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26日

英國脫歐變成《等待果陀》(盧峯) - 盧峯

面對停不了的政治鬧劇,最好的方法果然還是開個玩笑戲謔一番。盧森堡這小國首相Xavier Bettel原來是箇中高手。上周歐盟召開峯會處理英國脫歐問題,以時序計,這次本該是各國領袖最後一回跟英國同枱而坐開會,此後該各不相欠。可是,英國首相文翠珊真是個無能領袖,而英國國會議員特別是保守黨內的疑歐派則像需索無道的無賴,脫歐議案兩次闖關都通過不了,只好要求加時以免無序脫歐損失慘重。而Xavier等歐盟國家領袖得同樣加時加會處理英國一手搞出來的爛攤子,今個星期只怕得再在布魯塞爾碰頭。

上周峯會前,有記者問各領袖會否覺得一再為了英國脫歐辦峯會很麻煩及浪費時間。這位歐洲小國首相面帶微笑的說:「好似有點等待果陀的味道」(a bit like waiting for Godot)。然後再來一句,「在劇作中果陀從不出現,希望今次例外吧」。對歐洲人而言,《等待果陀》可算家喻戶曉的劇作,當中果陀這個角色只聞其名卻從不出現在舞台上,Xavier拿Godot比喻英國脫歐遲遲不現身,既說明了現實的無奈又不用直斥英國或文翠珊的不是,實在是高手出招。

歐盟領袖乾等固然不免有抱怨,但處境還是比文翠珊好得多。擺在她面前的幾乎每條路都貼上「此路不通」的標誌。第一條路當然是把脫歐協議在今個星期再提交國會投票,希望「偷雞」成功。但這條路障礙重重,文翠珊首先要過議長Bercow的一關,他前不久搬出歷史悠久的議事規則包括源自17世紀的先例,指國會不能在同一會期提出已被議會否決的議案。文翠珊的脫歐協議不是一次而是先後兩次被下議院否決,Bercow若嚴格按議事規則辦事,文翠珊隨時連提出議案的機會也沒有,得作較大的修改。可一旦有修改,歐盟肯定不認數,到頭來左右不是人。

更糟的是文翠珊始終沒法找到足夠票數通過議案,作為執政聯盟一分子的北愛統一黨(DUP)過去兩次投票已不肯支持文翠珊,到現在文翠珊迹近山窮水盡,無計可施之際,DUP更未必肯搭沉船。事實上自歐盟峯會設定新的脫歐死線後,DUP始終沒明確表態支持協議,指望他們就如望天打卦。

疑歐派寸步不讓難成事

保守黨內的疑歐派同樣擺出寸步不讓的樣子,不斷拋出高大空、不負責任的要求,包括索性不要協議來個硬脫歐,要求歐盟重新談判等。到目前為止百多個疑歐派議員中只有大概2、30人轉軚支持協議。以保守黨總共不過314名議員計算,若有幾十人倒戈反對協議,文翠珊根本不夠票過關,本星期再投票怎可能是出路。

另一條可行之路是把脫歐限期進一步推遲到本年年底以至2020年,好讓英國國會、政黨有時間重新整合,甚至有時間搞另一次大選或二次公投,由新政府收拾殘局。可對文翠珊而言,這條路形同政治自殺。她自2016年因脫歐公投爆冷通過而意外成為首相後,幾年來唯一的工作就是落實脫歐安排及確保有序脫歐,其他內政外交早已靠邊站毫無建樹。到現在脫歐死線逼在眼前,她若選擇大幅押後死線形同否定自己過去幾年的工作,承認自己的無能,文翠珊未必肯接受。

而且,一旦推遲死線另搞大選,保守黨肯定不會讓她以黨魁身份帶領選戰,變相令她提早下台,甚至可能在未來幾星期就上演逼宮大龍鳳。

至於搞二次公投,文翠珊及保守黨疑歐派根本不接受,特別是後者不想夜長夢多必然堅決反對。工黨領袖郝爾彬同樣對二次公投有保留,即使黨內外有壓力也不願清楚支持,只視為沒辦法之下的備用方案。除了郝爾彬外,工黨也有相當部份議員不太贊成再搞公投,以免削弱議會的權威。在各有懷抱下,二次公投之路也不易走得通。

剩下來硬脫歐早已被否決,也沒人願做這樣深具殺傷力的決定。由此看來,文翠珊根本沒有甚麼妙計可以讓英國走出僵局,英國脫歐隨時像《等待果陀》劇中的果陀那樣久久不見身影。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