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26日

控訴港府中止人道援助
收留斯諾登 難民加國重生

留港多時的Vanessa慶幸重獲自由。
Maria de la Guardia攝

【本報訊】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落難香港期間,曾獲三個難民家庭收留。《蘋果》獲悉,其中一個菲律賓難民家庭終獲加拿大政府批准難民身份,現已飛往加拿大。該難民家庭成員Vanessa離港前接受《蘋果》獨家專訪,訴說身份曝光後在港遭受刁難,更被當局中止人道援助。她認為斯諾登做對的事,是真正的英雄。假如有機會重頭來過,她依然會選擇盡力幫助他。
記者:鄧力行

來自菲律賓的42歲Vanessa,2000年被反政府武裝組織新人民軍成員綁架和強姦,為保命決定遠離菲律賓。兩年後成功申請來港做家傭,卻不幸遭僱主惡待,每天像牲畜般不停工作,最後雙方終止合約。此後她一直未能找到新僱主,又擔心人身安全不願回菲律賓,至2010年因逾期居留被捕,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兩個月後,向港府提出酷刑聲請。兩年後入境處拒絕其申請,打算將她遣返菲律賓,幸有大律師田光譽(Robert Tibbo)替她上訴。

相關新聞:大狀:入境處對弱勢缺乏同情

與斯諾登唱生日歌

Vanessa憶述,2013年某天深夜,田光譽和一個白人男子敲她家的門。田光譽沒透露男子的身份,只說他有麻煩,需要一個避難所,出於對田光譽的信任,她答允收留該男子。她夜深外出替男子到麥當勞買食物,在便利店拿起一份英文報紙時,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印在報紙頭版的人正是家中男子,即是斯諾登的照片,「我的天!頭號通緝犯在我的家中」。

明白事件來龍去脈後,Vanessa知道全世界都在尋找斯諾登的下落,但她認為斯諾登並無做錯,望可保護其安全,「他做了對的事,對我來說他是個英雄」。她不願透露當時的藏身地點和詳情,只說斯諾登不時會跟她的女兒玩,他生日那天,曾一起唱生日歌和吃蛋糕。她形容斯諾登非常友善,離開時更給她200美元。

2016年電影《斯諾登風暴》上映後,Vanessa與三個曾收留斯諾登的難民家庭身份曝光。社會福利署委託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人員向她問話,要求她披露斯諾登在她家的居住時間。她拒絕回答後,原本每月可獲得的人道援助竟被中斷,令生活更為艱難。其後有懷疑是記者的人拍門,她對此感到驚慌,為安全計惟有遷走。Vanessa指,當時她沒有錢、沒有家,一無所有,生活非常艱難,只能依靠田光譽幫忙。

田光譽有感酷刑聲請成功機會近乎零,2017年初替三個難民家庭向加拿大申請難民身份。今年1月,其中一個家庭終獲加拿大批准。

希望讀大學做記者

「你是認真的嗎?你是否開玩笑?你是否確定?」Vanessa憶述,收到消息時欣喜若狂,感到難以置信。她深信抵加拿大後將有安全和自由,可讓她和女兒建立新的家園。她感激田光譽多年來從不放棄,為她的個案奔走,更希望可在加拿大讀大學,將來當記者揭示社會黑暗。

社署發言人稱,署方委託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為合資格免遣返聲請人士提供人道援助,署方不會直接處理任何個案的申請和評估,故此社署從未向有關家庭提出任何查詢。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否認有受助人因向斯諾登提供協助導致被國際社「懲罰」不再獲發人道援助,強調指控「絕對錯誤並與事實不符」,惟基於私隱理由不會評論個別個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