可以留下甚麼?

父親離世時頗為安詳,但我亦目睹過他有一次在生死邊緣的掙扎。呼吸極其困難的時候,他拚命要把手錶脫下,彷佛那是千斤重擔。那手錶是我送他的禮物,無論我們對佔中有多少分歧,他一直珍而重之,在病榻中時刻戴着。但人與世界告別時,一切物質都是負累。我忍着淚水看着他與死神糾纏,心裏極其難過,卻體會這個重要的道理。

安葬父親時,我手上戴的是他在60年代節衣縮食買下的帝陀手錶。20多年前送給我時,還特別要我欣賞其古典的勞力士錶帶。我知道父親留給我的物質,將來一樣不能帶走。但寄託在這手錶裏的,是一種刻苦耐勞、在逆境中保持優雅的精神,它會長存我心。

我們要留下甚麼給這世界?當法官的、當老師的、當牧者的、當記者的、當父母的、當一切與人發生關係的角色,想一想可以為他人留下甚麼?

當年在南非審訊曼德拉的法官和主控官,在法庭的一言一行都已記入史冊。而辯護律師因為不滿國家利用法律進行政治打壓,原本打算舉家移民,卻因為曼德拉案留下,結果保存了黑人民主運動領袖的生命,亦間接改寫了國家的命運。

今天的雨傘運動案,控方以過時和嚴苛的普通法控告九子串謀和煽惑公眾妨擾,法官裁決有罪,這些都將記於史冊。辯護律師麥高義仗義相助,他和其他律師在庭上就公民權利的陳述,都是他們留給這世界的東西。

父親安息禮中一個感人的時刻,是李柱銘先生在父親遺體前跪下祈禱良久,默默拭淚。家人只在電視上見過馬丁嚴肅論政的樣貌,頃刻被這溫柔與虔誠的情景所觸動。我後來問他祈禱的內容,他說他祈求上主在天國好好照顧我的父親、在地上看顧我和我的家人。但他要特別感謝我父親沒有阻止我為香港做正確的事。聽後,我忽然了解到父親在這世界留下甚麼。

面對審訊以至牢獄之災,許多人都驚訝我能經常保持平靜安穩。一方面是因為問心無愧,心靈自然強大。另一方面,是我自小在愛中成長,孕育出積極樂觀的精神。父親萬萬沒想到的,是不單在我生命裏留下愛的種籽和刻苦的性格,還間接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注入不屈不撓的精神。

陳健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