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09日

女同志校內抗爭 黨同志恐嚇不能畢業

搖光同學(左圖)去年在學校掛起橫額聲援同志。受訪者提供

「看樣子你們是不太想拿畢業證!」婚禮當天在席間不斷遊走的,還有拍紀錄片交功課的湖南師範大學編導系的搖光同學,她曾在學校發起反對新浪審查同性戀活動,卻遭到「黨同志」院校領導恐嚇不能畢業;欲以性小眾為題材做報告,又被老師勸言「還是不要做」,可見LGBT在內地某些院校仍是說不得的禁忌。

相關新聞:子遭歧視「要帶刀返學」

LGBT在院校是禁忌

搖光同學說,她做這類題材往往要「打擦邊球」,常用先斬後奏的策略,臨交功課前與老師打聲招呼博同情:「時間不夠了,我們之前的選題做不好,趕緊換了個選題」。她又曾以內地性小眾群體作報告題材,結果被老師說「還是不要做」,忌諱的原因,在於每間大學都有領導,「做了這個東西,領導會去找老師」。

去年4月,微博發起一場針對同性戀的內容清查行動,社交媒體湧現數十萬「#我是同性戀」標籤。當時搖光在校內拉起「你好,同志」的彩虹橫額,呼籲支持者簽名聲援,不料「同志」二字被黨同志盯上──說的是院校領導,一看到便張口怒斥:「你好是甚麼意思呀?同志是甚麼意思呀?」搖光當時欲解釋卻插不上嘴,領導咆哮道:「我們黨員都是同志,你們怎麼能說黨員怎麼着」、「看樣子你們是不太想拿畢業證」。眼看他舉起手機,把橫幅上的簽名一一拍下,搖光只好扮儍認錯,惟彩虹橫額最終被拆。

曾在中山大學任教的學者黃海濤亦指,10年前請國內外人士開設講座無問題,但近年不少院校已取消與性別有關的選修課,「性少數課題還能做,但公開講座已幾乎沒有」。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