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22日

大灣區是為2047做準備
(資深傳媒人 潘小濤) - 潘小濤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佈,林鄭月娥稱對此感到非常興奮,並指特區政府一直參與草擬工作,文件亦吸納了不少香港意見,不認為香港「被規劃」,呼籲港人加深對規劃的認識,把握機遇,否則會如習近平所講,「蘇州過後冇艇搭」。

被規劃了還要說多謝?請林鄭說清楚,大灣區規劃過程中,香港市民如何被諮詢?提出甚麼意見?別信口雌黃!這是香港首次被全方位規劃,連未來的國際定位、全球經濟分工的角色等(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都被國家設定了,變成同廣州、深圳、澳門同等地位的大灣區四大引擎之一。簡而言之,利用香港這個國際融資平台,利用香港與歐美的特殊關係輸入高新科技等,以支持大灣區甚至中國的企業發展。

官方新華社指,大灣區建設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是習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顯然,這又是習近平另一個政績工程,而有了國家大力支持,香港的發展前景似乎就一片光明。但實際呢?

習近平上台後提出了不同的國家發展戰略,包括一帶一路、海南及上海自貿區、雄安新區等。當中,2017年建立的雄安新區被視為習的「親生仔」,國家除了給予優惠政策,也幫忙規劃、輸送大量人才、撥出大量資金支持。可是,兩年過去了,雄安建設進展緩慢。那麼,大灣區會否步雄安新區後塵呢?

相對而言,珠三角的基礎雄厚得多,要真正發展起來似乎也容易得多。但過去十多年,北京當局對大灣區的規劃還少嗎?2003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提出泛珠三角區域合作,就是整合珠三角及其輻射的鄰近九個省區和港澳兩個特區,故又稱泛珠9+2,協調發展、互利互補。到張上調北京後,泛珠就走入歷史了。溫家寶任總理時,國務院通過《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再之後廣東省公佈了珠三角五個一體化的規劃。

珠三角成就源於市場化

幾乎每任領導人都對珠三角規劃一次。但珠三角今日的成就是規劃出來的嗎?當然不是,剛好相反,正是中央放手,珠三角才可吸引大量港台等外資,民營企業才有了發展空間,逐漸形成各種製造業的規模,成為「世界工廠」的重要基地。三藩市、東京、紐約等世界級大灣區,也不是規劃出來的,香港的發展也不是規劃出來的。可是,中共信奉人定勝天,以為國家規劃就等同高速和合理的發展。

那麼,大灣區發展是否毋須中央插手呢?當然不是,政府有其角色,該做的就是拆牆鬆綁,減少對市場干預,給予大灣區九個城市更大自主空間,提供公平競爭平台和法治環境,消除對民營企業融資借貸的不必要限制等,大灣區就已可快速崛起,且發展得更合理。

中共官員鍾情計劃規劃的原因很多,包括要留下足印,視之為自己政績,只有這樣才有藉口擁有更大權力、掌握更多資源。而大灣區規劃還隱藏更重要的政治目的,就是為2047年香港過渡到一國一制作好準備,讓香港盡早融入大灣區(區內一卡化、珠三角設立接收港人子女的學校等),到時就不會再出現香港前途問題。正因為這個政治目的,習近平及中央才會大力介入大灣區規劃。

在這個規劃中,香港陷入一個弔詭的悖論中。若然大灣區規劃成功,香港在西方眼中徹底淪為一個普通中國城市,又怎可能再輸入西方技術?若不成功,香港經濟會被拖累,投入其中的大量資源也就白白浪費。更甚者,沒有港人參與的規劃,加上有這個政治目的,必定要矮化香港,不斷指香港經濟總量被超越,恐嚇香港會被邊緣化等,以合理化他們規劃香港的行動,也就順理成章將香港降格為深廣一樣的中國城市,這對香港而言又豈是「蘇州過後冇艇搭」的機遇?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