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19日

事主:面貼面認得佢

被告張健華

【本報訊】事隔30多年,加上案中事主和被告皆有視障,辯方抗辯的其中一個方向是認人出錯。事主昨上庭作供,由幼童時期說起,解釋各階段的視力如何逐步退化,但堅稱遭面貼面侵犯時「我仲有少少視力」,肯定看見施暴者的面容屬於被告張健華。

相關新聞:30年前非禮案 張健華涉五狎視障女 校方 事主母 無報警

憑聲音可分辨

根據控方開案陳詞,張健華患有黃斑點退化症,現時視力僅餘1%至2%;女事主X則患有青光眼,她昨花不少篇幅詳述自己多年來的視力變化,稱就讀幼稚園時已知有視障,只能看見報章標題的大字。巴士埋站停定時,她能看見車頭展示的路線號碼,故小學至中三都能自行上學,亦懂得在中途站下車。

在大概8至9吋的近距離,她能看見和分辨人的影像和輪廓,也會以高矮肥瘦等特徵和不同聲音來認人。

案發時X約9及11歲,但毋須使用手杖等輔助工具;至12、13歲時,X視力開始轉差,21歲畢業後更需依靠手杖助行,看不到大字。她形容當時已看不到人的輪廓,靠近面部時雖看見對方眼耳口鼻,但看不見眼神,遠距離的人更「好似一支行緊嘅柱咁」,惟她憑經驗和聲線仍可分辨不同的人。

由於案發前X與被告已相識,X昨稱五次遭侵犯時,都認得被告叫她的聲音;遭對方用面頰和鬍鬚擦臉時,更是直接看見被告面容,肯定張健華是施暴者。
■記者伍嘉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