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09日

蘋人誌:尖東大佬變利時潮老
七旬龍爺 飛砂風中轉

人生七十古來稀,行年七十的「龍爺」龍傲生,卻說人生剛開始。「呢個係我嘅第二人生」。舊歡如夢,龍爺謂,以前的江湖紙醉金迷,無人敢接近他,今日屈居小商場百呎小店,才發現更廣闊的世界:「最開心係喺呢度好多人同我吹水」。腳踏鴛鴦鞋的潮老大笑。遇上到來尋寶的年輕知音、因為一身潮服惺惺相惜的國際設計師,還有萍水相逢卻為他的人生故事譜上曲詞,甚至製作型爆黑白MV《龍歌》的年輕創作團隊。人生兜了大個圈,重新落戶尖東,仍一面霸氣的龍爺說:「70歲,人生仍有無限可能。」

撰文:呂麗嬋 攝影:朱家駿 李家皓

利時商場是上一代的潮人商場,記者與攝影師走進龍爺位於四樓的「部屋」,愛音樂的龍爺,正閉着眼在陶醉哼歌,那是英國老牌樂隊The Animals的經典金曲。「呢首歌,係我學結他學嘅第一首歌」。燈光昏暗的百呎小店像時光倒流:絕版黑膠唱片、封塵中外名酒,上萬元的限量版潮Tee。4時開舖,興之所至,7時拉閘與契仔吃飯,其間和鄰店美女店員閒話家常,龍爺的半天工作,大抵羨煞不少營役的香港人。「如果我70歲都可以咁樣就好」。以歌尋人的「一個人一首歌」團隊成員Savant說。

每個人的背後,也有一個故事,有時威風八面,有時不堪回首,龍爺也不例外。「浴血分秒,不斷轉,亮似刀鋒,刻度已選……」他是本土原創歌曲《龍歌》的原型人物。千帆過盡,今日的龍爺,仍一身江湖味,卻早告別江湖。「以前嘅生活,𠵱家睇番,唔知為乜」。時間回撥到半世紀以前,那些年的龍爺還不是龍爺,是在夜總會任結他手的龍仔。上世紀60年代流行唱英文歌,讀書不成,學校英文科不合格,歐西流行曲卻都琅琅上口。「13歲已經攞住支結他喺夜總會夾band……」

告別江湖 龍哥走入《龍歌》

就像無數「行古惑」的故事:流連煙花地,某次無端被打,適時「大佬」代出頭,結果入了別人眼中的歧途、他當時眼中的「錢途」,以賣老翻鹹碟外圍波馬為業,「業務」遍佈港九新界。70、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百業興旺,行古惑也一樣。「富城富都(夜總會)同一個老細,泊架車喺新世界,喺Regent有條秘道過去……每逢金牌小姐選舉,你就要買票;有時一班人去玩,你做得大佬,就梗係要埋單」。銷金窩用鈔票堆砌面子,當年一個市區單位才數十萬元,龍爺說在夜總會的一晚消費,卻動輒上百萬。

置身Money is King的時空,錢易來也易去,婚姻失敗收場,龍爺40歲已選擇急流勇退長居泰國,一別香港30年。那想到人生兜了大個圈,又重新落戶尖東。「以前買落幾間舖收租,一直租畀個女仔開首飾店,上年冇再做,個舖就收番嚟自己做,唔係諗住賺錢,呢度好多非賣品,放自己同個仔嘅心頭好,聽到有人話呢件嗰件搵咗好耐好鍾意,已好滿足」。貴為利時「最老店東」,守着小舖的他一臉霸氣滿身潮服,時而腳踏鴛鴦限量波鞋、時而緊貼東洋風涼鞋加對彩色襪,竟意外成為小店的生招牌,在社交媒體「洗晒版」。

開店短短一年,百呎小店內,遇過專誠到來尋寶的潮人知音、萍水相逢卻惺惺相惜的國際品牌設計師,還有愛到處街拍的Savant。「有次我喺度睇舖,着住對日本木屐,佢入嚟無打招呼就猛影相……」一老一少,首次見面就火花四濺。「第一印象係好差,但後來佢喺IG話想同朋友嚟訪問我寫首歌,我其實唔知係乜,見佢唔怕我鬧,加上聽到係音樂,就一口答應」。仍是萍水相逢,那一個夜,年齡差半世紀的四個人談到深夜。由最風光談到最混沌、又由最混沌談到別港歸隱。

「龍爺個樣好似好惡,好似好難接近,其實好好傾,好多金句」。負責為《龍歌》譜上歌詞的盧珮瑤說。先有曲再有詞,本身有正職的小妮子,公餘時間創作,她說要將龍爺豐富的人生故事,濃縮成只有213字的歌詞,是創作最難之處。三人團隊各有專長,除了原創歌詞,唱作人K Tsang負責作曲和主唱,擅長影像的Savant負責拍照,並找來外援好友拍MV,由龍爺粉墨登場,一條龍全香港製造,去年11月完成在網上首播,顛覆傳統唱片工業流程,以全新方式創作與發行。

以10個生命故事為藍本創作成歌,是由音樂人馮穎琪與填詞人周耀輝發起的社會創新企劃,除龍爺的故事,還包括清潔工寫信給亡夫的思念故事《筆寫》,以及關於老牌洋服店的《天衣》,都是由年輕創作人在社區發掘的香港故事。「過往都係歌手透過唱片公司搵人作曲填詞,然後製作MV,我希望可以發展新嘅創作形式,由創作人主導」。

音樂人寫香港「可歌」故事

為一個人寫一首屬於自己的歌,就像古時的《詩經》採風,是帶點奢侈的浪漫,馮說構思其實緣自與填詞人周耀輝的一個飯局。

「大家過去好多合作,有次食飯我有感而發,話如果有朝一日生命完結,有人會為我寫一首歌紀念我就好,佢反問點解要等到死?點解唔𠵱家就做?」一個活在當下的隨心意念,是為「一個人一首歌」的緣起。坐言起行,馮找來新開放的大館洽談合作,落實意念,雙方一拍即合。由公開招募潛質組員,到作品面世陸續在網上發佈甚至開同名音樂會,歷時一年。而作為企劃的發起人之一,過去20年創作出不少作品的她,說最希望是寫一首屬於爸爸的歌。

「過去做過乜、成長嘅故事,都係佢講我聽,仲有好多嘢想問,作一首歌,正係最好嘅理由畀我重新認識佢」。為身邊最熟悉但並不真正了解的親人,寫一首屬於他和她的歌,在馮穎琪眼中,是難得的生命功課。「好多人覺得我哋呢個構思好大膽,其實唔係,只係今日嘅香港,大家都好似唔再敢去諗,其實有乜可以改變」。新模式能否打出血路,仍得拭目以待,但現實是繼大館的企劃,康文署和太古地產,亦已先後洽談合作,以手作人及有趣的社區人物為起點,詠寫「可歌」的生命故事。

「社會上不同人嘅故事,可以有無限咁多嘅組合,件事最終可以去到幾遠,呢一刻真係唔知,但至少可以衝破現有嘅框架,一定係好事嚟」。有律師不做,堅持音樂創作,又由大中華無限大的華語娛樂市場,反其道回歸香港社區,甚至一條街內的平凡人物,拉攏政府、公營機構和大企業合作,由零開始,培育年輕人一齊建構屬於香港人的歌庫,馮穎琪的逆轉人生,大抵本身已是一個「可歌」的動人香港故事。

金句:

浴血分秒,不斷轉,亮似刀鋒,刻度已選……
一班人去玩,做得大佬就梗係要埋單!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