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5日

好人一生平安?(陳健民) - 陳健民

佔中九子案開審前,有朋友送來「好人一生平安」的印章,心裏非常感激,但懷疑世道是否如此。上星期五晚,市民聚集於終審法院外,譴責律政司放生自己又放生689。但這位對着鏡頭反白眼、手指指的高官會care嗎?「有報應的!」市民如是說。但世上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嗎?

吳靄儀曾送我《The State vs Nelson Mandela》一書,讓我參考1964年南非民權領袖曼德拉的叛亂罪審訊。書中曼德拉展現的勇氣固然令人敬佩,但那群辯護律師的下場卻令我感嘆善惡報應的錯亂。

此書作者Joel Joffe是這場世紀審訊的辯護律師,但走上這個位置完全是歷史的偶然。當時他正準備舉家移民,因為已忍受不了南非日漸淪落,社會充斥不公和暴力,而白人越來越對警政系統盲目崇拜。但在整理行裝時,舊同事Wolpe因曼德拉案突然被捕。此君一直熱心政治亦經常出任維權律師,Joffe對他牽涉其中並不意外。但Joffe律師行的主要合夥人Kantor卻是Wolpe的大舅,到處奔走營救。

事情發展峯迴路轉,Wolpe毅然越獄逃走。政府為將他緝捕歸案,竟然拘捕Kantor當人質。Joffe很清楚他這位合夥人從來不關心政治,說他參與叛亂完全是冤假錯案。更甚者,司法部門違反法律到他們律師樓翻箱倒籠查看客戶文件,令Joffe氣上心頭,因此臨危受命,為曼德拉及Kantor等被告辯護,希望還他們一個公道。

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叛亂罪可判死刑,但曼德拉卻無畏無懼,甚至在庭上說民主和自由是他的理想,為此他已準備好獻上生命。不過,Joffe認為假若曼德拉和另外八位領袖就此犧牲,多年的黑人運動將受到沉重打擊,他抗辯的目標便是保存他們的性命。審訊一波三折,被告曾因控罪不合適而當庭釋放,旋即又在庭外被捕,控以其他罪名。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辯護律師指出控方並無確切證據指被告私通外國勢力叛國,而叛亂的指控亦缺乏細節、同謀者名單不清等等。在國際壓力下,曼德拉等人最終免死而被判終身監禁,而Kantor則無罪釋放。

功成身退,Joffe移居英國,其後成為上議院議員,但其他律師的命運卻不一樣。一位律師在審訊結束後被捕,控罪是領導共產黨而被判終身監禁。如果不是仗義為曼德拉等人辯護,他一早便可逃離南非。另一位律師在審訊結束後與家人到郊外度假,卻遇交通意外墮河死亡。

相反,當時千方百計要置曼德拉等人於死地的主控官Yutar,卻活到90歲。他在曼德拉當選總統時,還被邀出席就職禮,並在總統官邸與曼德拉握手。Yutar經常以此握手證明自己當年只是盡忠職守而非迫害黑人。曼德拉此舉當然是要展示復和的精神,但這些律師想到當年同伴的犧牲,怎不唏噓?

善惡從不能以報應論斷

其實善惡從來不能以報應來論斷。劉曉波屈死獄中,心中沒有敵人;袁木享壽90,卻遺臭萬年。我認識許多內地的維權人士,他們只知按良知行事,明白禍福難料。這次我坐在被告欄中,看着庭內的辯護律師,不少是不計成本、仗義相守。好像戴啟思大律師,即使家人發生慘劇,在悲痛之餘仍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捍衞香港的人權法治,都是源於強大的信念。

我其實相信好人一生平安,但這無關乎際遇的順逆,而是按良知而活換來的那份心靈安穩。

陳健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