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3月2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詭辯不會令奴才變KOL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滿清政府作為封建專制政權,尚且容忍知識分子秉持社會良知辦報傳揚真理。到了民國之後,為了要承擔國家民族的責任,文人紛紛辦報,在國家動盪時刻,各自提出見解及救國救民的藍圖。有不少知識分子,到今天仍然在不同的報章及其他平台上宣揚其信念,分析社會現實,指斥種種社會歪風,監察權勢。就算不完全同意他的所有見解,單是這種風骨便值得大家敬重。

意在封殺香港言論空間

香港這個特區成立20多年後的今天,一國兩制已經走樣變形。香港有幸,仍然有傳媒未被收編為當權者喉舌。但有人認為李怡「是《蘋果日報》養的,《蘋果日報》是廣告商養的,廣告商是顧客養的」,並認為要打擊李怡,十分露骨地暗示「市民應該罷買廣告商旗下的產品。」這一個暗示露出的尾巴是路人皆見。打擊李怡這一類有社會承擔的知識分子固然是目標,更重要的是要進一步封殺香港的言論空間,打擊一些未被收編的傳媒機構。

常常說香港是商業社會,應該遵從經濟規律及原則。實際上,權力與商業利益互相勾結的情況一直存在。而在威權政府毫不掩飾要濫用公權力,要把裙帶之風帶進商業世界的時候,很多商業決定早已不是遵循經濟規律。再加上十分有中國特色的官僚資本主義潛規則,政治介入商業決定已經無孔不入。

抗拒這一種逆流,是所有香港人的責任。大家都應透過自己的消費行為,讓這一種做法不能得逞。相信香港有不少人仍然有這種智慧,也希望更多人會自覺地以自己的方式,去抵制這一種霸權甚至是幫會性質的行事作風。

提出這種見解的那個人與李怡相比,哪一個才是「卑鄙下流缺德」,相信社會早已有公論。威權社會往往不乏奴才,而某些奴才不會甘心只做一個普通的奴才,要爭取主子的眷顧和寵愛,要做奴才的頭頭。正因如此,云云宮內幾千個奴才太監,總會跑出一兩個李連英、崔玉貴。

這類奴才,自己心甘情願做走狗,往往還以為其他人都要跟他們一樣淪為奴才。在潛意識中,這也可能是一種用以掩飾自己卑陋與下賤的心理防衞。這等奴才一旦得到寵幸,便自鳴得意,作威作福,以憂主子之憂為己任,甚至會去得更盡,以爭取主子的賞賜。這即是所謂「皇帝唔急太監急」。體現於當代社會,總有些奴才自以為識寫幾個字,會搞些詭辯,便可以在臉書每天繼續成名15分鐘,以為就可以把卑劣的奴性升呢成為KOL(關鍵意見領袖)。

本來不想浪費時間回應這一號奴才,但有些基本概念都被搞錯,便不能不清楚指出,免得貽害公眾。李怡已經指出,把現代社會及市場經濟的契約關係說成是奴隸與主子的被供養關係,本身已是一個十分佛洛伊德式的溜嘴。而且要搞清楚,養這個字也有很多不同的意思。如果說是供養與奉養,本是讚譽之詞。如果說是圈養,是指有計劃地在可控制的環境中飼養從野外捕捉的標本,例如狼等飛禽走獸。還有一個相關的豢養,通常這個詞是針對被農場主畜養的禽畜。根據《動物農莊》那本小說,被豢養的禽畜可能也會希望把所有其他人都變成禽畜。

因此,這一號被主子豢養着的誤以為李怡「是《蘋果日報》養的,《蘋果日報》是廣告商養的,廣告商是顧客養的」便不難理解了。

宋朝雖然沒有盛唐那麼強大, 但宋太祖曾經下旨要善待文人、廣開言路,所以宋朝的文學家很多都擅寫策論,有不少文章也十分大膽。有人就認為,大宋時期的言論自由及開放,可能絕不遜色於今天的這個所謂新中國。宋代的蘇轍曾經說過:「君臣之際,非獨以爵祿豢養為恩;進退之間,固將以名節始終為意。」這句話意思十分清楚。但對於只汲汲於要得到領導人賞賜爵祿,長期為當權者豢養着還要沾沾自喜的那些所謂人,當然是無法理解了。

突然想到,慈禧太后豢養的奴才當中,除了一段時間能夠得享富貴的李連英及崔玉貴之外,其實慈禧最寵愛的那個安德海早就因寵得禍,死得甚慘。無獨有偶,李連英及崔玉貴最後也是下場悽慘。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