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05日

蘋人誌:俠女在民間
給豬朋狗友一個家

面對300磅巨豬,兩隻黃色唐狗B滿面好奇,輪流細步行近聞聞豬尾,大膽一點那隻,索性舔舐豬頭示好。踏入農曆新年,人人都說送狗迎豬,流浮山這個狗場,半年前來了一隻花豬,有義工為牠設立粉絲專頁,人氣極旺。拯救遺棄寵物中心(RCAP)創辦人黃慧賢打趣謂,「豬朋狗友」相處良好,「狗又好、豬又好,都係寶貴生命」。相信眾生平等,努力實踐照顧一生的承諾,這個打兩份工補貼狗場開支的鐵娘子說:「人類沒權扼殺另一個生命。」不管是狗是豬還是貓,愛動物更甚於愛自己的俠女如是說。

撰文︰呂麗嬋
攝影︰許頌明

乘小巴由元朗往下白泥,離遠看見噴有七彩塗鴉「RCAP」的鐵皮,下車後站在狗場門口,不用按門鈴,已傳來此起彼落的狗吠聲,像另類交響樂曲。閘門打開,前來迎接的,除了黃慧賢(Sa姐),還有坐着輪椅的唐狗OT和健太。3萬方呎狗場,是400隻流浪小狗的庇護站,上年8月,中心迎來成立13年來首隻豬,黃形容是上天巧合的安排。「呢度前身係荒廢豬場,但我哋就從未養過豬,以為豬只鍾意食同瞓,原來跑得好快」。追着衫尾討吃、埋頭埋腦咬鞋,像她熟悉的BB狗,不同者是300磅小豬嘜一點也不小,還力大無窮。

「初初見到佢都幾驚,唔係,係𠵱家都仲驚驚哋。」站在一旁身形嬌小的狗場義工Joyce吐吐舌的說。黃說:「上年8月,朝早突然接到四、五個義工來電,問中心可唔可以收留隻豬……嗰時我仲一頭霧水。」事緣上水一個農場原本飼養了兩頭豬作寵物,卻被漁農自然護理署指違規;原來一個農場只准養一頭豬,而被勒令帶走的,正是兩歲半的BuBu,有網友在網上作「救救BuBu」的呼籲,沒一陣就有人向好心的黃慧賢叩門。只是,沒養豬經驗,就是心口有個勇字,黃直言也一度猶豫:「擔心唔識養,又怕同啲狗相處唔到。」

一飯四餸 減肥豬愛食車厘茄

思前想後,還是心軟,如是者,BuBu就成為中心拯救的第一頭豬,獲安排入住狗舍,與眾狗為鄰。來到狗場,黃慧賢第一時間為BuBu鬆綁,還牠自由,每天讓牠在空地自由活動。「可能因為周圍都係狗吠,佢初嚟唔係好慣,每次散步,一行出自己間房,一定會周圍八卦」。離開熟悉的豬朋,走進400毛孩的大家庭,無奈「被狗圍」,就連300磅的「巨無霸」亦深感不安,黃笑說好在BuBu性格隨遇而安,大概只一、兩個小時,已無懼狗友,安心大覺瞓。

「佢有個大肚腩,肥到行路貼晒地,初嚟到又唔願郁,慢動作,成日瞓喺度,企一陣就要坐低」。肚大腳幼,行路搖搖晃晃,初來報到,安頓好住處,黃慧賢即着手為BuBu製訂「減肥餐單」。「除咗飯,佢最鍾意食車厘茄同粟米,菜唔係樣樣食,只愛生菜同油麥菜,佢𠵱家都係一飯四餸,不過就減量,總算見返條腰!」相處近半年,黃慧賢笑說已熟知BuBu是隻食極唔飽的「為食豬仔」,喜歡跟着人討吃,又像狗一樣「識聽自己個名」,十分醒目。

遇好心人打救豬命、豬狗相處尚算融洽,但豬如人生,總遇順流逆流。搬家未夠一個月,9月山竹來襲,總是首當其衝的狗場如臨大敵,初來報到的肥豬亦難倖免。「之前天鴿,呢度浸晒,幾百隻狗載浮載沉,我唔知豬識唔識游水,唔擔心就假」。經歷天鴿慘痛一役,黃說今次做足準備:「部份狗一早拎咗去暫託,BuBu就移咗去最遠又最近門口間房,水浸太深都比較容易走到……」 加上水馬和沙包陣,這隻流浮山上的「挪亞方舟」沒有沉,人狗豬都沒死傷。

共歷過患難,加上是狗場的「獨有品種」,黃慧賢說BuBu很快已搖身成了這裏的明星,有義工甚至為牠開了名為「Bu Bu Pig Piggyland奇幻世界」的粉絲專頁,不時更新生活日常;又有市民定期帶車厘茄探望打卡,儼如「豬界忌廉哥」,人氣極旺。「我冇時間,又唔係好識電腦,呢啲都係義工搞。講真,呢度連埋我得幾個人,要照顧400隻狗,仲有新嚟嘅BuBu,冇義工幫忙,根本搞唔掂」。

餵食、洗倉、沖涼,帶病狗看醫生,還有安排領養,打理24小時運作的狗場,基本上已忙得不可開交,但黃慧賢晚上還得到漆油廠通宵工作,每日中港兩地走,只為補貼狗場開支,「打理狗場係好困身,間廠親戚開,返工比較彈性,加上我咁嘅年紀,所以就算遠都要做,要瞓咪喺車度瞓囉」。剛「登六」的她早年離婚,這個長年晚上只睡在車上的鐵娘子,苦笑謂中心是慈善機構形式運作,過去十幾年已耗盡積蓄,現時面對的是「六個蓋冚十個煲」,不打工支撐,難以維持。

日做兩份工 養活400隻毛孩

為毛孩奔走,手沒停,狗場義工Joyce形容黃慧賢是「incredible woman」(不可思議的女人):「我係好尊敬佢,從來冇見過一個人好似佢咁,日做夜做好似唔使休息咁,講真係會擔心,知道佢一直死頂,忍唔住都會叫佢唔好只係一個人死做爛做,要識搵人幫手」。兩年前因為16歲愛犬過世,Joyce想捐出狗糧清潔液等物資而認識黃慧賢,「唔係乜值錢嘢,只係唔想嘥,我打過去好多機構都話唔要,只有呢度叫我拎去,佢哋唔一定要你捐錢,你嚟幫手一樣歡迎,係真心對待毛孩」。

眼看狗場艱苦經營,黃慧賢又是只懂埋頭苦幹的老式人,經營韓國時裝網店的小妮子就義務為中心建立網頁,定期更新資訊,又助養了中心內兩隻小狗,視這裏如第二個家。「我嘅工作時間比較彈性,都係抱住幫得幾多得幾多心態,有啲義工住到將軍澳咁遠都入嚟幫手,嗰啲先係真正難得,其實大家都唔想見到Sa姐咁辛苦,想幫輕吓佢。」Joyce說。狗場運作13年,出錢出力出心的黃慧賢,說再辛苦都希望堅持下去,盡全力兌現對動物一生的承諾。

她說:「人狗貓豬都係平等,都係生命,人類根本無權扼殺另一個生命。」為遇意外的唐狗造輪椅、拯救被撞需截肢的小狗,醫一隻狗動輒八、九萬,是否值得?她直言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就算被質疑也無所謂,「狗又好、豬又好,都係寶貴生命,唔想只係畀嘢佢食、畀地方佢住就算,希望佢哋生活得開心,唔使成日被關喺籠度,可以每日出嚟玩吓、散吓步……」13年來只上月放過三日假,但都是去台南探訪當地狗場取經,全因希望在能力範圍內做得更好。

香港的流浪狗大多是唐狗,中心現時收留的400隻毛孩九成是唐狗,當中三分二以上都是起碼10歲的老狗,其餘的,有12歲七癆八傷的金毛、有樣靚但慣性咬人的柴犬,也有一天到晚狂吠不止的貴婦。不同的性格特點,就算是名種狗,要找主人也不容易,「近幾年多咗人認識唐狗,知道佢哋品性乖又易教,但香港人為口奔馳、生活空間有限,係永恒嘅難題」。盡力為救回來的狗尋找領養人,尋不到家的,就照顧牠們終老,這是黃慧賢成立RCAP的目的,也是她13年來對自己的承諾。

「呢度最老嘅狗有18歲,嚟嘅時候已經5、6歲,幾年前先走……好多狗你救到固然開心,就算救唔到但你盡咗力,至少唔會有遺憾」。與狗結緣,讓她賠上自己的人生,但她說還是很值得,「當年住村屋,每晚返屋企,後面總會有狗狗尾隨,起初係一隻,後來越跟越多,好似護送我歸家一樣」。久而久之心裏萌生幫助更多流浪動物的念頭,只是那些年她仍是生意人,懂計數自然不會「下海」,及後離婚,再無太多牽掛,促成RCAP的成立,成就今日的她。

「13年嚟中心只搬過一次,算好幸運,之前喺尖鼻嘴,因為村民投訴而搬遷,後來遇到好業主,唔使再搬來搬去」。現時以狗場為家,她謂辛苦卻不孤單:「好似之前打風天鴿山竹,成個場浸晒,水退之後變晒泥狗,要叫水車嚟集體沖涼,唔係義工幫手,只有我哋幾個根本冇可能做到」。她說:「就算BuBu係豬,一樣愛乾淨,要沖涼」。總是將心比己,遇上這樣一個愛動物更甚於愛自己的俠女,流浮山狗場內的「豬朋狗友」,命不該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