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2月3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徘徊無間道 卧底警剖白
「黑幫逼斬人 同袍打到喊」

【兩面不是人】
【本報訊】《無間道》的陳永仁、《學警狙擊》的Laughing哥,潛行黑白兩道之間,在黑暗人性中接受歷練……這不僅是電影橋段,在現實中經歷卧底生涯一年的現役警員阿成向《蘋果》現身說法,披露潛入黑道期間面對的種種難關,更首度打破外界對卧底的幻想和謎思,解構與操控員(Handler)的溝通方式、見面地點,如何撰寫卧底日記,以至重返警隊後被同袍當作「變節警」的內心掙扎。阿成做卧底期間經常提醒自己:「我係一個警察!」他就是憑着這個堅定信念,完成了不一樣的任務。
記者:黃學潤 郭美華 張軍

眼前的阿成,外表斯斯文文,沒有染金毛、沒有耳環加粗頸鏈、沒有粗口爛舌,身上就連一個小小的紋身也沒有,沒半點「古惑仔味」,但他總是避開油尖旺這些「舊地盤」,每次與記者見面也不斷轉地點,深怕被人跟蹤,說穿了,他怕被昔日的「兄弟」尋仇,「喺嗰一年,我對佢哋(黑幫)講嘅每一句話,冇乜邊句係真,令我覺得好唔舒服」。

這段血汗交織的卧底生涯,就在阿成學堂畢業不久開始。他在警校畢業後隨即被辭退,被安排混入一個社團大佬身旁,從那一刻開始,警察委任證、警察部電腦紀錄及原本身份證資料都一一消失,變成一個「古惑仔」。

相關新聞:復職被杯葛 有人被發江湖暗殺令「我都想似Laughing哥咁型」

模仿語氣姿態 熟讀大佬背景

為了盡快加入黑幫,成為大佬的親信,阿成花了好幾個月熟讀目標人物的背景、喜好,連走路時齖齖齰齰的姿態、說話語氣,也用了一個月模仿,「最初都係行行企企咋,但我要喺呢段時間了解大佬身邊有乜嘢人、佢哋負責乜嘢、講嘢係咪可靠,因為呢啲隨時係情報之一」。

為免身份被揭穿,阿成向母親佯稱參與一個警隊特別任務,數個月不能回家,「因為怕家人擔心,所以絕對唔會同佢哋講我做卧底!」若數月後仍未完成任務,他只能加上其他藉口,例如參加其他行動或長期訓練。

當卧底的日子,阿成每刻都精神繃緊,「當時日夜顛倒,我哋跟住大佬瞓到日上三竿,之後飲吓茶、傾閒偈,但我唔能夠放鬆,因為可能聽到情報,又怕自己講錯嘢露出馬腳;每晚瞓覺我都瞓唔稔,因為驚會發開口夢暴露身份」。

卧底豈會是單單收料那麼簡單,更多是人性的考驗,阿成最記得三年前8月的一個深夜,手機突然響起,聽筒傳來大佬「吹雞」,叫他立即去旺角砵蘭街追斬一名仇家,阿成故作鎮定爽快答應,並隨即動身「擸架生」,但事實是內心極度掙扎,「呢次真係驚,因為隨時會斬死人,但我唔可以唔去,因為唔知大佬今次真係想尋仇,定係想測試我!」

當晚阿成與一班兄弟手持牛肉刀戒備,當仇家現身,隨即有人大喝一聲:「衝上去!」刀光劍影一剎,阿成故意放慢腳步,「如果真係要斬落去,我衝力冇咁大嘅話,斬都冇咁傷!」

幸好仇家在分叉路逃脫,阿成才鬆一口氣。經過多次「好表現」,阿成火速上位,僅花四個月便成為其中一名頭目的左右手。

怕被跟蹤 轉折返安全屋

徘徊在黑白邊緣,阿成每天反問自己:「我仲係咪警察?」最令他難受是在街頭「晒馬」,被反黑組警員帶返警局,「嗰次俾反黑打咗幾鎚都預咗㗎喇,打得都好甘吓,但我最痛嘅唔係身,而係個心,如果我係古惑仔,我俾你打,我心甘命抵,但事實大家都係警察、自己人,你做緊嘢時我都係㗎,但我有口難言唔講得」。他獲釋後躲在安全屋流下男兒淚,「仲問自己點解要做呢啲嘢,到底我仲係咪警察?」

每天返安全屋寫「卧底日記」,才讓阿成重拾「我係一個警察」的實在感。他定期與操控員(Handler)在安全屋見面,阿成直言安全屋遍佈全港,除了住宅外,還有唐樓、工廠大廈單位等,不過卧底每次去安全屋也要用非常轉折的方法,根本不會如電影《無間道》般,跟上級在天台見面那樣開揚,「例如安全屋喺旺角區,會坐車去大角嘴之後行一陣,再搭的士去旺角,去到附近都唔會即刻上去,會在下面行吓街、睇吓嘢,因為怕俾人跟蹤」。

至於記錄目標人物行事資料的記事簿一般收在安全屋內,詳列目標人物接觸過的人,跟過甚麼人說過甚麼、有何行動、身邊有甚麼人出現過等,作為日後上庭的證據。

由於卧底生涯辛苦難耐,他曾問操控員:「我仲要捱幾耐,會唔會好似電影咁三年又三年,佢每次只係話好快做完㗎喇,到時可以做返自己㗎喇。」阿成一度萌生歪念,更想過若要做卧底超過一年便會辭職,「日日見到佢哋(古惑仔)嘻嘻哈哈,我做乜仲要做卧底,做乜要俾人打?做乜要咁辛苦?」幸而剛好一年時間,主管認為時機成熟「收網」,最終黑幫頭目亦被判有罪,阿成得以重生,回復警察身份。

相關新聞:卧底條件︰其貌不揚 通過抗壓測試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