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11日

「有效挑戰」創造區選勝機
(立法會議員 區諾軒) - 區諾軒

一直以來,親中報章渲染我為風雲計劃接班人,其實我與戴耀廷教授算不上很緊密溝通,更談不上有資格「接班」。況且我心目中的風雲計劃,又未必與教授的想法相同。不過有一點我們都同意:面對民主運動前所未有的低潮、習帝的威權時代,推進民主有多難,仍要保存民主運動的社區血脈,區議會選舉戰果就是關鍵。恰巧,戴教授數星期多番撰文,提出一些與社區民主相關的建議。本人亦希望趁機推進討論,還望戴教授切莫見怪。

風雲計劃要實踐基層民主、公民覺醒,端乎兩個目標,第一,致力投放候選人到400多個區議會選區,全面與建制派對壘;第二,鼓勵曾經於立法會投票的選民出來投票。誠然,以現在的民主派地區工作者的落區情況來看,離全面對選實在有很大距離:就算一個候選人選前從來不派單張、掛橫額,單是報名費已經要每區一萬按金,有糧草方能言三軍,一年內找出幾百義士,很難不提供支援便推出去打仗,資源如何籌措?

其次,對於區選,我一直提倡「有效挑戰」的概念。如果民主派候選人根本無法對對手構成具威脅的挑戰,中聯辦根本不會花資源守住現任區議員,最終不但無法贏取大多數市民支持,連拖垮對方也說不上,便平白給予對手直選練兵的經驗。

現實是香港的兩級議會,一直存在的投票差異。雖然還未有實證研究證明,但許多前線政治工作者,都相信選民在立法會和區議會是以不同邏輯投票:立法會要有頂着政府的民主派,區議會卻想有服務街坊到位的議員。要做到區議會執政,不能忽視取得大多數支持的條件,風雲計劃是政治感召,地區服務則屬民心所本。何況,中聯辦及建制派自2003年以來,已經做到每區針對性部署,透過同鄉會、商會、國情交流團等人才庫,成功做到年輕對年老、專業對通才、全職對兼職,配合龐大社區服務,全面打擊泛民主派的地區工作者。如果風雲計劃單純以反專制的理念作為呼號,但缺乏足夠的社區深耕,最終能締造多少勝利條件,仍是值得斟酌的問題。

籌措資源是當務之急

我並沒有滅各位志氣的意思,要做到成績,難免要客觀評估我方戰力,還需巧妙運用戰略,尋找最有效的方法,才能實踐最佳成果。戴教授所倡議的實踐社區民主、與民共議、甚至18區搞影子議會,理念上固然饒有意義;我更珍重的,是此計劃聚合民主各派的可塑性,但多大的鴻圖若缺乏實務與方略便是虛幻的。

風雲計劃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向社區工作者進行資源上的支援,例如透過民主動力之類聯盟統一資金籌措機制,支援各區民主派聯盟地區工作;此外,必須對可能出選的候選人進行嚴格篩選,與18區民主派聯盟緊密溝通,製造一個又一個合作耕耘社區的有機體,集中攻打有勝選基礎的選區。

至於每區怎樣才做到有效挑戰,區區有本難念的經。正因如此,落區不可忽視「師徒制」,今屆民主派在431席區議會席位中佔124人,現任議員清楚周遭社區的需要,他們能夠帶領指導,挑戰者開展地區工作便能事半功倍。假使每位區議員能帶領一位後進、每位立法會議員至少支援四位後進工作,局勢已大大不同,落區亦更收果效。

2019年的今天,社會早已不是2015年傘後氛圍,筆者對區議會選舉成績看得相當保守。如是者,我對計劃的看法是:耕耘可耕耘的社區、聚合可聚合的民主支持,於此心願已足。派人參選本身就有一份責任。畢竟選舉殘酷如戰場,他們把以年計的光陰奉獻社區,領導者送他到戰場,應該盡可能讓他們走向勝利,他們的勝利就是民主的勝利。羅馬非一日建成,唯願每一個後起的地區挑戰者,能夠有視死如歸的拼搏精神,配以充足的決心以及準備,捍衞屬於整個民主陣營的社區戰線。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