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1日

演小生的女人
蔡蔚珊:性別模糊好吸引

蔡蔚珊

《翠絲》中與「打鈴哥」相對的,有惠英紅飾演的安宜。該角色是女性,也是粵劇業餘唱家。她在家練功舞劍有如武生,台上演出又是風姿綽約的花旦,可見表演角色的性別流變。現實中,與「乾旦」相對的,有專攻生角的粵劇女演員,稱為「坤生」,其中最為人識的大概是任劍輝。戲曲學院前院長李小良曾稱許90後的蔡蔚珊(藝名「千珊」),有能力成為任劍輝後的「女小生接班人」。

相關新聞:蘋人誌:乾坤無明性別綑綁世界 束縛不了粵劇 王侯偉

為探訪老人院習粵劇

與王侯偉的背景迥異,千珊出身富裕,父母創立日本語學校,她自小就讀國際學校,英文、日文程度都比中文好。學藝之前,她對粵劇可謂毫無印象。高小時,她探訪老人院,以才藝表演𠱁長者開心。事後她問駐場姑娘,老人家喜歡看甚麼,好讓她準備下次表演。「老人家喜歡聽粵曲呀!」千珊母親即鼓勵她與妹妹一起上兒童粵劇班。千珊一開始攻旦角,但數月後老師即根據其聲線、樣貌和身高判斷,建議她轉行攻生角,「一開始都唔肯㗎,因為女仔會貪靚,覺得花旦嘅服裝同頭飾都好靚」,在老師推薦下,她看到任劍輝的演出,便覺得生角「好有型」,不妨一試。

第一次上台演出卻不太有型。她仍記得,當時戲服很重,頭髮勒得又緊,還要「揈水髮」。演出開始不過十分鐘,她已經非常不適,勉強繼續唱下去,完場一踏入虎度門立即嘔吐。明明是痛苦經歷,千珊卻帶笑回憶:「係好辛苦,但一上到台就有一種adrenaline(腎上腺素)令你繼續做,嗰種感覺令你好留戀。」直至大學畢業,適逢演藝學院開辦戲曲學院,她獲前輩推薦並獲取錄。隨着演出機會漸多,自信心漸長,她畢業後創辦劇團,全職演戲。

要以女兒身演生角,千珊認為有難處,亦有優勢。女性下半身較重,台上跳躍翻騰的動作,男演員輕而易舉,女生卻不易做到。可是「片腿」本是生角基本功,她只得勤做練習,克服體格限制。同時,她平日看電影時也會格外留意男性角色的演繹,從中了解男性的思想情感世界。

相對「乾旦」受到貶斥,「坤生」在香港戲行卻甚為普遍。這當然跟任白地位有關,任劍輝女文武生形象深入民心,香港觀眾對此有種眷戀情懷,看多了,看慣了,女演員做生角也變成自然事。千珊也欣賞任姐,「她演繹同唱歌都好man,但又帶有啲脂粉味。呢種模糊嘅感覺,好吸引」。成功的坤生,既要帶點脂粉味,同時又保持到英俊瀟灑的感覺。千珊認為坤生最適合扮演癡情、儒雅、風度翩翩的小生角色,「有時男演員未必演繹得咁貼切。女文武生的演繹,觀眾會睇得如癡如醉」。

「落咗妝就做返自己」

說到性別模糊的感覺, 千珊數年前曾與王侯偉同台。當乾旦遇上坤生,兩個演員性別逆轉於舞台交鋒,令她非常難忘。二人共演折子戲《寶蓮燈》,還要談情,她坦言有點尷尬,「大家需要有眼神交流,但又唔知點樣交流」。

她形容,與女花旦合作多,同性談情不成問題;但面對男花旦,反感到迷失,一時分不清對手是男是女,「可能當時我膚淺啲,𠵱家再做可能會好啲,其實當你投入角色之後,你都唔會理個演員係男係女」。千珊相信,舞台歸舞台,生活歸生活,台上的戲演得再逼真神似,「都唔係演緊自己」。舞台訓練雖不可能對生活完全毫無影響,但演員正要懂得抽離。靈活穿梭於舞台現實是必要,反正戲也沒有落幕的一天。

「舞台上,我會盡心盡力演好嗰個角色,但落咗妝,做返自己,又係另一個角色。」

蘋果日報×立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