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9日

蘋人誌︰釋昭慧的快樂抗爭

台灣上月舉行公投,其中五項有關同志婚姻及性別平等教育的議案備受關注,最終反同力量以大比數勝出。結果反映主流民意保守,難免叫同志群體氣餒難過。

就在公投完結那一夜,一位法師在facebook發帖,一邊安慰失望的同志,指他們應該為獲得非同志選民的支持,心生歡喜;一邊毫不留情炮轟保守宗教人士踹同志落火坑,同時摧毀自己人品,並叫同志們「請冷眼旁觀保守宗教人士的現世報,或許可以較為心平氣和!」

這位有火的法師,是台灣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系主任釋昭慧。
撰文︰梁凱澄
攝影︰黃奕聰

反同團體的煽動

釋昭慧21歲剃度出家,走入佛門,卻比不少人入世更深。她投入各項社會運動逾30年,起點是1988年的「思凡」事件、99年爭取佛誕假期等護教運動,其後再涉足性別平等、保護動物、反對賭博合法化等不同範疇。她推動的性別運動,最初衝着佛門內男女不平等現象而來,及至2012年成為首位公開為同志證婚的佛教法師,釋昭慧一直在制度中力排眾議,孤軍作戰。

釋昭慧解釋,今次同志議題在公投中以多票之差落敗,確是令人意外,但絕非無迹可尋,「畢竟這是第一次公投,又有這麼多議題,對大家來講根本消化不了。消化不了的情況下,大家都是透過群組動員,綑在一起投票——10、11、12 (反同議案)一定要打同意,14、15(挺同議題)要打不同意。

「這樣的情況下,跟公投的原意——希望我們能夠確實理解公共政策、權衡利益得失,不要被政客的單面操弄——意義完全不一樣了,變成即便不是政客操弄,仍有很多的意識形態操弄。」

她點名批評,台灣反同議案最大推手之一的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護家盟),公投前大灑金錢,鋪天蓋地污名化同性戀者,「等於形成一種全民夢魘,(令)大家一想到同志,就想到很多負面東西,這種刻板印象不會被立刻挽回」。

保守團體如何操弄刻板印象來煽動反同情緒?釋昭慧說,手段都離不開把教義當成國家律令,又或將同志與愛滋病蔓延、社會制度崩潰無限扣連,要不就利用網絡瘋傳猛男同志照片,將所有同性戀者都打造成「露體狂」、「色情狂」。

釋昭慧形容,台灣是多元社會,大部份民眾就算本身說不上挺同,對同志也無甚敵意,但經過反同團體一番炒作,倒被挑起了厭惡感,「台灣民眾基本上對同志不同志,可能沒有甚麼意見,但穿太少,他們很有意見啊!」40年來每天穿着灰色長衫的釋昭慧,皺起了眉,「但用邏輯來想,異性戀者也有雜交啊,也有露體狂啊,天體營裏這麼多人,不見得都是同志嘛,難道異性戀也就不可以結婚嗎?」

對壓迫者的最好懲罰

公投結果出爐後不久,台灣就有立委傳出消息,至少九名同志自殺身亡,兩人自殺未遂。釋昭慧既為之心痛,亦不相信那些反同的人會因此被喚起一點良知,「他們沒有一點憐憫心,你的自我傷害,其實只會讓他們(覺得)『太好了,又走了一個』。

「他現在拋垃圾給你,你怎麼接過來呢?不要接過來,那個垃圾你不接受,他就要吸收回自己身心,那麼對他來說就是傷害。」一改剛才的銳利詞鋒,釋昭慧神色柔和道:「對他們最好的懲罰,其實就是你活得很快樂,很燦爛,讓他拿你沒轍。這才會令他們覺得鬱悶。

「要懲罰一個有惡意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的惡意懲罰自己。」

叫被壓迫一方不要心懷仇恨,大概沒多少人能擁有如此胸襟。釋昭慧近年撐同婚的言論,在佛教界內承受不少壓力,台灣全國宗教大聯盟早前召開大型聯合記者會,表明反對同婚,曾稱「一男一女,一陰一陽」本屬正常的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理事長淨耀法師,更劃清界線,指釋昭慧言論不代表佛教界。

推動社會運動多年,釋昭慧當然了解少數對抗多數,日復日撼動現狀的困境。她不是叫人放棄反擊,卻認為大家毋須過分憤怒而懲罰自己。

「畢竟我們每個生命也有一種特質,就是希望離苦得樂。你一直被欺負,壓抑自己,你都是在苦感中,有時反擊是需要的。但如果你只看到那個黑影,而且很在意那個黑影,你身心靈也會受害。

「太注重局部的負面東西,你沒有辦法看到天地開闊。」

面對專權的港人應取中道

相隔一個海峽,香港社運圈近年所受的打壓和挫敗,絕不亞於台灣。社運領袖入獄、香港民族黨被取締,議員及參選人被DQ,政治紅線不知不覺間越劃越多。在專制陰霾下,不少曾投入抗爭的市民深感再反抗也不奏效,民主派連續兩次在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中落敗,不論議會路線或街頭運動,均步入前所未見的低潮期。

有人說無力感無可避免,又有人稱無力感是種選擇。釋昭慧倒相信,在推動社會運動的過程中,休息和療癒仍是必須。社運分子一天到晚盯着社會的罪惡、病態,自我耗損過頭,容易變得憤世嫉俗,「不然的話,那一重運動本身是傷害,因為加上自我萎縮的傷害,它是double,兩重的」。

比起台灣,香港無疑面對更緊縮、複雜的局面,當權者與無權者彼此生疑,政府不願下放權力,烈士並非人人當得起,但釋昭慧希望港人仍能取其中道,在現實的限制與空間下,掌握相對最好的因緣,作出最好的努力。

快樂抗爭的「四無」竅門

要推動社會改變,也不知撼動制度難,還是扭轉人心更難。釋昭慧說,沒甚麼社運是容易的,就如今天女性享有最起碼法律上的性別平等,也是無數抗爭者逾百年來前仆後繼,一波波運動換來的成果。不過就算在當下社會,女性所承受的壓迫、暴力和剝削亦未間斷,近年席捲全球的#me too反性侵與性騷擾運動,便可見一斑。佛門情況又豈有分別?

今年8月,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全國政協常委釋學誠,遭兩名男弟子以實名舉報他性侵女弟子,事件轟動社會。釋昭慧當時撰文,分析佛門的禁言、劃清界線、杜絕言路、強化男尊女卑秩序等傳統,如何形成處理性醜聞上的「結構性罪惡」。文章詞鋒犀利,批判毫不留情。

問釋昭慧,在對抗主流,以至每每衝着自己身處體制而來的這些年,有沒有想過退縮?有沒有試過氣餒?自我懷疑?她幾乎想也不用想:「沒有。」

如何辦到?釋昭慧答:「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要有『我』,我能夠扮演甚麼角色?我能夠得到甚麼?我是不是得罪人了? 不要想。不要有『人』,不要去想他會不會回報我,即便他恩將仇報,也不要難過。『無眾生』——就算眾生都誤解我,把我罵成不堪,也無所謂。『無壽者』,就是作為一個活着的人,從現在做這些事情,我以後會不會得到好的效益,也不要想。」

釋昭慧認為,人之所以沮喪、退縮,有時是因為太注重自我。「對於女性運動的投入,我也是個女性,但也不是真的那麼受苦的女性,所以有時候我還是要超越自己,成為第三者去看」。

雖然身為比丘尼(女眾),釋昭慧在佛門有相當地位,男性基本上都對她恭恭敬敬,「可是我不能這樣想,這樣想我就會害怕失去自己現有的優勢,做不下去。我要全力投入,就要在作為佛門女性這件事上踩穩,不要去管自己,只管運動的本身。」

釋昭慧強調,如果想介入社會、關懷苦難、甚至弭平罪惡,「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非常重要。當參與運動的人能超越利害、名譽、回饋和感情依賴,專注於理想之上,整體才能在面對挫敗、誤解和傷害時,仍保持快樂和力量。

「要讓自己快樂,才可以分享快樂給別人。永遠都要讓自己保持快樂的心,才有未來可能貢獻社會的空間」。

走過的必留下痕迹

當一個美麗的夢破碎,放棄在有限人生中追隨無把握的事,也是人之常情。但推動動物權益和性別運動多年的釋昭慧卻深信,雖然壓迫是如此根深柢固,只要是善法,一腳步一腳步邁進,人生絕不白過。

「所有走過的都會留下痕迹嘛,而且最後,即便沒有改變甚麼,也改變了自己啊,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更有耐力、心量更廣大、更光明。最起碼完成了自己,不也是很好嗎?」

「生命如果只關心自己,也不會更快樂。努力令周邊變得好一點點,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釋昭慧苦口婆心:「不要把自己當救世主,眾生有自己的業力。但也不要用眾生有業力為藉口,因為我們如果形成共願,也可以轉眾生的業力。」

「我們生命的這一段歷程,也只不過是生命長河的一瞬間而已。讓自己的心在過程中採取平衡,才能夠細水長流。」她的眼睛笑成兩道彎月:「我們繼續努力吧!」

蘋果日報×立場新聞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