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3月0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人誌:吶喊吧日本女性 山本和奈

今年1月4日,山本和奈兼職下班回家,路上她在instagram看見一個列表,題為「『最易上床』女子大學生排行榜」,從第一到第五實名列出五家大學名稱。

「這是甚麼東西?」她起初以為內容來自二、三十年前的保守刊物,調查後才發現它摘自去年12月25日號《週刊SPA!》一篇介紹「Giaranomi(ギャラ飲み)」的報道。所謂「Giaranomi」,是日本近年流行玩意,由男士邀約女士喝酒,女士不僅不用付錢,還可獲得男士支付陪伴費。Giaranomi不是援交,不一定與性有關,但親密行為亦非罕見。「『最易上床』女子大學生排行榜」便是《週刊SPA!》「分析」哪間大學的女學生最容易接受性行為的「報道」。

山本和奈既驚且怒。她覺得這報道蔑視女性,甚至有鼓吹性侵犯之嫌。「我必須做點甚麼。」一回到家,她就埋首撰文,刊登於聯署網站change.org,要求《週刊SPA!》道歉。

「我們女性不比男性低賤。我們都是人類。我們不是為男性存在。」聯署如此寫。

那時候她想,若能收集500個簽名,她就可以發給雜誌社編輯部要求回應。最終結果,卻是她始料不及。

撰文:楊天帥

儘管在許多香港人眼中,日本是個文明進步國家,但其實也有許多鮮為外人所知的問題,比如女權。

去年中,日本名校「私立東京醫科大學」被揭長年暗中將女考生測驗分數壓低,以限制女生入學。校方一度指,此做法是為日本醫界未來着想的「必要之惡」,其後才道歉了事。後來政府更發現,除該大學外還有九所大學均在入學考試有類似措施。

今年1月,新潟組合NGT48成員山口真帆公開險被男擁躉性侵經歷,最終該男子不僅未被起訴,山口真帆還要為自己「造成麻煩」公開道歉。事件令國際輿論譁然——為甚麼險被性侵還要出來道歉?

傳媒偏幫侵犯者

2月,四名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男學生,涉嫌對一名女性施暴。傳媒其後揭發當中一涉事人曾因偷竊、非禮等罪,五度被捕,卻從未被起訴。網上傳聞指該男子是倚仗雄厚家庭背景逃過法網,更令人疑惑的是,多個大媒體包括《每日新聞》電視台MBS、「東京放送」電視台 TBS、《朝日新聞》的「朝日電視台」等,後來均刪除事件網上報道。記者曾去信上述三家機構查問撤報道原因,未獲回覆。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2018年排名,日本性別平等於149個國家中排行第110位,比強姦案氾濫的印度(108位)還惡劣。日本「男女共同參與局」2017年調查顯示,每13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曾被非禮;每九名中就有一名曾被跟蹤及性騷擾。

只要走一趟便利店,即可發現八卦雜誌對女性的露骨性描寫比比皆是。《週刊SPA!》便是當中的表表者。事實上,「『最易上床』女子大學生排行榜」不是個別例子,去年10月,同一刊物就推出過「這間大學女生很色!2018年排行榜」,聲稱某些大學的女生最容易接受一夜情,又提出諸如「成績不好的女生容易被有職業地位的人埋手」之類的無根據說法。

這就是日本的另一面。這一面不為人所知,日本亦不欲它為人所知。去年,一名留日美國學生曾公開分享她被性騷擾的經驗,結果卻被日本人警告:「你不懂日本,你沒資格評論日本對錯。」

其實山本和奈不是100%日本人。她的父親任職於跨國企業,不時要在外工作,因此山本和奈小時候是在海外生活。事實上她出生的地方,就是香港。不過她懂事之前已遷到新加坡,在當地生活五年後才返回日本。此後她雖未長時間離開當地,但出於課程銜接考慮,父母還是讓她入讀國際學校。

山本和奈說,國際學校的生活令她視野不限於這東瀛島國:「同學來自印度、菲律賓、泰國、美國、加拿大、歐洲、南美……日本人則大部份是外地回流。自然而然,你會想知道其他國家的事。」

中學畢業後入讀國際基督教大學(ICU)。那是一所東京私立大學,一年僅收600名學生,廣受愛戴的皇室成員佳子公主便是其中一員。有別於絕大多數日本大學,ICU校風國際化,奉行美式博雅教育,大多課程均用英文授課,外國留學生也特別多。加上山本和奈主修的是經濟和國際關係,這讓她特別關注世界動向與社會議題,例如#MeToo運動。

她對《週刊SPA!》的即時反應,便是出於這樣的背景。藉發動聯署,她要求的不只是對方道歉,更是與編輯部會面。「日本經常都有男人在鏡頭前鞠躬道歉,但這種道歉只是治標不治本,很多時候根本不能解決問題。我想要帶來真正的改變。」

發動聯署 國際關注

聯署信發表後,在日本意外引起爆炸性迴響,不到三日已獲超過兩萬人支持,最終簽名數目更超過五萬人。

「這是我完全沒預料到的。」山本和奈說。「因為其實這種報道並不罕見,而一直以來人們都是採取容忍態度。」

龐大的民意表達迅速引起輿論注意。世界各地多個主要媒體包括英國《獨立報》、BBC、美國赫芬頓郵報、CNN等均報道了這一消息。一時間,山本和奈成為日本網絡的熱門關鍵字。僅僅是1月份,便有共48篇關於她的報道,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的分享數字達3,870次。

只是,不是所有網民都支持她的做法。

「這人只是想成名。」「四年級了吧?要求職了吧?我是老闆的話就不會錄用她。」「早前不是也有過『最不想與他做愛男藝人排行榜』嗎,山本小姐為何不發聲?」這類聲音在社交網絡隨處可見。也有不少人將山本和奈的行動理解為一種「外國勢力介入」。「是因為她習慣外國文化才會這樣說。」「日本社會自有其運作方法,關你甚麼事?排行榜上又沒ICU(她就讀的大學)。難不成是妒忌?」

對於指她「妒忌」等言論,山本和奈當然一笑置之。然而她其實承認,其做法與思路確實與國際背景有很大關係。

事實上,儘管女權、人權在今日已被視為普世價值,但它們本身均是西方文化產物。19世紀,日本進行明治維新,這些價值才經由知識分子輸入東方。此外,受日本傳統的「恥感文化」等影響,日本人傾向服從秩序、命令和既成事實,少從個人意志出發反抗。正面看,它造就我們對日本守法守禮的印象;然而同時它也意味,社會不鼓勵民眾發聲。

山本和奈說:「日本就是,當你有不同意見,做不同的事,社會很容易會否定你。它要你跟其他人一樣。」正是受制於社會壓力,令許多日本女性對非禮與性侵敢怒不敢言。根據去年日本法務總合研究所調查,遭受性暴力的女性只有18%會提控。就算訴諸傳媒,也未必有用:根據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2018年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日本在178個國家中只排第67位,報告明言,日本記者難以實踐監察社會的責任,是因為「受制於文化傳統與企業利益」。

因此,山本和奈認為,要在日本社會引起關注,必須從國際入手。她指出,日本特別在意自己的國外形象,如早前部份便利店宣佈停止販賣色情刊物,普遍認為主要原因便是奧運將至,隨處可見的色情雜誌會令日本人尷尬。年前日本記者伊藤詩織控訴被同行前輩性侵犯,以及今年的《週刊SPA!》事件,也是先有英文媒體關注,然後才「出口轉內銷」,由日本媒體跟進。

「如果不是外國傳媒報道,在日本也不會弄出這麼大風波。」山本和奈與四名夥伴成立小型組織Voice Up Japan(VUJ),呼籲網民以 #StandUpJapan作標籤,就社會不公義發聲。與她同樣,組織成員亦具豐富國際經驗,她期望利用這優勢,將日本的不公義事件消息繙譯成英、法、西班牙語等,通報國外,以吸引外媒關注。

殺上雜誌社會談

1月14日,山本和奈連同VUJ的成員來到《週刊SPA!》的編輯室,與總編犬飼孝司等人會談。會上,《週刊SPA!》坦言是因銷售量下跌,急於救亡而作「踩界」報道。山本和奈表示希望他們能「多思考傳媒在社會的角色」。《週刊SPA!》表示會就事件檢討,並感謝山本和奈對他們的監督。

該雜誌1月29日號刊出會談紀錄,該紀錄文末亦指:「(參與會談的)四人均有海外居住的經驗,很熟悉男男女女以個人身份談性的文化。四位人士夾雜英語就性話題作開放討論,令《SPA!》的編輯部深受啟發。」

山本和奈表示,會談成果極「有意義」,她的支持者大部份亦視之為抗爭的完勝。

事件至此告一段落。與此同時,山本和奈亦剛好畢業。

出位敢言的畢業生在日本是否真的很難找工作?山本和奈不知道。她也不在乎。她的計劃是去智利。她曾在當地做交換生,因此有意在該國發展。此外她也在幾個小型NGO和Startup社企有崗位。在一個叫Educate For的教育組織,她是總監;而在另一個連結世界各地可持續發展項目的機構SocialAce,她是發展經理。

她自言是個很「商業頭腦」的人,希望用這能力去營運NGO,為社會企業創造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此外她也想讀MBA、想讀法律,特別是國際法、移民法。「我發現懂得法律十分重要,它能讓你保護很多人。」

「我爭取動物權益,我關注難民議題、貧窮議題。我想為社會帶來影響。」她告訴我,日本有個概念叫「生褀甲斐 (Ikigai)」,類似人生意義的意思。為社會帶來「好」的影響,就是她的Ikigai。

我問她,怎樣才叫「好」?對堅守傳統的日本人來說,她帶來的影響大概不怎麼「好」。她認同,「好」是出於自己的觀點,這同時也是西方觀點、全球化觀點。

「全球化正在發生,我們應該畫一條線,去判斷甚麼傳統可以接受,甚麼不可以。」她說。「文化會變,傳統也應該要改變。」

我想起一個問題:「其實你覺得自己是不是日本人?」

「我不肯定……我也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有時覺得是,有時又覺得不是。可能一半半吧。」

「但如果你不是日本人,你是誰?」

「Global citizen, haha.」她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