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1日

蘋人誌:乾坤無明
性別綑綁世界 束縛不了粵劇 王侯偉

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啟用,過萬張開放日免費門票迅速派完。戲曲魅力不限於長輩,年輕一代也越來越多習戲之人。80後的王侯偉與90後的蔡蔚珊,均是本地培訓的粵劇演員,一男一女,舞台上卻專攻異性角色。當「乾旦」遇上「坤生」,台燈亮,鑼鼓響,「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撰文:黎家怡
攝影:黃奕聰

相關新聞:演小生的女人蔡蔚珊:性別模糊好吸引

演旦角的男人「我最叻係扮女人」

「本是女嬌娥,偏生作男兒漢」。袁富華在電影《翠絲》飾演打鈴哥一角令人驚艷,更贏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角色以乾旦的行當登台,用「子喉」唱出跨性別心聲。造手背後,聲線原來出於代唱——來自香港現役專攻旦角的粵劇男演員王侯偉(Paris)。

80後的王侯偉,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多年來活躍於統籌粵劇戲曲相關的電影拍攝。獲監製舒琪邀請參與《翠絲》製作,他稱讚電影將跨性別人士拍得正面、無挖苦,「性小眾本來就正面,拍得正面亦都係正常,只係好多人都用唔正面的角度去睇,正如我做『男旦』一樣」。

「性小眾本來就正面」

王侯偉走上乾旦之路,可說是受母親啟蒙。其母是粵劇愛好者,家中收藏大量粵曲錄音帶。小時候,他幫忙做家務打掃時,總愛挑一齣劇播着相伴。耳濡目染,年紀輕輕的他已聽過《紫釵記》、《帝女花》、《梁祝》等戲寶,更在不知不覺間倒背如流。相對於粵劇的衣飾華美,最先打動王侯偉的是唱詞,尤其喜歡旦角的部份。隨着高中修讀中國文學,王侯偉對粵劇的興趣有增無減,甚至會看錄影帶跟着學造手。他曾報讀在藝術中心上課的粵曲班,兼習子喉平喉、生角旦角;會考後一度報考演藝學院的粵劇課程,並選擇以「旦角」作為自己的行當,惟當時主教老師擔心男旦無出路,建議轉唱平喉攻生角,乾旦之路未獲青睞。預科畢業後,他再報考演藝,卻選了電影電視學院,其間為自小習旦角的譚詠倫拍攝紀錄片,後來成為紀錄片《乾旦路》的雛形,而自己也成為導演卓翔鏡頭下的一個人物 。

2013年,演藝成立戲曲學院,提供四年制戲曲藝術學士課程,王侯偉再次投考旦角。隨着《乾旦路》發佈和個人技藝成長,今次終於如願。畢業時,老師亦對他甚為滿意,向行家介紹他是「香港唯一演藝出嚟嘅專業男花旦」。雖然如此,王侯偉承認戲行對乾旦需求低,「已經有咁多女花旦可以揀,點解要揀一個男花旦呢?」然而,假聲並非人人皆有,他雖不覺自己矜貴,但承認「通常男旦都容易奪目、容易攞彩,因為好少男扮女」,「我唱平喉大家都欣賞,但可能唔會特別眼前一亮;當我企出嚟,唱子喉,人哋真係會用amazing嘅眼光睇」。

要將旦角演得神似,王侯偉必須越過身體的限制。五呎七吋高的他,腳板也大,走台步時便要壓得再細一點。又如手掌,他會刻意將手指收進掌心,做成蘭花掌,看起來嬌小一些,讓旦角姿態更有說服力。學戲之初,他投入到連拿起杯子喝茶都要勾起尾指,招來母親責備,「仔你做戲還做戲,平日咁樣就會畀人笑」。孩子內心的回應卻是「越唔畀我做,越係要做」。他解釋自己並非刻意叛逆,而是擇善固執,「嗰件事明明係冇錯,點解唔畀我做啫?」

「我唔覺自己好矜貴」

王侯偉現在會清晰劃分身份,舞台即使女兒身,現實世界也要避免娘娘腔。他日常生活上收起蘭花手,反而迫出表演的盡情,肆無忌憚地展現陰柔一面。他深信,生活和舞台應該分開,並以張國榮為例——觀眾喜歡一個演員是欣賞其幕前表現,不會因為他現實中是同性戀而有所減退。

「唔好理佢男旦定女旦,演到好角色就係好的旦角」,王侯偉如此相信這些年一直專攻的行當。他認為,世界應該多元,每一個人都有不同面向,有時粗豪有時陰柔。香港乾旦雖少,但他從不以「唯一」、「最後」自居。 「我唔覺得自己好矜貴,只不過係人表演都會拎自己最叻嘅嘢出嚟,我最叻就係扮女人,so what?」

蘋果日報×立場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