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2月0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壹週刊:
股壇小辣椒 操弄妖股 
炒舖老手燒鬚

外表有點像張曦雯的周芊汝,在金融界打滾多年,2015年自立門戶,開始涉足細價股。

新年前夕,投資者早已「收爐」,然而金魚缸內的恩怨依然沸騰。連日來,香港多處出現街招、紅油。先是跑馬地豪宅上林,凌晨時分,停車場內一輛私家車被淋油,車身滿佈紅色油漆。灣仔美國萬通大廈更六日內兩度遭人淋紅油,外牆上同時貼出幾張追債街招。雖然時間、地點不同,出手者咄咄進逼,矛頭皆衝着同一名女子周芊汝而來。

這名40多歲的周芊汝,可說是股壇新晉小辣椒。本來在大行工作的她,持有證監1、4、9號牌,前途一片亮麗,是金融界炙手可熱的基金經理。她選擇從大企跳出來自己「搵食」,開始涉足細價股,其中一隻就是老牌珠寶製造的保發集團(3326)。然而新股上市後,保發股價「妖」氣沖天,有份玩這隻股票的玩家亦告失手,據知牽涉其中的,包括舖壇老手。

撰文、攝影:財經組

遭淋紅油的地點,位於上林停車場,翻查周芊汝創辦的資產管理公司臻卓集團,負責人正是報住上林;另一被貼街招的美國萬通大廈,則是臻卓的辦公室所在地。事後,周芊汝透過律師樓發聲明,澄清自己沒有財政問題,及已就事件報警。

外表有點像TVB女藝人張曦雯的周芊汝,在金融界打滾多年,履歷甚有睇頭,先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學士畢業,亦持有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碩士學位。畢業後,曾於美國GE Capital及花旗銀行工作,後來回流返港,先後加入摩根大通及瑞銀等大行,前後工作近十年。翻查證監會,她同時持有「1號牌」(證券交易)、「4號牌」(提供證券意見)及「9號牌」(資產管理)的負責人員(Responsible Officer)。現時RO在行內十分吃香,單是持有「9號牌」月入起碼過10萬。2003年,只有廿多歲的她,以208萬元買入北角威景台一個單位連車位,2013年以1,050萬元賣出,大賺八球。

投行不易做,周芊汝亦不甘平凡。在大行打滾多年的她,2015年自立門戶,創立資產管理公司臻卓集團,為大型家族提供財富管理服務,其網站指公司管理資產超過50億美元,臻卓同時在深圳前海設立股權投資公司,可謂「食正」內地富豪湧港大搞金融的趨勢。正所謂人靠衣裝,尤其在金融圈中,銜頭越多越好,在金融圈打滾多年的周芊汝深諳此道,學一眾富二代,加入不同社團提升自己社會地位等,包括香港金銀首飾工商總會榮譽主席,及香港仁愛堂總理和董事局成員,亦是廣西賀州市工商總會秘書長等。

貨源歸邊 輕易炒上

自走出大行後,她首隻以個人名義涉足超過5%的股票是2016年上市的保發集團。周芊汝為香港金銀首飾工商總會榮譽主席,保發亦是本港珠寶製造商及批發商,當日招股價為0.93元,公開發售超購12倍,是2016年首隻上市的新股,上市首日曾大升一倍。掛牌當日,周芊汝穿露膊短裙出席敲鐘儀式,一副戰鬥格,與主席在傳媒前握手合照。

保發上市不足一個月已發出「盈警」,但股價仍然勢如破竹,一度較招股價0.93元炒上逾六倍。如此輕易炒上,因為「貨源歸邊」。原來證監會早在4月時就指保發股權高度集中,其中有16名股東合共持有已發行股本之26.59%。保發三名主要股東及一名執行董事則持有股份71.25%,兩者合共97.84%,俗稱「街貨」只有2.16%。5月份,保發股價見頂後一直回落,「派貨」味濃。

根據資料,周芊汝首次披露持股量是2017年6月,個人共持股8.47%,其平均買入價約為1.6元,同年8月,保發建議股份拆細,為再次炒上作準備。保發股價在周芊汝增持後開始上升,拆細後更加升不停,由1.1元水平起步,至2017年9月開始火箭式上升,疑似有大戶入手。記者翻查保發在中央結算系統持股紀錄的股份,發現該大戶將貨存放於富匯證券,首次買入價為2.85元,接近保發最高位時再度掃貨,最高平均每股買入價為7.13元,共持有保發0.48%股份,買貨成本近4,000萬。

大戶失手 周芊汝獨贏

翻查資料,富匯證券揸fit人為張貽輝,是仁濟總理,富匯證券報住的曼克頓山地址,正是由投資舖市老手,以物流起家的「物流張」張順宜及其太太持有。張順宜為民生物流老闆,卻以投資舖市所為人熟悉,但「物流張」近年也曾向傳媒表示有投資股票。富匯證券的大戶增持後,股價以「火箭式」向上衝,11月保發升至7.5元後,由至12月開始急跌,去年一度低見0.4元水平。大戶見勢色不對,開始出現「人踩人式」沽貨,一個月內,套現近3,000萬,惟當時保發跌勢已成,以當日收市價3.05元計,餘下0.4%市值只有約164萬元,就算全數沽清仍大蝕千萬。不過大戶沒有選擇全數「斬纜」,三個月內再次買入「溝貨」,再次投入約1,600萬,增持至0.48%。

保發並沒有保大戶發財,股價更失守1元,變身仙股。大戶此時面對現實,開始減持,套現約1,000萬元,持股0.27%,市值只餘250萬元,賬面大蝕1,500萬元。相反,周芊汝則絲毫沒有損手,她前後六次減持保發合共1.55%,其中五次減持價位由3元至7元水平,都較其買入價1.6元為高。保發市值由高位50億縮水至9億。在如此波幅的股價之下,眾人皆輸她獨贏。記者曾致電周芊汝,惟其手提電話一直未能接通。

近年,「妖股」充斥市場,有細價股玩家透露部份玩法:「是夾埋一齊踢高咗隻股票,不過唔可以話走就走,買賣要有秩序,如果有人唔保持隊形,一個拎錢去買,另一方面就有人高位沽貨,算點呢?」

「物流張」十分低調,過去只接受記者電話訪問,外貌從未曝光,他的發迹之路主要是炒舖「摸貨」,早年曾以850萬買入廟街及永星里交界的舖位,買入舖位後不足一個月,已升值逾一成,故隨即沽貨獲利。該舖位賣家為糖百府老闆李文斌,他完成交易死線前轉售予張順宜,即李文斌已經是摸第一手,張順宜更是「摸上摸」,不足一個月速賺80萬。

中環中心劈價沽貨

不過近日舖市、商廈難炒,「摸貨王」亦要面對現實。他兩年前涉足中環中心,最後更劈價沽貨收場。誠哥摸頂出貨,長實(1113)2017年出售中環中心75%股權及一批車位,當時以天價402億元(每方呎約3.3萬元)賣予中港合資的財團,「殼后」朱李月華及世茂(813)主席許榮茂成為股東之外,「物流張」也是其中之一。然而,他們在籌錢上並不順利,摩根士丹利透過發行高息分層票據,籌組逾六成資金予買家,惟有傳票據年息高達9至15厘,年期介乎18至24個月。現時中美貿易戰令市況不穩,樓市轉勢或對未來估值帶來負面影響。面對高息票據利息壓力,有傳這班財團更要過大海撲水。

張順宜是財團七個買家當中,第一個劈價沽貨離場,他原以11.18億元賣出49樓,較曾傳出的洽購價低約逾一成四。他另持有的43樓,最後亦以比意向呎價低百分之七出售。炒燶股票兼被磚頭砸住,都咪話唔傷,祝願豬年諸君烏氣盡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