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5日

蘋人誌:古典音樂
錯過了一代人 葉詠詩

準備訪問時翻閱葉詠詩近20年的剪報,才整理出她的身影對我這麼一個從初中開始聽古典音樂的80後女子的意義:香港長大、女性,竟能跟世界頂尖的指揮學藝,讓金髮藍眼(為主)的團員跟着她的指揮棒起舞演繹西洋古典音樂;短髮和中山裝永遠乾淨燙貼;天生的音樂世家背景,爾後的火炬手、傑青和各種頭銜,就是如我般從小附庸風雅喜愛文化的女子的榜樣。

葉詠詩2002年4月加入香港小交響樂團(小交)擔任藝術總監,剛宣佈2020樂季過後卸任,到時她剛好60歲。20年過去我依然在聽音樂,但聽的東西不同;因為我的心境跟隨20年來香港飛快的步伐一起變;葉詠詩和她的小交,現在在跑道的哪兒?
撰文:趙 雲
攝影:黃奕聰

樂團指揮的蝦碌事

1986年學成歸來加入香港管弦樂團,2002年出任小交藝術總監,中間兩年任職廣州交響樂團,三十多年的指揮生涯,葉詠詩可有任何蝦碌?「台上好少蝦碌。最多試過忘記帶襪,boot仔下面着鞋唔着襪,覺得周身唔聚財,但一開始演出就唔記得。藝術家一定要去到忘我境界才表現得最好,上台如果仲諗住頭髮塌了件衫個袖凸出來即是不夠專心。演出前一定要將細節安排好,才能無後顧之憂。」

音樂上的細節早已預備好,日常不用應酬的晚上,葉詠詩放工回家後會讀譜。所以演出前細節她指的是服裝髮型。「廿幾年都係短髮,因為短髮方便,事前洗頭吹頭set頭,之後就算點揈都不會遮到眼、不會走樣。仲要set到看上去自然但不會塌,因為指揮經常出汗,髮型師幫我set頭set得唔好的話我會好𤷪。」

這位她口中最可靠的髮型師就是她自己。「以前我是長鬈髮,91年左右剪成這樣的長度,中間有少少變化。髮型師說又跟上次一樣?不如轉吓。我通常說,不要轉太多,瀏海不要遮眼。」你份人好悶?「無法子啦。」例如大家口中的「中山裝」。「其實不完全是中山裝。乾淨利落,不會阻住我,隊員看得清楚,聽眾不會覺得礙眼,就可以集中在音樂上。」

逼她說一件蝦碌事,例如我很渴望看到的指揮棒飛落街,她一口氣分享了很多指揮的糗事,「例如有人指指吓支指揮棒隊穿隻手」,但全部都是別人的事。你真的無蝦碌?她想了一想:「好少。」

欣賞流行歌不受規範

自從香港管弦樂團年代開始,她幾乎每年跟一位流行歌手合作。於小交上任後就跟許志安、蘇永康、張信哲和李克勤合作過。葉詠詩父親葉惠康博士是著名音樂教育家,她本科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畢業,再到美國念音樂碩士。古典音樂幾乎是她音樂閱歷的全部。「rock music我唔得,太嘈;jazz就個別。」

我相信音樂沒有搖滾獨立電子古典流行之分,只有好音樂和壞音樂。古典和流行「crossover」,意味它們本是河水不犯井水,或者說有古典音樂「加持」的流行音樂代表更高級。

「我好欣賞他們(流行樂手)似乎不是受音樂專業訓練,卻能生產高質素的音樂。雖然他們自小學樂器,但不是有系統的音樂學院訓練,不過他們人生沒有離開音樂,還能在自己領域中創作出好東西。可能正因為沒受過正統訓練,才不受框框所限。」

「我們學古典音樂的好多框框。拉琴的姿勢技術好多都有discipline,前人經驗告訴你這樣拉就會好聽;如果你是作曲家,會有好多框框,基本的和聲訓練、對位訓練。古典音樂有些東西幾百年來都是這樣子,一定要盡量學完,再看有何發揮空間。」

交響樂團難直接回應社會

巴哈出世至今已過了接近三個半世紀。音樂能夠流傳至今,至少證明能超越時代通往人類共同情感。小交網站首頁寫着「樂團與音樂總監葉詠詩一直致力拉近古典音樂與普羅大眾間的距離,銳意『培育文化新一代』」。將古典音樂普及、融入生活是葉詠詩上任時已談及的事。十多年過去了,我們依然在談普及,這意味着甚麼?

「樂團要做標準曲目,但今天跟莫札特貝多芬時的社會不同,也要回歸現在引起觀眾共鳴。好的音樂經得起時間考驗,但難免跟現在的普羅大眾有少少時差。」她說的是包裝。「都是一樣的音樂,但包裝和引導觀眾的方法可以變,例如shortcut to Beethoven系列,其實都是玩古典音樂,但形式上看似沒那麼悶。」

12月1日晚小交的《最愛大提琴:杜蒂耶大提琴協奏曲》中場休息時,一眾高小學生和家長魚貫進出。這原來是教育局為學生安排的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節目之一。排隊上廁所時,身後的母親跟女兒在檢討她拉琴時落弓的力度,着她留意台上大提琴家的技術。

小交沒有做過真正的聽眾分析。「但我感覺上剛入社會工作那批年輕觀眾比較少,他們成家立室後又會返來,但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下一代。我們錯過了這一代,也做不到吸引teenager的節目。現在還行流行韓星嗎?」我和她的同事高聲回答,流行啊!不過他們在家裏睇YouTube都得。「對啦,現在很多年輕人足不出戶。」

我就是葉詠詩口中那些中學和大學每月入場看古典音樂會,然後畢業後劇減至一年一次那一代人。事實上音樂從沒離開過生活,我還在聽唱片,當然也在看YouTube。少看音樂會當然跟終日營營役役有關。

她思考了一會。「交響樂團都要演從前寫的作品,不能直接回應社會一切。Rock and roll的歌詞可以發洩,而且篇幅較短較快寫完,可以好快反映時代。我們每年都會委約本地作曲家創作,有好多在明在暗表達對社會的感覺。早幾年香港有,嗯……呢個運動呀,他們都是年輕人,都受當時的情況影響,有心人就會聽到。」

音樂廳是避風港

小交的場地夥伴是中環海邊的大會堂,就是她口中那場運動的風眼所在。2002年至今的香港已經恍如隔世。沙士、2007及2008年反清拆天星皇后的保育運動、2012年反國教、2014年雨傘運動,幾乎就在大會堂五分鐘車程甚至門口發生。然而音樂廳的大門一關,任它出面風風火火,樂韻繼續悠揚。

「2014年10月3晚有演出,當時的演出是《一屋寶貝》。大會堂外都是人,塞到爆,好多音樂會取消。好多觀眾打來問會否取消,我說不會,只需預留多點交通時間。有些在半山住的觀眾平時十分鐘,那天個多小時才到。小交完全無其他特別安排,連緊急應變的討論也沒有。最多係後台門被封,要用另一條路入音樂廳。初時大家都沒想過會維持這麼久。覺得外面捱更抵夜的人好辛苦,但後來覺得件事對社會影響好大。」

「當時有人問如果有人衝進來點算?那請他們進來聽好了。一個藝團毋須過份憂慮,政治上不靠邊,做返自己做得好的事。社會有好多不同想法,意見可以好對立,作為一個藝團想香港社會和諧點,出面有甚麼爭拗都好,進來大會堂聽音樂會,希望可以紓緩一下心情,這是我們可以扮演的角色。」她頓了一頓。「對大會堂的情懷每人都有,學音樂的有誰不是由校際音樂節開始在大會堂演出。周邊發生的事大家都睇到。」

1962年大會堂開幕時葉詠詩兩歲。後來學者Matthew Turner 和文化人周凡夫的研究中,都指大會堂的出現標誌着香港戰後走上現代城市一途,並在難民心態主導的社會逐漸建構出香港人的本土文化身份認同。內裏上演各種達到某種水平的文化活動,它的音樂廳是香港第一個合乎國際水平的音樂廳,半世紀過去還被公認是全港音效最好的場地之一。

我說,20年來大會堂外面發生一場又一場運動,社會風向轉了又轉,音樂廳裏的小交卻是business as usual,像個避風港又像溫室,甚麼都沒有發生。葉詠詩笑,把話題帶回音樂廳的設備:「裏面點都唔變。但後台不夠用,我經常想擴闊空間,想政府upgrade設施,跟新場地競爭。」

想為佔領者策劃一場音樂會

2012年葉詠詩寫過一篇頗具爭議的專欄,部份內容批評政黨示威過激和大學生與官員對話態度不友善,她問香港人的修養哪裏去了?

我對她說,她剛才說小交接觸不到的一代,就是在大會堂外搭起帳篷佔領中環的人。這些人正值少年變大人,遇上了香港社會劇變,正是社會上最躁動的一群。「可能我們要為他們構思一個音樂會系列。」如果古典音樂要進入生活,這群人的生活和集體情緒就是覺得城市沒有希望。「如果我想大家的心情無咁負面,可以curate一些開心的音樂,例如莫札特真是all-time favourite。大家先進來享受音樂,不想其他事。」

近來她聽得最多的,除了小交每年聖誕節必玩的《胡桃夾子》,竟然是英國樂隊Queen,因為剛看完他們的電影。「細個不准聽流行音樂,父母覺得流行音樂太通俗,搞掂你的古典音樂先啦,父母的朋友都是古典音樂界。中學年代忙參加youth orchestra和學校的音樂活動,圍繞古典音樂圈轉,無時間聽其他。古典音樂給我好大滿足感,不會覺得不夠,要聽其他東西刺激自己。」

1980年代初她在英國讀音樂,當時的英國獨立音樂界多精采,隨便數就有David Bowie、Joy Division、Pink Floyd,不僅是音樂更是文化意識形態上劃時代的巨擘。「當時也有接觸不同類型音樂,還是覺得自己最喜歡古典音樂。後來回港後接觸流行音樂都是工作需要。」

生於音樂世家,繼承衣鉢似是順理成章,可有想過做別的事?她斬釘截鐵說無。「由中五畢業已經決定。」無其他鍾意的事?「我好鍾意音樂囉。我係乖小朋友,在英國五年從來不去pub,英國同學六點就去飲酒,我就好開心可以任揀practice room。」如果玩玩吓的話,她唯一想過的是做髮型師。「讀大學時幫同學剪頭髮,好多人俾我剪過耳仔。自己最知道自己頭髮的質地,最清楚自己咩情況咩樣。都說我好care自己的頭髮!」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