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5日

世道人生:真情與假意(李怡) - 李怡

1942年的美國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在2007年美國編劇協會公佈影史「最偉大的101部電影劇本」名單中,獲選為第一名。電影的背景是二戰期間北非摩洛哥城市卡薩布蘭卡。此時的摩洛哥是法國殖民地,而法國當時是臣服於德國的傀儡政府。卡薩布蘭卡混雜各國間諜活動。電影中感人的一幕,是一群德國軍官在一間由美國人開的酒吧唱德國軍歌,這時,一個地下反抗陣線人士帶頭唱法國國歌《馬賽曲》,引來全場和唱,慷慨激昂的歌聲壓倒德國的軍歌。這個場面深深打動許多觀眾,演員的真情,帶動了觀眾的真情。這是一首國歌在對敵鬥爭中顯示的鼓舞力量。

《義勇軍進行曲》是在日軍佔領東北後、七七抗戰全面爆發前的電影《風雲兒女》內的歌曲,電影在1935年上映。在全國救亡圖存呼籲抗戰的氣氛下,這首歌的旋律與歌詞,在當時及整個抗戰期間,都很能夠鼓舞人心。記得我兒童時代生活在上海淪陷區,小朋友間也學會並偷偷地唱這首歌。當時人們的愛國是真心的。與《北非諜影》中那段高唱《馬賽曲》一樣,是在對侵略者的正義反抗中激發出的愛國感情。

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學生們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以「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來呼喚在極權下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的反抗。這種感情也是真的。他們的愛國,與抗戰期間人們唱《義勇軍進行曲》的感情一脈相承,是為國家擔憂,而不是要享受「愛國」可以給自己甚麼好處。儒學大師徐復觀1981年訪談中說:「國家越困窮我越愛」,就是這種感情。

愛必須自發而產生,不會是被迫的,理所當然不能靠懲罰來實現。被迫的愛,那不是愛,是畏懼被懲罰而假裝出來的「愛」。弱女子對土豪惡霸的「愛」,煙花女子為金錢而向金主示「愛」,當然誰都知道那不是真愛。土豪惡霸金主知不知道這是虛假的「愛」呢?或者也知道,但他們本來就情願活在虛假中,又或者他們像一個摧花賊那樣滿足於一種殘忍快感。

中國的今天,不是抗戰時期的一個被欺凌的弱國,中國自己都在不斷自稱強國。在世界各文明國家眼中,中國無論在國際姿態上,還是從一些出國大款的嘴臉上,都是沒有道德規範、不守文明規則的土豪惡霸金主。足球場上連續不斷對國歌的噓聲,正表現出香港人普遍對這種被強迫的「國民身份」的厭棄。毛澤東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噓聲出自真情,它不是無緣無故產生的。而為《國歌法》立法,是提出立法的特區政府和支持立法的議員對土豪惡霸金主「示愛」,他們或出自害怕被懲罰(比如日後被DQ參選資格),或為了政治經濟利益。而早已經習慣了虛假的中共掌權者,則從對香港人自由意志的壓制中,滿足他們的殘忍快感。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