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10日

蘋人誌:女主播變紅娘 
「求偶其實同搵工一樣」

香港人口高達700萬,偏偏不少都市男女總在情海中載浮載沉,與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擦身而過。四年前,主播出身的張惠萍(Anita)和黃嘉如(Yubi)離開了有線新聞台,轉行做現代紅娘,為上萬單身男女牽紅線。只是,那個與自己100% perfect match的人,是否真的會出現呢?──又或者,到底他或她,是否存在?
記者:陳芷昕
攝影:何家達

參與交友約會的單身男女一定是無人問津的「剩男剩女」吧?Anita說未必,她指很多香港人都是因為工作太忙、職場性別單一化、社交圈子狹窄,以致沒有機會認識對象,因而選擇另尋門路。近年參加者甚至有年輕化趨勢,「以我們公司為例,參加者有很多都是23至26歲,因為想28歲結婚,故希望能在活動中找到結婚對象」。最年輕的更只得19歲,「她是一個醫科女學生,覺得跟同班同學不太合眼緣,但一讀又至少要五、六年,預計自己將來都冇運行,於是在媽媽建議下來登記參加『單對單約會』,現在跟一個23歲的警察拍拖了」。

「客人如在破碎家庭長大,會令他在擇偶方面想要一個較老實、令他有安全感的對象。」

眼前創辦HKRD的前有線新聞小花張惠萍,也是參加speed dating的過來人。四年前,27歲的Anita不想與行家拍拖,卻已單身了兩、三年,於是鼓起勇氣參加speed dating。那飯局一共15男15女,先分六人一組聚餐,再輪流與異性單對單傾談。Anita驚訝地發現在場男士質素都非常高:「我識到三個banker、兩個工程師、一個出版社老闆、一個鄉村學校校長、一個物理治療師、一個藥劑師,仲有一個要上財經節目的分析師,所以都幾靚仔。」她很快便在這場活動中認識到對象,更開始鼓勵身邊單身男女參加speed dating。

她是這樣說的,信不信由你。

另一位前有線新聞小花黃嘉如在好友Anita慫恿下,參加了speed dating。「我們做傳媒行業,跟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是工時長,職場性別單一化。單身了一段時間後,都覺得要行出一步去認識人」。一向在朋友圈中擔任「雞仔媒人」的Anita,2014年開始「寓興趣於工作」,與Yubi一起以兼職形式經營HKRD。一年後,當二人已累積了1,000個用戶,便決定辭去新聞工作,成為全職紅娘,為香港男女牽紅線。

她們開設的交友公司,除定期舉辦speed dating,讓陌生男女聯誼外,亦提供「單對單約會」配對服務,根據參加者背景、性格和要求,再從芸芸會員中,度身為他或她揀選對象,如果對方同意應約,雙方就會進行約會。不過,別以為紅娘易做,其實擔任「配對顧問」的二人,更似心理諮詢師。為了替客人覓得最情投意合的另一半,舉凡客人的一切,她們都要瞭如指掌,甚至是一些不能說的秘密,「有些事可能客人未必想講太多,例如他在破碎家庭長大。但這會令他在擇偶方面,想要有一個較老實、令他有安全感的對象」。

二人亦是人生教練,陪伴客人在情路上成長。「在交友app傾完偈沒有下文,咁算啦,text過第二個。但我們會跟客人檢討他約會時的表現,包括其外貌、打扮、衣着、談吐、笑容、眼神。例如有些工程師平時少接觸異性,不知道如何打開話題和打扮自己,我們就在這些位上幫他加分」。對於因害怕食檸檬而猶豫不決的客人,二人亦充當情場軍師,在背後出謀獻策,推雙方一把:「有時有些怕醜仔、怕醜妹,就是不懂表達好感,但對方明明都覺得你OK。我們就會鼓勵他:『其實人哋都覺得你唔錯,就快聖誕節,不如你搵吓人哋啦!』」

記者好奇,四年下來,二人有否遇過特別棘手的個案?Anita憶起剛入行時,曾遇過一個讓她「頭都大埋」的女客人。「她是一個25歲的律師,身高1.55米,她覺得自己很矮,希望能找到一個高1.78米或以上的伴侶,那她生的BB就會『戥返勻』。但同時她又是很守紀律和有原則的人,會set定五年、十年計劃,所以與同年紀的男仔不太夾」。配對半年,該名女生仍未覓得對象,Anita只好建議她降低身高要求,「最後她與一個1.7米高、性格一樣是很認真和有計劃的男仔一拍即合」。

不過,比起外貌協會人士,不願改變自己的客人才是二人眼中「最難搞」的客人。「46歲以上、好樸素、唔打扮的女仔較難搵到對象。但其實這是反映了她的心態──可能她好hea,不想改變,就會容易長期單身」。正如「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二人深信天底下其實沒有「出唔到pool」的人──但前提是希望脫離單身的人必須願意作出改變。Yubi以工作比喻戀愛:「其實搵老公老婆同搵工一樣。你失業都要上jobsDB、睇招職。你係要自己去搵工,份工唔會自己搵你。唔會放工返屋企瞓覺,然後個天跌個老公老婆畀你,你都要落街跑步、出街丟個垃圾先有機會撞到。所以首先係心態上要get ready,繼而改變外在狀態。」

但Yubi認為「忙」,才是令香港男女長期單身的元凶。「有些很多年沒有拍拖的朋友真的將工作放到好大。像做audit的,可能人哋早上7點message同佢講『good morning』,佢忙到夜晚7點先覆人。又有好多客人配對完,出來約會了一次,又沒有時間約會第二次,一段關係就無疾而終。時間對香港人來說非常寶貴,但這在兩性關係之中亦是不可或缺的」。

在「每秒鐘幾廿萬上落」的香港地,交友約會業或許就是香港人的福音,為無數打工仔省卻不少尋尋覓覓的時間。只是,也因為香港人太忙,加上社會風氣越趨開放,使用免費交友程式尋覓對象近年成為風尚。用戶發佈自己的照片和個人簡介到程式後,不消片刻,就能連結上全球千萬對象;雙方在屏幕上輕輕一掃,就能與心儀用戶配對和展開對話,比起speed dating和單對單配對服務更方便快捷。「相睇」是否已經out了?

「傳統交友服務的需求其實是越來越大。香港仍是相對保守的華人地區,父母和自己對婚姻的期望仍然一直存在。而且參加相睇的客人本身都是想認真尋找對象,可能他們試過用交友app,但有時遇到傾唔夠幾句,就問你『今晚上唔上嚟我到』的人時,都已經會驚驚哋」。Yubi亦認為offline dating比交友程式更能有效地幫助單身人士尋覓對象。「人人都可以玩app,又不用做身份認證,很多抱有目的的人會以此接觸目標客人,男的有『美男計』,女的有『飯托妹』。但如果是選擇傳統相睇的,雙方的門檻和認真程度高,目標一致,出來見面時可以放低疑慮和防備之心,講到更多內心嘢,覺得OK很快就可以拍拖」。

Anita和Yubi從業四年,聲稱至今已成功撮合超過2,000對。單身男女覓得愛侶的幸福笑容,正是兩個現代紅娘的最大動力來源。對Yubi來說,最讓她感動的是成功協助一個33年來從未談過戀愛的男士找到一頭家。「他性格不算開朗,都是『摺摺哋』,一直冇拍拖。之後他的朋友推佢上嚟,與三位女士配對過。第二個像『翻版吳若希』,他每日放工後就搭車去銅鑼灣陪女仔跑步,但他住大圍。最後兩個都係夾唔到,冇下文。我跟他說:『你都付出咗努力,no regret啦』。」到男生遇上第三位女士,終於成功拍拖,並打算求婚,只是從未戀愛過的他,卻出現「婚前恐懼症」,更打電話予Yubi求助:「你覺得我真係ready咩?我真係冇信心做個好老公同好爸爸,頭家好大責任喎。」開導過後,男士終於放下心結,順利求婚,現在已是爸爸。Yubi笑說:「可以幫到單身了好長時間的人找到愛情,甚至一擊即中結到婚,我覺得好有意義、好開心。」

「我可以告訴你我同我老公絕對不是perfect match,但你愛對方就要包容、欣賞、忍讓。」

以為港人謀幸福為己任的兩個紅娘,今日亦已覓得所愛。為都市男女牽紅線的同時,兩人亦從中悟出愛情的真諦──關係的經營才是一生的課題。「有些單身男女第一次見對方,已經一錘定音,覺得對方唔啱自己。但是否真的可以透過一餐飯嗰45分鐘,就斷定一個人呢?」Yubi續道:「你問我同我老公是否perfect match,我可以告訴你絕對不是。但你愛對方的話,就要包容、欣賞、忍讓。」配對方程式再如何精密,其實都要靠雙方努力維繫和用心經營,「世界上沒有100%的perfect match,只有互相相愛的coupl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