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11日

蘋人誌:跟蹤之神 老廉生涯四十年事件簿 黎嘉恩(鄭天儀) - 鄭天儀

「老實講,廉政公署的咖啡其實很難喝!」67歲的黎嘉恩憶述老廉生涯時劈頭說,面部表情豐富得像做棟篤笑。映襯最近廉署45周年海報上咖啡旁的字句:「初心依舊、永不變質」,我忍不住咧嘴而笑。

應該沒人及他有資格批評,廉署1974年成立黎Sir就加盟,做到首席調查主任並於2014年退休,一做40年,參與過逾5,000宗案件。全球最大宗的印製偽美鈔案、足球打假波案、警察開妓寨案、佳寧集團案……調查陳奕迅父親陳裘大、小甜甜被勒索1,000萬、律政署胡禮達貪賄案,都由這位「狗仔隊」前阿頭帶隊,收山之作是把許仕仁從上流雲端拖進陰冷牢籠。

「別叫我們狗仔隊。警察部叫狗仔隊(刑事情報科),但老廉叫跟蹤組,我手下的跟蹤人員從有廉署開始已經叫Agent(即特工)。試過有個阿Sir問我哋夥計:『喂,你班狗呢?狗車呢?』畀我哋啲夥計踢咗落車。MI5或皇家警察政治部都係咁叫的,要尊重。」士可殺不可辱,說得激動,黎Sir拿出梳子理一下微亂的頭髮。
撰文:鄭天儀
攝影:謝榮耀

八歲「偵破」謀殺案

45年前的2月15日,廉政公署橫空降於亂世,以肅貪倡廉為大任,是獨立及直屬於港督的紀律部隊及執法機構。想當年,黎嘉恩是5,000名廉署投考者脫穎而出的其中300人,在洋人當道的年代自謔為「少數民族」。

問當年小鮮肉身懷哪些絕活?他如數家珍。「我做過童軍、輔警、民安隊和私家偵探,廉署初成立見我有這些經驗,睇落又醒目,就請咗我。」1972年,19歲的黎嘉恩第一份工誤打誤撞入了一家偵探社,開始玩跟蹤,足足跟了48年,得了香港「跟蹤之父」的雅號,許多紀律部隊都由他教授過。人到「中年」,廉署退休後他仍延續其金田一事業,開了自己的私家偵探社。

「第一日入行我就睇人打野戰。」黎嘉恩咔咔地笑,提起上世紀70年代的「福利」仍清晰得令人吃驚,像談到上星期剛發生的事。那天他孭着大相機跟蹤一位疑似偷食的人夫,到了深水灣壽臣山道的高爾夫球場,「光天化日下他竟同條女打野戰!」他摩打手拍下罪證拿給客戶交差,富婆開心地說終於可以離婚跟渣男分身家,踢走軟飯王。「人夫日使千五元,當時我們月薪只有三百呢。」

未到20歲,黎嘉恩就開展了他的冒險生涯,或者更早。

身為教徒的黎媽媽有風濕性心臟病,醫生本不建議她生育,因心臟負荷不了。「父母還是冒了險剖腹生了哥哥,改名黎安恩;然後又生了我,看到《聖經》約翰福音1:16所言『力上加力、恩上加恩』,於是改了我做嘉恩。」

同樣是虔誠基督徒的黎Sir說,上帝製造他時,早已把偵緝的基因埋在他體內。八歲那年,懵懂的他就破了一宗謀殺案。

「某天我目擊有人開的私家車攔截了另一架私家車,車裏三個人出來,在後座狂搶另一人的糧款,復把受害人推進新蒲崗的大坑渠,再用一塊大石頭砸他,男人一縮避過大石但一半耳朵被削去,血流如注,三人即上車逃脫。」八歲仔不夠力救起渠中的傷者,看着他淹死,但他敢去差館落口供與認人,令警方破了案,「我得了二百元證人費,當時爸爸人工才八十」。自此他開始睇偵探片和間諜片、學空手道,是個黑帶三段。怎麼看黎Sir都像個斯文紳士,難以想像他是個銅皮鐵骨的人物?「細時我窮到瞓帆布床,中學才學用筷子,一直用生銹鐵做的碟同匙食飯,所以我自小不缺鐵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置他龍蛇混雜的大磡村勞其筋骨……「我一直唔敢打交,怕打死人。」鐵漢是這樣煉成的。

《跟蹤》不夠斤両

在雷厲風行的行動下,廉政公署成立首10個月,接獲涉及貪污的投訴近6,000宗,很大力度對付警隊,故從來是個惹火部門。黎嘉恩在廉署兩、三個月便破了30單案,做一年便升隊長,某次坐電單車尾追捕一位貪污探長,由蘇屋追到淺水灣攔截了對方之的士,探長竟用槍指着他。「唔好郁!ICAC!」他一手拉開車門時幸好及時表露身份,「如果唔係,我𠵱家都唔會坐在這裏跟你吹水了。」黎Sir笑着回憶死過翻生的經歷。

「我呢世人就係冇嘢驚……老婆除外!」黎嘉恩不忘補充。「廉署生涯我做探長case拉過百個,咩喳(警署警長)都拉咗十幾廿個啦。韓森唔係我拉,但我有份伏佢,拉咗佢保釋出外便着草走咗。」

坐在佐敦的偵探社受訪,單位至少有九個CCTV,他身上有五個電話,但仍保持優雅。「黎Sir你不怕輻射咩?」我忍不住問。

「你有無睇過電影《跟蹤》?已算是拍得幾好,但還是不夠斤両。舉個例,梁家輝企在天台望住夥計踩線是大忌,在山頂咁行全世界都睇到你,應該用山甚至紙盒做cover,好多犯駁的地方。」「跟蹤之神」大談跟蹤術,原來這一行最搶手的是天生外表平庸的人。「昂藏七呎、太省鏡都容易被人認得,特工行業平庸是福。」他房間最多是獎牌和勳章,都是他的戰績,書桌旁邊放有一個突兀的黑色皮箱,直覺告訴我那是特工的裝備,別告訴是聞西的超級間諜凳?他笑着把篋打開,竟全是古典音樂CD,令我極度失望。

「架生要晒冷咩?你有冇聽過李嘉誠話自己有錢吖?」OK,你贏。訪問當天,他送我和攝影師陳年絕版的廉署鎖匙扣留念,明顯他對舊東家念念不忘。

黎Sir記得甫入廉記他就扮樹和石頭潛伏三天,破了火車走私案。

他印象最深刻是杜葉錫恩轉介的九龍交通集團貪污案,當年百多人在邵氏片場對開大草地講數,他用長鏡頭影畢作重要證據,最後捉了百多人。

「再講兩日你都寫唔晒!」黎嘉恩數數自己參與過的案件,早期有果欄貪污案、警方交通集體貪污案、全球最大宗的印製偽美鈔案、全球最大宗的翻版光碟案、汀九村製毒機關案、銀行高層收受賄賂批准借貸案、中巴及九巴偷錢案、足球打假波案、偷運人蛇出境案,談到𠝹盲眼騙保險案,他搖頭嘆氣。

「我哋收到料有幾個人向保險公司索償過千萬,保險業向我們投訴去查,但我們完全找不到這些人,原來有犯罪集團用真身份證買保險,再在內地找窮人替身用生銹刀片割眼犧牲去索償,每次都成功。拉集團主腦時,在車尾搜了三百多張身份證。」

很多時,人是透過別人來驗明自身價值。

「陳裘大同魚翅鮑魚有仇」

黎嘉恩說,他老廉生涯中,蒐證時間最長也複雜的案件,正是陳奕迅父親陳裘大的貪污案。「足足花了三年,最後向房屋署成功申請在他辦公室安裝閉路電視,將他數錢的『嗜好』拍下。」2000年,廉署得到當時的房屋署副署長鄔滿海安排,黎Sir親帶隊在陳裘大的辦公室內安裝竊聽器及攝錄機,多次偷拍得他在辦公室內點算大筆賄款。「他還把一叠叠的銀紙鋪滿案頭,秘書進來他立刻用報紙蓋上來遮掩。我們也發現他隔日便用勞斯萊斯、Benz接載去半島食好嘢,好似同魚翅鮑魚有仇。」

2014年,黎Sir幫許仕仁埋單就退休?「可以咁講啦,但事關機密不能說。」

老老實實,做特工天天扮嘢來cover身份,《十誡》寫到明「不可說謊」,你的職業會有信仰衝突嗎?我問黎Sir。「十多年前我讀神學時也問過牧師,牧師跟我說:『可以的,因你在執行公義,諾曼第戰役中,一個小小演員驚天騙局,扳倒整個納粹德國包括希特拉。』」他以足球賽事做假動作作比喻,說明存心和無意欺騙的分別。

說罷,黎Sir又拿出梳子來理順他的髮型,抄足《阿飛正傳》裏的梁朝偉。「我的頭髮太柔順,所以成日會吹亂。」這句話乾脆明瞭,又耐人尋味。「其實我們呢行很多行規,私家偵探唔准照鏡、唔准梳頭,食魚唔准撈汁,怕撈撈吓執……」但,他百無禁忌。

我們在人來人往的馬路拍照,同一時間,不知有多少個天仙局、行騙、舞弊、貪賄、跨國洗錢罪案正在發生,假「哈里王子」、5.8億的倫敦金騙案,沒有最傷,只有更傷,且天天上演。

「唔貪心、唔貪美色,邊個呃到你呢?」訪問後我們一起到茶餐廳喝下午茶,黎嘉恩不忘遞上公司宣傳資料。「黎Sir,我希望我唔需要揾你。」我弱弱說。

「或者你老公有需要呢。」他又撥弄其秀髮奸笑。

我不記得那間茶餐廳的咖啡是否比老廉的難飲,但會永遠記得這位「跟蹤之神」的幽默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