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3月1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東西南北:特朗普與博爾頓(安裕) - 安裕

美朝峯會破局那天會議,除了兩邊繙譯,美國四人北韓三人,韓聯社說這是「罕見的失衡局面」。美國是特朗普、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國務卿蓬佩奧、署理白宮幕僚長麥爾瓦尼;北韓是金正恩、勞動黨副委員長金英哲、外長李勇浩。峯會拉倒,特朗普與蓬佩奧見記者,美聯社有一張特朗普在回答提問蓬佩奧右手摸着額頭的照片,很能說明蓬佩奧在特朗普政府的角色。至於被認為真正主理外交的博爾頓卻不在台上,三天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專訪博爾頓,他不認為峯會失敗,是特朗普維護和推動美國利益。

節目是《面對國家》,博爾頓的答記者問值得一看。當人們討論電影《為副不仁》裏的副總統切尼如何包辦外交隻手遮天,那就更要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是如何謀劃並影響總統的外交思維。兩者的分別是,切尼是要推進美國固有外交政策,博爾頓是想擘劃美國外交政策。

總統國師 擘劃外交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全名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這個職位毋須國會確認,是總統的首席國安顧問。一般認為,美國總統在憲制上擁有外交權,國務卿僅是執行總統的外交政策,國家安全顧問在當中是極其關鍵角色。尼克遜1969年上台,委任哈佛大學教授基辛格擔任國家安全顧問,美中破冰、美蘇緩和、越南和談、中東外交,這些大事都有基辛格的身影,國家安全顧問一職因此更為人所識。基辛格位極人臣,甚得尼克遜信任,一度身兼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1972年尼克遜訪問北京會晤毛澤東,美國三人與會:尼克遜、基辛格,以及其後於80年代做過駐中國大使的洛德,同行訪華的國務卿羅杰斯卻無緣參加。對比會談之中談笑風生的基辛格,羅杰斯是遭蓄意棄於一角,官場冷暖,有苦自己知。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的權勢,視乎總統個人取向。基辛格之後,人們較深印象的是卡特年代的布熱津斯基及小布殊時期的賴斯。布熱津斯基也是學者出身,美國與中國1979年建交,美國那邊推力最大就是他。當時布熱津斯基與國務卿萬斯相爭,行事強悍令人側目,最後是謙謙君子萬斯未到任期完畢自行引退。之後,國家安全顧問角色漸變次要,除了賴斯,人進人出,沒有誰是焦點。2016年特朗普勝出大選,委任三星中將弗林做國家安全顧問,詎料24天便下台;之後是麥克密斯特,人們視他是過渡人物,果然做了不到14個月不幹。到了去年4月,博爾頓終於一如所料,正式接任。

博爾頓對美國與對世界有一套看法,批評者說他是極右,他否認自己是新保守主義,而是「激進的自由主義者」,抱負之外是某種的自負。列根是特朗普崇拜的人物,博爾頓曾是列根麾下的助理司法部長,這些履歷,使得特朗普必須付出一些尊重。事實上,特朗普上台前夕,華府官場已盛傳博爾頓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必然人選,很少人說他將會是國務卿,因為熟人都知,博爾頓一直想要的工作不是執行政策,而是創造政策。近代史上,連基辛格也說不上在任內擘劃外交,他只是執行比他雄才大略得多的尼克遜的指令。試想,區區一個國家安全顧問,何德何能說服總統與中國破冰聯手對抗蘇聯。勉強能夠達臻這個目標的,對蘇聯恨得咬牙切齒的布熱津斯基是少數的其中一個。

單邊主義 一拍即合

博爾頓自覺是激進自由主義者,他認為美國毋須聽命於不具合法性的精英組織,例如聯合國。這個觀點,早於他在小布殊年代先後擔任副國務卿及聯合國大使時已直言不諱。他認為,這些組織無權過問或介入或影響美國任何政策和做法,因為根據美國憲法,這些國際組織完全不具備角色。2005年博爾頓仍是聯合國大使,不時披露這些看法,震動外交圈子,咸認有一天博爾頓得掌大權,美國外交定必生變。之後民主黨執政八年,博爾頓耐心等待,終於待到崇尚單邊主義的特朗普上台,兩人外交理念一拍即合,博爾頓成為特朗普在外交上最倚仗的官員。

特朗普對下屬向無耐性,一言不合見多一天也嫌長,可至今對博爾頓仍以禮相待,這從特朗普的外交滿是博爾頓的影子便可得見。去年9月特朗普到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逾半小時發言,當中不少帶有博爾頓多年前的講話和文章本色,包括「美國絕不向不負責任的全球官僚組織交出主權」,這基本是聯合國大使年代博爾頓的理念。其他的一些演講內容,更被政治評論員找到有着博爾頓早年文章的痕迹。2005年3月,小布殊提名博爾頓擔任聯合國大使,英國《衞報》評論指博爾頓曾說,「若我今天重組聯合國安理會,我會設一個常任理事國,因為這真實反映今天世界的權力分配」。若論痕迹,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之說,堪稱與博爾頓這段話絲絲入扣。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一職至今已66年,一直是總統的外交國師,在不同程度上影響美國總統的外交決策,之間只是影響大與小的分別。多邊主義者指摘今天的美國橫蠻無理,前副總統切尼亦說頗有微詞,可是現實坐在白宮西翼的是博爾頓,橢圓辦公室裏的是特朗普,「不合,即拂袖而去」縱然在美國以外被批駁得體無完膚,相信以後陸續有來。然而,這到底是「特朗普主義」、「博爾頓主義」抑或別的主義,就得留待史家評說。

安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