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14日

與露宿者同行 社工:肯信我就幫

社工吳衞東堅持每周落區探望露宿者。
周智堅攝

【本報訊】「我唔會放棄邊緣社群,會繼續行落去,佢哋嘅故事一直記喺我腦入面。」吳衞東是社區組織協會社工,入行28年,仍堅持每周落區數天,由深水埗到土瓜灣,沿途探望露宿者,深宵尋找「麥難民」,嘉輝和華叔就是他從街上「執回來」,再轉介到長洲當外判清潔工,「希望佢哋記住,我哋冇放棄,佢哋都唔好放棄自己」。

相關新聞:長洲設免租「工屋」助儲錢

借錢助添置衣物開工

近年吳衞東充當中介,無論曾經吸毒、坐監抑或瞓街,只要肯工作,他都會找陳偉龍幫忙,轉介到其開設的天龍人力資源公司工作;有時更會借錢給他們開工,甚至買電話卡、添置衣物,「確保佢哋返工順利」。很少僱主願意聘請邊緣社群,「仍然戴有色眼鏡」。對於政府更是失望,至今仍不肯立法保障更生人士免遭歧視。

在工會家庭長大的吳衞東,1990年畢業於中文大學經濟系,原本找到一份銀行工,「可以安安份份完成一生」,但他撫心自問,「對社會貢獻係乜呢?我諗唔到」,反而記起自幼熟讀的《工人血淚史》,「基層聲音,政府係聽唔到」。他向社協自薦,獲聘社工至今,起初做長者服務,其後專責處理露宿者和更生人士問題。

經常落區接觸不同邊緣社群,吳衞東聽過很多故事,有人是孤兒,有人妻離子散,也有人從小走上歧途,各有因由。就像嘉輝,曾經坐監,先後露宿超過六次,外界視為「爛泥」,但吳衞東不肯放棄,「係會有失望嘅時候,因為攰嘛。不過我都係咁樣鼓勵自己,只要佢仲肯信我,我就幫佢更多」。

吳衞東幾乎每天工作12小時,聲音也越來越沙啞,年逾半百的他,當社工28年從不感壓力,「我成日面對啲受眾,佢哋咪仲大壓力,冇屋住、冇飯食、冇錢生活」,他至少有工做、有糧出,不用流離失所,「坦白講,我真係冇壓力,因為我做咗一份我真係好鍾意嘅工作」。就算嘉輝又再瞓街,他都會再「執回來」,「佢哋喺社會搵唔到支援,我哋更加要同行」。
■記者王家文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