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1月09日

堆填區獨白:金庸的事實與意見(楊懷康) - 楊懷康

金庸以「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為辦報精神,繙譯此名句為「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古德明認為金庸的「事實」與「意見」跟原文「先後互易」,顛倒輕重;建議忠於原著,改為「論評可隨意,報道毋失真」。陶傑從修辭學着墨,稱金庸的譯本「與英文原意切合,並無暗中顛倒,且是佳譯」。

鄙人不懂修辭學,更沒有膽量議論金庸的譯筆。拜讀過那篇在1921年發表、題為《一百年》(A Hundred Years)、以報章的靈魂為主旨的文章,則發覺金大俠的譯本非但「先後互易」,其「事實」更堪商榷。

誠如德明所言,直譯那七言名句為「評論固然自由,事實卻屬神聖」,顯然更為貼近原意。用上「free」一字,作者似是指言論自由、不設禁區,實則他為此自由設限——言論是有規範的,要公道謹慎。報道更須虔敬事實,待之如聖牛(sacred cow);不容褻瀆,遑論歪曲。

議論要以公道為分寸

原著是這樣寫的:「議論自由,事實卻屬神聖。職是之故,『宣傳』即是散播仇恨。要讓對手及友儕享有同等發言權。議事者有言責,須自我制約。坦率固屬好事,處事公道則猶勝之。」(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 "Propaganda", so called, by this means is hateful. The voice of opponents no less than that of friends has a right to be heard. Comment also is justly subject to a self-imposed restraint. It is well to be frank; it is even better to be fair.)

於此可見,作者從編輯的角度出發,否定噏得出就噏的言論,認為議論要有分寸,故此坦率不等同放任自由。其界限為何?公道之心(fair)乃其規範。公道既在人心,而每個人衡量是非曲直的良知之尺是主觀的,長短不一,沒有客觀的準則。報道或評論公不公道又何以為準?

在金大俠奉為圭皋的名言發表後大約80年,《紐約時報》前總編A.M.Rosenthal在1999年的告別同事書中指出,公道(fairness)乃《時報》的基石,而有此演繹:「奉勸同事,重讀寫好了的報道,以自己的名字取代事主(substitute your name for the subject's)。若是內容令你不好受,令你的妻子哭泣,卻非含沙射影,亦無不具名的惡意攻擊,更非以掌摑他人以為樂,那麽在我而言,這是新聞報道而非八卦流言,而記者處事公道,可以交稿。」

兩位老前輩的訓誨清楚不過:評論須本乎良知,報道得忠於事實。金大俠的事實又如何?他如是記述採納「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為辦報宗旨的經過:「我在上海《大公報》作小記者時,即服膺美國名報人史各特(SP Scott)的名言:『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其後主持香港《明報》,常以此和同人共勉。」

在1921年發表的《一百年》,其作者是當了《曼徹斯特衞報》老總近50年的CP Scott,文章誌記《衞報》創刊一百周年。曼徹斯特在英國,史各特是英國而非美國名報人。英美「同文同種」、CP跟SP Scott一字之差。金大俠有此手民之誤,其情固屬可憫,卻非忠於事實。再者,「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沒有彰顯本乎良知的公道之心,跟史各特的原意相去甚遠,極其量是大俠的寄志而已。

嚴復有云:「譯事三難:信、達、雅。求其信已大難矣,顧信矣不達,雖譯猶不譯也,則達尚焉。」「達」是指不拘泥於原文形式,譯文通順明白。他是以要求「譯者將全文神理融會於心」、「前後引補以顯其意」。「凡此經營,皆以為達,為達即所以為信也。」讓嚴復來評分,金庸的繙譯合格麼?

楊懷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