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2月0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人誌:孟加拉裔港女 貼地過年 
扎根只因 愛香港

在Google搜尋「孟加拉」,其中一個關聯字是「Robert仔」。難怪Salma笑說,除了老虎外,香港人聽見孟加拉三字就會想起猜枚,「孟加拉呀孟加拉,Robert仔呀Robert仔」。

在香港居住的孟加拉人不足四千,Salma是其一,現就讀大學三年級,也是議員助理。她說廣東話流利過內地新移民,「食譚仔我叫清湯咋」;WhatsApp短訊也習慣用港式中文,「你係老餅」。身處外地,她都這樣介紹自己,「我係香港出世嘅孟加拉人」。

新春前夕,這個少數族裔辦年貨、寫揮春、整年糕,20年來首次度身訂做一個本土農曆新年,願望也夠晒港女,「減脂增肌,出線條出腹肌,爆三過四」。當香港被評為全球最悲觀地區第五位,她卻希望在這城落地生根,原因很老套,「會俾朋友笑」,但是心底話,「因為我好愛香港」。

撰文:王家文 攝影:何頴賢

相約Salma在灣仔太原街辦年貨,她做定功課,「攢盒唔可以冇糖蓮子、糖蓮藕……」,最想買是傳統賀年小吃芋蝦,「好耐冇見過,佢寓意係笑哈哈,同笑口棗差唔多意思」,可惜難找現成貨。各地小孩過年都糖不離手,孟加拉也一樣,「我哋啲糖果好搞笑,用好多奶去製造,好甜、好甜,甜到漏,好似食到會有糖尿病咁」。

孟加拉新年在4月15日,華人社會未過正月十五元宵佳節,仍是農曆新年,尤其年初二開年飯最重視,白切雞不能少,髮菜蠔豉更是好意頭。「我哋冇乜辦年貨」,Salma說,孟加拉是沿海國家,「就算過年都係食魚、食魚同埋食魚」,大戶人家則宰羊劏牛賀新歲。習俗有別,但意頭大同,「我哋都有好多紅色嘢,唔係貼又唔係掛,係着上身,代表幸福、幸運意思」;婦女也會戴首飾、掛披肩,象徵大富大貴。

「點解要成雙成對?」Salma第一次為農曆新年佈置家居,打算買一串掛飾,多得檔主謝太教路,「每年啲人都係買一對,冇人買一隻,即係好到合得嚟、融洽。好似踩單車,一個人踩冇意思,兩個人一齊踩咪好囉,有個伴」。街坊群姐也在旁提點,在門口掛上炮仗裝飾,可以除霉氣,「如果你屋企對門夠大,兩邊都掛就好靚」。市集有外傭買菜,也有遊客逛街,謝太笑言,少數族裔辦年貨、買揮春就甚少見,更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佢算叻,ichiban(一流)」。群姐以為Salma來自印尼或馬來西亞,她聽慣不怪,也常被誤會是印度人,「我諗都合理,係似嘅」,最遠估到牙買加,飛人保特的祖國,「幾得意吖,估吓估吓當玩」。

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全港有逾58.4萬名少數族裔,孟加拉裔僅佔0.06%約3,500人,已經算多,因在2011年只得約700人。剛滿20歲的Salma是其一,全名叫Bakar Fariha Salma Deiya,中文名黛雅,父母在她出世前五年來港營商,從此定居。她自幼看港產片、讀報紙學中文,但中小學入讀非主流學校,同學都是少數族裔,不熟悉本土文化,「對(農曆)新年嘅認識係零」。

「有時我覺得自己好香港化,人哋未必睇到我邊忽似孟加拉……我覺得呢個係遺憾,未夠了解自己嘅國家。」

直至升讀大學,九成朋友都是香港人,「我會想知道佢哋點過節日」,隨年紀漸長,她發覺錯過了很多,「住喺香港咁耐,又唔慶祝番香港嘅節日,好似好怪,融入唔到」。孟加拉新年通常都上街慶祝,華人看重一家團聚,她最想感受,「一家人齊齊整整食飯,已經可以好開心,可能好多人覺得理所當然,但我好鍾意好強嘅家庭觀念」。

喜歡上港式農曆新年是念中六的時候,那年Salma在超級市場「炒散」做兼職,客人買禮過年,她負責包花紙,包得最多是藍色罐裝曲奇,「試過一個鐘包60盒」,還有金色包裝的朱古力。升上大學,她第一次到同學家拜年,也入鄉隨俗買罐曲奇賀年,朋友母親回禮,下廚炮製一碟煎蛋年糕,「第一次試,真係好好食」。

嚐過一口便忘不了,今年春節前,Salam專程到元朗菜園新村學整年糕和蘿蔔糕,煮蔗糖、搓糯米粉,還有刨蘿蔔絲,村民桂珍用心教導,「用柴火燒出嚟嘅年糕好食啲㗎」,她在旁苦學,半點不偷懶,「最難係搓粉,要好大力㩒落去」,又教桂珍孟加拉的祝福語「shubho nôbobôrsho」,寓意新年快樂。菜園新村的公家農地在小路旁,「我望住呢塊田,會諗起第二個孟加拉」。Salma的家鄉吉大港(Chittagong)是孟加拉第二大城市,親人住在農村,仍用柴火燒飯,全村只共用一個Wi-Fi,「係慢好多,但已經好滿足」。住慣香港,她坦言適應不了孟加拉的緩慢節奏,每兩年才回鄉一次,從沒感受過祖國的過年氣氛,傳統習俗都是從母親口中得知。

「有時我覺得自己好香港化,人哋未必睇到我邊忽似孟加拉,即係可能我對孟加拉嘅認識唔係好多。我覺得呢個係遺憾,未夠了解自己嘅國家」。但她仍以孟加拉血統自豪,無論身處何地,總會這樣介紹自己,「我係香港出世嘅孟加拉人」,一個是故鄉,一個是成長地,對她都同等重要,「就好似你係人哋個仔、邊個嗰阿哥,都可以有唔同身份」。

「我喺香港生活得好開心、好安全,又可以接受教育、就業,可能去到另一地方,就未必得到。」

在香港土生土長,她自覺幸運,從沒受過歧視,「我明白係存在,但我冇經歷過,可能係心態問題,我份人比較樂觀」。她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的兼職助理,半年前第一天上班,便被保安員攔住,「佢話:『唔該,添馬公園喺嗰邊』,以為我係去野餐,我覺得幾搞笑,自己都笑出嚟」。有些職員則以為她是張超雄的議員助理,也是另一種定型,「我唔會覺得係歧視,可能對佢哋嚟講係比較新奇」。

Salma現就讀城市大學三年級,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雙十年華同樣愛玩愛蒲,但有時她自覺比起同學和朋友更加愛香港,「我見到分別就係,可能佢哋唔係好理香港啲時事」。在校內,她籌辦文化節推動種族共融;校外則是兒童事務委員會委員。「好多時我哋話後生仔係社會棟樑,我見唔到身邊嘅人為社會做緊啲嘢。但我都明嘅,可能因為香港本身好現實,同時扼殺好多夢想。」

近年香港走進困局令人生厭,這個少數族裔卻站在另一角度,去看這個全球最悲觀第五位的城市,「我喺香港生活得好開心、好安全,又可以接受教育、就業,可能去到另一地方,就未必得到」。半年前,她去柬埔寨當義工,很多小孩因為家貧要放棄讀書,打工養家。她問過當地一位母親有甚麼夢想,「佢話其實一家人齊齊整整已經好開心」。

Salma曾想過做立會議員,代表香港人發聲,當了半年議員助理卻令她猶豫,「好驚自己唔識處理公眾嘅批評,因為做議員俾人鬧係好正常」。但她仍想回饋這個給予她成長機會的地方,「因為我好愛香港,好想喺度落地生根、就業,貢獻社會,可能你覺得好表面,但其實20歲人仔,冇人會知道將來想做乜,但我相信,我係想為香港做番啲嘢」。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