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03日

世道人生:前途光明 道路曲折(李怡) - 李怡

中國的中古文學史專家王瑤,1989年六四後,他在社科院當研究生的女兒王超華被列在21位通緝學生名單中,逃離中國。一輩子追隨共產黨的王瑤在當年12月去世,據傳他臨終留下一句震撼人心的話:「前途光明看不見,道路曲折走不完。」

不明就裏的人,也許不明白這句話有何震撼之處,但對於從少年時代即追求救國與平等理想的我們這類人來說,耳聞目睹中共建政後的一個一個運動、一次一次對社會對國家民族人民的挫傷、一樁一樁的荒謬反常,而仍然沒有醒悟過來,如果不是囿於現實,就是太堅信社會主義理想,和共產黨是秉持這理想因此「可以救中國」的說辭。中共在每次挫傷之後總有人出來解釋,主要論點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是毛澤東的金句。

我在1970年遭此生活重擊卻沒有徹底覺醒,主因也是毛澤東那個金句。「前途是光明的」,指的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前途,是人類追求沒有人剝削人、人壓迫人的人人平等的理想,而這理想我相信是救中國的唯一途徑。對於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上的社會主義,我那時卻如宗教般的信仰。一再出現難以接受的事態,我總認為是中共一時錯誤政策造成的,它使我思想動搖、掙扎,但我始終相信錯誤政策不可能長久,它總會有被糾正的一天。

今天看起來,對否定有神的思想卻如宗教般的相信,當然是非常愚蠢。但那就是當時愚蠢的我。事實上,許多比我睿智得多的學者、作家,也是抱着這樣頑固的愚蠢觀念的。許多年後,我才發現這種信念大錯特錯,既愚蠢又害人。於是從過去真誠地相信,到後來真誠地否定,並盡我全部的寫作生命去否定它。但這是後話,不是當年的思想感情。

另外一個思想因素卻是沒有改變過的,就是我從事編輯寫作的志業以來,一直警惕自己,不要因個人的際遇而影響以至支配自己對國家、社會的判斷。這是至今未變的編輯寫作信念。近20多年我發表的許多政評,常有人說這是因為我受到不公平對待的怨懟,隨他們說去,我自己知道的是,我一直極力避免讓個人遭遇影響判斷。

我現在把1970年的生活遭遇稱為重擊,相信許多人尤其在大陸生活過的人,都認為那算甚麼,只是小菜一碟,與更荒謬更不幸更駭人聽聞的事情比起來,真不值一談。但發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是小菜,而是重擊。

記得在深圳邊檢等待命運發落的三小時,我腦海裏除了對自己對麗儀的深切憂慮之外,還不斷漂浮往事,對自己一直堅信的價值陷入深思:懂事以來就追尋人生意義,走了34年的道路,走錯了嗎?那是我愛的國,那是我愛的主義嗎?今後的路子要怎麼走?

無奈,思想掙扎後我仍然沒有走出來。這裏既有我過去十多年累積的文學和知識的深厚因素,也有從60年代延續到1970年的西方左翼反建制的社會主義浪潮的影響。一言難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