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20日

堆填區獨白:出戈壁入華爾街的傳奇(楊懷康) - 楊懷康

單偉建是中銀香港、中國聯通、寶山鋼鐵等央企的董事,亦是PAG基金主席、管控300億美元資產。更為一眾中環人津津樂道的,是他2005年在亞洲協會午餐會上舌戰印度裔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martya Sen。大師指印度應以中國為師,案例之一是毛澤東發明的赤腳醫生。單偉建舉手回應:我做過赤腳醫生,深知此路不通。他在戈壁沙漠「行醫」時只讀過小學,曉否活命救人,無須多說。

若然只是小學生一名,當然無以挑戰經濟學權威。從單偉建的自傳《走出戈壁》(Out Of The Gobi)可見,他這名赤腳醫生更是前聯儲局主席耶倫的入室弟子:走出戈壁後他入讀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耶倫是其導師;沒有上過中學、未正式唸過數學竟能應付研究院的經濟學課,單偉建的本領40年後依然令耶倫嘖嘖稱奇。(他夫子自道,曾重複七次硬啃同一本計量經濟學教科書。鄙人硬啃過這些教科書,深知那是何滋味。)

單偉建祖籍山東,父母皆為外經貿部的幹部,入讀北京幹部子弟學校。文革時,目睹十五、六歲的「革命小將」活活鬥死當權派──深受愛戴的老師、校長,闖進過胡耀邦的家。然後像同輩的習近平一樣給下放,到了戈壁沙漠的軍墾兵團接受貧下階層教育,其間當上赤腳醫生。於茲六年,幾經辛苦,獲保送返北京入讀經貿外語學院。因緣際會,得到亞洲基金資助赴美留學,從此脫胎換骨,成為世界銀行的專家、長春藤大學教授,在1993年投身華爾街展開其人生的另一半。

戈壁六年,貧下階層沒有教過他甚麼。當中他體會至深的不難是官僚瞎指揮的荒謬。戈壁日夜溫差大,日間掘出的馬鈴薯,不做好收藏晚間將為霜凍壞。領導可只顧逼迫趕工收成而任得馬鈴薯霜壞。飢寒交迫持續苦幹32小時建成引水道,領導方發覺弄錯了地形,渠道不能引水。沙漠石田不宜耕種,領導誓與天鬥,9,000斤的種子結果只得900斤收成。凡此種種皆令未成年的單偉建痛恨高壓權威。

文革接近尾聲,大學重開。下放知青可以憑貧下階層──實則頂頭領導──舉薦上大學。單偉建勤於勞動卻逢迎乏術,頭一年榜上無名。第二年,引入了群眾推選的「民主環節」,實則還是領導說了算。他少不更事,曾上書毛澤東、周恩來痛陳知青下放之弊,事為頂頭領導得悉,視為篤背脊。雖有群眾支持,亦淪為後備人選。第三年,可幸經貿學院派員臨場揀蟀,讓他憑面試繞過頂頭領導重返北京。

天下官僚一樣荒謬。他當了賓夕凡尼亞大學華頓學院教授後,移民局文員錯填表格,平地一聲雷,竟要遞解他一家四口出境。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他的老師、同事、做過暑期工的律師行、華頓學院的舊生──猶他州的首富──紛紛施以援手;一名女學生為了讓他能留下來甚至願意和他結婚。同是為官僚折騰,在中美兩地待遇懸殊,何也?

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

他在紐約近郊的豪宅區對此有所感悟。他在當地跟朋友散步,路上坐在豪宅門口的石上繫鞋帶。朋友叫他趕快起身因為那是私人產業。朋友之言令他好生奇怪:此私人產業並無圍牆間隔,人們可百般虔敬;北京理論上並無私人產業,可到處皆是圍牆。雖是初到貴境,那一刻他體會到美國繁榮發達、人們友善親和,大陸貧窮落後、人人勾心鬥角,私有產權顯為箇中關鍵。

單偉建走出戈壁沙漠,在中美建交之際到了美國,入讀一流名校、得到大師提攜、抓緊中國開放的機遇、投身最吃香的金融業,幸運之神對他何其眷顧!傳統智慧有云,運氣留給時刻裝備自己的人。他自小勤奮,即使在最困厄的時刻也沒有放棄過讀書,在荒漠聽BBC、美國之音學英文,為人端正、處事規矩,他是夠運而非僥倖。

神州大地,像單偉建般孜孜不倦自我投資的人何止千萬?出戈壁入華爾街的傳奇,當今之世恐怕只有他一人而已。

楊懷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