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25日

中南海浮沉:
「習即黨國」違反中共黨章精神
(林和立) - 林和立

習近平除了是中國共產黨的「終身核心」,甚麼都可以「一錘定音」外,這位21世紀毛澤東還可違反中共黨章的精神,同時把此最權威章程揑扁搓圓,隨便演繹為我所用!

中共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全會)已經13個月沒有召開了。中共第十九屆三中全會於2018年2月底舉行,並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與其他為習集權的文件。四中全會最早傳聞在去年10月會召開,然後亦有猜測會在今年1月舉行。但習總不知「黨內民主」或「領導要接受監督」為何物。他的精力放在落實如黨內《重大事項請示報告制度》、《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等「朕即黨國」的規條,即所有幹部,包括其他六位政治局常委,事無大小都向他請示彙報。

但問題就出在這裏!黨章第22條不是明確說「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由中央政治局召集,每年至少舉行一次」嗎?當然,習的政治化妝師可以為他解脫說「每年」是指「每年度」,既然去年召開過三中全會,今年晚一點舉辦四中全會不會牴觸黨章。但「每年」亦可解讀為每12個月,按照改革開放40年以來的經驗,每年即每12個月大多數舉行一到兩次中全會,所以每12個月至少舉辦一場中全會的慣例已深入人心。畢竟黨章強調中央委員會「領導黨的全部工作,對外代表中國共產黨」,而政治局,當然包括總書記,要向中委會「報告工作,接受監督」。假如連續12個月或以上不開會的話,中央委員怎能領導黨的工作?怎能監督政治局與總書記?

習總既然恢復了老毛的一言堂,似乎忘了中委會的存在。但這明顯違反中共黨章對於「黨內民主」有的嚴謹要求。黨章的總綱指出領導層「必須充份發揚黨內民主,尊重黨員主體地位,保障黨員民主權利」等。但很明顯,習總自2012年上任後專注的是「發揚自己的權威」,嚴重違反黨章第10條,即「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

心虛致四中全會遲遲未開

黨章吸收了毛時代無休止的權鬥,強調黨領導層要「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並建立明確接班制度。按照鄧小平艱辛創建的接班制度,作為第五代(出生在1950年代)的核心習總應該交班於第六代的精英。問題是習在去年三月修改國家憲法並取消了國家主席不能幹超過十年的規定,北京消息人士說習大大意圖當黨總書記與國家主席分別至2032和2033年。但到2032年黨二十二大召開時,出生在1960年的幹部已屆72歲高齡,與政治局常委的位置絕緣;所以目前第六代的政治局委員,如副總理胡春華或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都不可能覬覦總書記的高位。而接班的只能是第七代,即在1970年代出生的幹部。目前在台上只有2、30位官至副部長或副省長級別的後起之秀,例如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楊晉柏、山東副省長劉強、江蘇副省長費高雲、上海市委秘書長諸葛宇傑與貴州省委秘書長劉捷等。但這些嶄露頭角的幹部之所以獲得晉升的第一條件是向習總效忠,他們有沒有能力推進政經改革是一大問號!

鄧小平在1980年一篇有關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文章說得好:「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份做好事,甚至會走向反面」。習總把權力慾凌駕於黨的制度與章程上,但同時充份暴露了這位大野心家十分心虛,他在2017年修改黨章時添加了例如「兩學一做」等要求黨員學習習大大論述等規條。習不敢召開四中全會的主因是對走下坡的經濟束手無策,而與特朗普在貿易與科技領域的糾紛則節節失利。習大大既然連一個普通中央委員的提問也沒有信心回答,只有繼承法國路易十四「朕即國家」的傳統,仿效老毛在無法無天與漠視黨章的情況下獨斷獨行,但在失道寡助下習的決策水平定會每況愈下,進而引發中共自30年前六四屠城後最大的危機!

林和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