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1月0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中美貿易戰背後的一個半大師
(中國金融學者 賀江兵) - 賀江兵

1月4日,中國央行大幅降准一個百分點是片面執行凱恩斯刺激政策的延續。中美貿易戰背後有一個半大師的較量:一個佛利民和半個凱恩斯,還有一個原理:全球化三元悖論。結論早已出爐,執行佛利民政策的美國完勝;執行了半個扭曲的凱恩斯主義的中國敗得慘不忍睹。

美國的勝利是佛利民的勝利

眾所周知,美國另類總統特朗普是列根的粉絲,他追求趕上和超越列根。特朗普不僅僅推崇列根的經濟政策,甚至用了列根一眾舊部包括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列根負責減稅的顧問拉弗,還有現任顧問庫德洛等。而特朗普經濟政策的真正理論支撐很少有人談及,那就是自由派經濟學家——貨幣主義宗師佛利民的理論。

佛利民在1962年出版的《資本主義與自由》中提倡將政府的角色最小化以讓自由市場運作,以此維持政治和社會自由。他的政治哲學強調自由市場經濟的優點,並反對政府的干預。他的理論成了自由意志主義的主要經濟根據之一,並且對1980年代開始美國的列根、英國的戴卓爾夫人等的經濟及貨幣政策有極大影響。

現在,佛利民的理論正在極大的影響特朗普的政策,特朗普為了區區50億美元的邊境圍牆建造費就把聯邦政府關門了,動不動就關門。當然,不能用特朗普不拿工資不差錢解釋。列根總結佛利民的理論有句名言:「政府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特朗普當然知道這個精髓,這不僅僅可以解釋他動輒把政府關門了,也能解釋他對全部企業和個人減稅,而唯獨不給公務員加薪的原因。

而中國相反,中國表面上執行的是凱恩斯主義,特別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被認為是中國政府採納凱恩斯主義的公開化。據後來高層官員透露,當時提出四萬億計劃是時任總理一個人的決定,想想那時候的總理起碼在財經領域還是乾坤獨斷的。然而,主要買單的當然是商業銀行了。在2009年和2010年商業銀行放貸近18萬億,是正常年份五年的總和。當時,對四萬億刺激計劃鮮有質疑甚至批評的,唯一的財經高官提出過批評,她是央行前副行長時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的吳曉靈。

後來,每當經濟遇到問題,就打着凱恩斯的名義放水。凱恩斯提出的是在經濟蕭條和經濟過熱的時候政府要干預,蕭條時無非是貨幣寬鬆、財政減稅和政府引導投資。現在干預經濟到了黨支部建在了外企、民企和香港。而中國只是片面選擇性地採用貨幣放水和政府主導的投資,名義上也說減稅,實際情況是減稅一次企業和個人的稅費負擔增加一次,這種扭曲的操作並未完整的執行凱恩斯主義。

印鈔的結果是可以推高房價,才沒有對普通商品漲價造成巨大壓力;另一方面,房價在上漲過程中能派生存款。現在房價到了天花板,廣義貨幣M2掉頭向下是可以確定的,未來M2出現負增長標誌着房價全面下跌而不是央行鈔票印少了。中國房價總市值和M2分別>美國+日本+歐盟之總和。片面執行凱恩斯主義的道路已經走到了盡頭。美國強調小政府大市場、中國強調萬能政府市場弱化,從經濟原理上早已經敗了。凱恩斯大概會對馬克思表示:「扭曲——而非全面執行我的意思,中國完敗的鍋我不背。」

全球化三元悖論逼着特朗普必須打貿易戰——從某種角度看,是民主政體的自衞行為。「各國不可能同時實現民主政治、國家主權和經濟全球化。」哈佛大家羅德里克教授並未進一步闡述和建立模型;我比照蒙代爾三角說明其建立了個模型。「全球化不可能三角」公式可以表述成:民主政治(D)+國家主權(S)+經濟全球化(G)=2。蒙代爾三角:資本的自由流動、貨幣完全獨立、匯率穩定三項目標中,一國政府最多只能同時實現兩項。央行行長易剛將其歸納為:X+Y+M=2。貨幣政策獨立性——國家主權;匯率穩定——民主政治;本幣可自由兌換——全球化。

很顯然,特朗普選擇突出美國主權(最強)和民主政體(較強),那麼打貿易戰不可避免——除非政治體制趨同或願意共用部份主權。貿易戰輸贏未開打已注定,佛利民贏了並不意味着凱恩斯輸了,而是選擇性扭曲者輸了,還會輸得更多。

賀江兵
中國金融學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